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段忠桥:再谈"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的正义观念"
2018年07月12日 11:08 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作者:段忠桥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Re-discuss "Historical Materialism and Marx's Concept of Justice"

  作者简介:段忠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政治哲学研究中心主任。

  原发信息:《马克思主义与现实》(京)2017年第20176期 第38-45页

  内容提要:马拥军教授在《哲学研究》2017年第6期发文,批评本文作者的看法,即“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的正义观念在内容上互不涉及、在来源上互不相干、在观点上互不否定”是前黑格尔式见解。本文认为,马拥军的批评概念不清、逻辑混乱,而且大多是基于对马克思和恩格斯相关论述的错误理解。在对马拥军的批评做出回应的同时,本文进而表明,如果我们把“事实判断”理解为一种描述性判断,把“价值判断”理解为一种规范性判断,那历史唯物主义就是一种具有“事实判断”特征的描述性理论,因为它涉及的只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是什么”的问题;与此相应,“马克思的正义观念”则是具有“价值判断”特征的规范性见解,因为它涉及的只是资本主义剥削和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弊病是否“应当”的问题。

  关键词:历史唯物主义/正义/事实判断/价值判断

 

  我在《哲学研究》2015年第7期发表了一篇题为《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的正义观念》(以下简称《观念》)的文章,提出“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的正义观念在内容上互不涉及、在来源上互不相干,在观点上互不否定”。上海财经大学的马拥军教授在《哲学研究》2017年第6期发表了一篇题为《历史唯物主义的“实证”性质与马克思的正义观念》(以下简称《实证》)的文章,对我的看法提出批评:“事实与价值的对立从而事实判断与价值判断、实证与规范的两歧一直困扰着近代以来的哲学研究。虽然这一问题经黑格尔到马克思已经得到了解决,但由于黑格尔的理论过于晦涩,马克思又是在解决其他问题时解决这一问题,没有作专题性阐发,所以长期以来学者们仍然在前黑格尔的水平上进行讨论。近来有学者把历史唯物主义当成一种‘实证性的科学理论’,把马克思的正义观念当作一种‘规范的见解’,断定‘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的正义观念在内容上互不涉及、在来源上互不相干,在观点上互不否定’(段忠桥),就是这种前黑格尔式见解的例证。”①在马拥军看来,我的观点是“立足于实证和规范的对立,把‘现实’即历史‘事实’混同于近代自然科学的‘事实’,把马克思的正义观念视为超历史的价值判断,必然陷入‘自然主义的历史观’,从而排斥真正的‘历史’即人类的实践活动”②。本人历来倡导开展学术批评,认为这是推进我国学术进步的关键所在,但对马拥军的这些批评却难以接受,因为它们不仅概念不清、逻辑混乱,而且大多是基于对马克思和恩格斯相关论述的错误理解。不过,马拥军的批评确实也涉及一些值得我做进一步澄清和说明的问题,这也是我对他的批评做出回应的一个原因。

  马拥军首先批评的是我对“历史唯物主义”的看法。

  我在《观念》一文中明确指出,“我这里讲的历史唯物主义,是指作为马克思一生两大发现之一的、由他和恩格斯共同创立的历史唯物主义”,并强调“对于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解和阐释必须依据马克思恩格斯本人认可的相关论述”。③在我看来,马克思(以及恩格斯)对历史唯物主义最为集中且系统的论述主要有三处:一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的《费尔巴哈》章,二是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三是在《资本论》第1卷《第二版跋》。通过对他们在这三处的论述,以及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卷《第一版序言》和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相关论述的分析与解读,我表明,他们将历史唯物主义视为“一种实证性的科学理论,说得具体一点就是,一种从人的物质生产这一经验事实出发,通过对社会结构和历史发展的考察以揭示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的理论”④。我还进而指出,“如果说历史唯物主义只是一种实证性的科学理论,马克思的正义观念只是一种规范性的见解,那对它们之间关系就要做一种与我国学术界的传统理解不同的新理解”⑤,而这意味着,在我看来,历史唯物主义是由一系列事实判断构成的,因而,它不包含像“正义”这样的规范性见解,或者说规范性的价值判断。对于我的看法,马拥军提出三个批评。

  第一个批评是:“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并不是通常意义的实证主义科学理论,而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所特指的‘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从而本身就以扬弃的形态包容了价值判断。相比之下,同价值判断不相容的那种‘实证性的科学理论’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语境中根本就不是‘科学’,而是一种狭隘经验论。”⑥由于马拥军的批评是针对我的看法而提出来的,因而,他这里说的“价值判断”指的就是我讲的“规范性的价值判断”。他的这一批评能成立吗?我认为不能。

  从他的批评中不难看出,马拥军认为历史唯物主义包容价值判断的理由,只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特指历史唯物主义。我们知道,“‘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出自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被马克思恩格斯删去的一段话:“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历史可以从两方面来考察,可以把它划分为自然史和人类史。但这两方面是不可分割的;只要有人存在,自然史和人类史就彼此相互制约。自然史,即所谓自然科学,我们在这里不谈;我们需要深入研究的是人类史,因为几乎整个意识形态不是曲解人类史,就是完全撇开人类史。意识形态本身只不过是这一历史的一个方面。”⑦且不说这是一段被马克思恩格斯删去的话,因而以其中的“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作为依据缺少可信性,仅就“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看来,它指的也不是历史唯物主义,而是一门既包括自然史又包括人类史的“历史科学”。对于什么是历史唯物主义,马克思恩格斯有很多论述,但从未有过历史唯物主义就是“历史科学”的说法。实际上,对于什么是历史唯物主义,他们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讲得非常清楚:“这种历史观就在于:从直接生活的物质生产出发阐述现实的生产过程,把同这种生产方式相联系的、它所产生的交往形式即各个不同阶段上的市民社会理解为整个历史的基础,从市民社会作为国家的活动描述市民社会,同时从市民社会出发阐明意识的所有各种不同的理论产物和形式,如宗教、哲学、道德等等,而且追溯它们产生的过程。”⑧从这段话不难看出,历史唯物主义只是一种研究社会结构及其历史发展的理论,这样说来,马拥军说马克思恩格斯用一门既包括自然史又包括人类史的“历史科学”来特指“历史唯物主义”,是毫无根据的。更令人不可理解的是,马拥军接着又以“‘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是特指历史唯物主义为由,推论这“本身就以扬弃的形态包容了价值判断”。他的推论显然存在推不出的问题,因为无论从“‘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这一表述来看,还是从这一表述出现的那段话来看,它们都不涉及与价值判断相关的内容,更不用说“以扬弃的形态包容了价值判断”。如果马拥军给出的历史唯物主义包容价值判断的理由是根本不能成立的,那他对我的批评,即“同价值判断不相容的那种‘实证性的科学理论’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语境中根本就不是‘科学’,而是一种狭隘经验论”,还能成立吗?

作者简介

姓名:段忠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