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马克思主义共享发展思想的历史演进与当代创新
2018年04月11日 11:58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 作者:柳礼泉 汤素娥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Historical Evolution and Contemporary Innovation of Marxist Thought of Shared Development

  作 者:柳礼泉/汤素娥

  作者简介:柳礼泉(1954- ),湖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汤素娥(1988- ),湖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湖南 长沙 410082

  原发信息:《马克思主义研究》(京)2017年第20175期

  内容提要:马克思主义共享发展思想经历了一个历史演进与当代创新的过程。马克思恩格斯的著述蕴含丰富的共享发展思想,包括主要内涵、实现条件和价值追求,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共享发展思想的理论出场。列宁和斯大林在苏联早期的实践让共享发展思想得以落地,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实践让共享发展思想实现场域转换,并对马克思主义共享发展思想进行了初步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享发展思想的基本成型是马克思主义共享发展思想当代创新的成果,以“建设小康社会”为目标、以“解决民生问题”为基础、以“实现共同富裕”为内容、以“坚持以人为本”为核心。

  关 键 词:马克思主义/共享发展/共同富裕

  标题注释:本文系湖南省社科规划办2016年湖南省重点马克思主义学院专项研究重大项目“马克思主义发展观与五大发展理念系列研究”(2016ZDAM01)和湖南省社科规划一般项目“补短板促共享实现湖南脱贫攻坚的对策研究”(16ZWC62)的阶段性成果。 

  

  共享发展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不仅反映了其价值取向,也彰显了其目标追求。它的提出有着深厚的理论渊源、实践基础和现实依托,经历了一个历史演进和当代创新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共享发展思想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孕育出场,到苏中两国早期的实践探索,再到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创新的过程,历经国内国外两个场域转换,不断发展、不断实践、不断丰富。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将“共享”作为“五大发展理念”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目标和归宿,强调“坚持共享发展……使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增强发展动力,增进人民团结,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①,标志着共享发展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达到了一个全新高度,不仅是对马克思主义共享发展思想的丰富与超越,更是对当前国际盛行的发展理念的科学诠释。深刻理解和全面把握共享发展思想的整体演进和创新过程,对于进一步深化共享发展的思想认识、贯彻落实共享发展理念、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向前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一、理论出场:马克思恩格斯的著述蕴含了丰富的共享发展思想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以来,虽未明确提出“共享发展”这个特定概念,但在其诸多的理论研究和经典著述中,彰显和蕴含共享发展思想的重要观点和基本主张较为丰富,标志着其在理论层面的出场,为孕育和催生当代共享发展理念提供了思想源泉和理论基石。

  1.马克思恩格斯的著述蕴含了共享发展的基本内涵

  马克思恩格斯关于“人民主体地位”的论述,蕴含和阐明了共享发展思想中“谁来享”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始终从现实的人出发,多次阐释了人民群众的历史地位和主导作用,充分表明了人民群众作为共享发展主体的科学性和必然性。马克思恩格斯指出:“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②该论断旗帜鲜明地指出了社会主义运动的独特性和根本目的,与过去一切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划清了界限,为确立人民群众作为共享发展主体做了充分铺垫。归根到底,“人的解放和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是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是衡量人类社会是否由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标准”③。显然,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人民群众作为一切社会财富的创造者,理所应当成为社会发展成果的最大受益者,只有当人民群众能够摆脱被盲目奴役而达到自觉支配自身以及自身所创造的成果的境界时,才能够在创造过程与价值享有的统一中实现真正意义上人的解放和自由而全面的发展。这实际上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的视角,论证了人民群众作为共享发展主体的历史必然性。

  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共享生产资料”的论述,蕴含和归纳了共享发展思想中“享什么”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在人人都必须劳动的条件下,人人也都将同等地、愈益丰富地得到生活资料、享受资料、发展和表现一切体力和智力所需的资料。”④这实际上指出了在生产力高度发达情况下,在满足人民群众必要的消费品的同时,还要满足人民群众其他各方面的需求。换句话说,马克思恩格斯共享发展思想所包含的“享有内容”是多方面、多领域、多层次的,既包括一切有助于增进人民福祉让人民群众成为最大受益者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方面的成果,也包括一切服务于实现共同富裕的物质和精神等领域的财富,更包括一切有利于助推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这一终极目标的高级和低级等层次的生产与生活资料。

  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公平正义”的论述,蕴含和解答了共享发展思想中“如何享”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从不同社会形态、不同所有制下的不同分配方式的视阈进行分析,认为:“在无产者的占有制下,许多生产工具必定归属于每一个个人,而财产则归属于全体个人。现代的普遍交往,除了归属于全体个人,不可能归属于各个人。”⑤在他们看来,当无产阶级占据统治地位后,必须也只能推行“财产归属于全体个人”,以此确保人民群众能够共同享有所创造的财富,而不是有失公允地让少数个人独享大家创造的成果。除此之外,他们还认为:“单个人的利益是要占有一切,而群体的利益是要使每个人所占有的都相等。”⑥通过区分“单个人”和“群体”在“利益”方面的差异,突出在“群体”的视阈下,利益的享有是要“每个人”都能够占有且相等,这就强调了“公平正义”在共享中的重要作用,以保证人人都有一定的享有权,而不是个别人或者部分人,更不是被少部分统治阶级或既得利益者所瓜分。当然,“这种平等的权利,对不同等的劳动来说是不平等的权利”⑦,也充分说明他们已清醒地认识到,均等分配不是绝对的平均分配,而是要综合考虑与权衡现实生产力、生产关系等多种因素。

作者简介

姓名:柳礼泉 汤素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