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当代西方资本主义面临的困境及其自我调适
2018年03月09日 09:57 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作者:徐浩然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Predicament of Contemporary Western Capitalism and Its Self-adjustment

 

  作者简介:徐浩然,中共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

  原发信息:《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第20173期

  内容提要:当代西方资本主义面临的发展困境,主要体现在金融资本膨胀引发的公共债务危机和大规模失业,资本/收入比结构性上升与贫富两极分化,扭曲的自由民主体制削弱了公共理性,金钱与民主联姻助长了政治腐败及其娱乐化,种族歧视和压迫的不断恶化增加了社会骚乱的风险,社会发展面临治安混乱和道德靡费的双重挑战。面对危机,西方资本主义逐渐形成了自我调适的新体系,极力扭转资本主义制度陷入僵化的趋势。尽管如此,这种小修小补、阶段性的自我调适很难酝酿出更高的生产关系,因为从本质上看,资本私人占有的社会制度以及由逐利催生的权贵资本主义顽疾没有发生根本性转变。

  关键词:资本主义/金融危机/自由民主

 

 

 

  资本主义主要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垄断资本主义、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和金融资本主义。在这一历史进程中,阶段性的经济危机和各种政治丑闻不断冲击着西方世界战无不胜的神话;面对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巨大鸿沟,对资本主义在经济、政治、文化和道德方面的衍生影响进行的激烈评判从未停止。深刻反思西方资本主义面临的困境,对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树立强大的中国自信,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金融资本膨胀引发公共债务危机和大规模失业

  资本主义的历史形态主要取决于资本扩张所采用的方式方法。在不同历史阶段,资本主义会有不同的呈现形式,如产业资本、垄断资本和金融资本。20世纪中后期,金融资本的崛起将资本主义的发展带上一个快车道,但面临的深刻矛盾始终没有得到解决。20世纪70年代,西方资本主义陷入“滞胀”,一度盛行的凯恩斯主义却束手无策。于是,秉持新自由主义的政客和学者们提出以金融资本扩张为核心的“市场原教旨主义”,他们尤其强调:要减少政府干预,促进金融、贸易自由化。

  西方世界逐渐形成了与实体经济并驾齐驱的虚拟经济,随着虚拟经济大范围拓展,市场上不断出现各种各样的金融衍生品。“资金融通”本来是由商品生产派生出来的,却反过来主宰商品生产,金融资本逐渐成为主导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利刃”。譬如,2010年希腊的服务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占比为52.57%,而工业占比仅有14.62%。美欧的金融衍生品规模高达680万亿美元,比美国14万亿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高出近50倍,比50万亿美元的全球国内生产总值总和还高出十多倍。①金融市场上的交易绝大部分与实体经济无关,而只是钱与钱之间的投机博弈。据有关媒体报道,2012年全世界金融市场上,股票和债券交易额超过600万亿美元,是商品和服务贸易的十倍。另有资料显示,实体经济每年创造的世界财富大约为45万亿欧元;而在金融领域资本运作市场的市值则高达2450万亿欧元。②经济金融化、虚拟化不断加速,金融资产运作脱离实体经济走得越来越远,导致实体经济不断衰落。

  当实体经济创造的财富难以支撑整个国家的运转时,政府就债台高筑、陷入公共债务危机。欧盟的一些国家为了维持高水平的福利制度和政府的有效运转,只能采用征税和发行国债两种财政融资手段。在西方选举民主的制度环境下,任何执政党都不敢轻易触碰增税的“高压线”。为了解决财政赤字问题,欧盟国家只有频繁发行国债,这就陷进了“入不敷出”的僵局。法国学者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分析指出:富国现在的公共债务平均大约是一年的国民收入(或90%的国内生产总值),其负债程度之高也是自1945年以来所未有的。而发展中经济体在收入和资本上都不及发达国家,同时其公共债务水平也更低(平均大约为30%的国内生产总值)。③美国的主权债务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前约为10万亿美元,到2013年10月已超过17万亿美元,主权债务余额约占当年GDP的103%。④在当今世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富有,可他们的政府却困顿。欧洲就是一个典型——它拥有世界上较高水平的私人财富,同时却面临最难解决的公共债务危机。为了化解欧债危机的经济困局,一些西方国家不得不向中国求助。欧债危机以来,中国持有的西班牙国债从4%提升到12%。不过,并非所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都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中。英国和德国的经济发展要好一些,亚洲的日本受危机影响也相对有限。

  虚拟经济的崛起摧毁了西方国家的大工业生产体系,资本主义赖以存续的物质技术基础被严重削弱。金融业、生产服务业的扩张使资本主义陷入一个“没有生产的社会”,由此导致危机爆发:消费疲软、投资乏力、利率低下、流动性过剩、失业人口日益增多、收入下降等。工资贬值和失业已经慢慢爬上了社会的阶梯。⑤依据艾丹·里根(Aidan Regan)2013年的研究,金融危机之后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的失业率分别一度高达27%、26%、17%和15%左右。更令人担忧的是失业危机在这些国家内部的分布情况。在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和希腊,全国年轻人的失业率处于42%~56%之间。⑥金融危机中的社会问题,再一次揭示了资本主义的结构性缺陷,即社会化大生产与资本的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

作者简介

姓名:徐浩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