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马克思与人类文明的走向
2020年01月07日 09:41 来源:《北方论丛》 作者:丰子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丰子义,北京大学哲学系

  原载:《北方论丛》2018年第04期  

 

  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 让和平的薪火代代相传, 让发展的动力源源不断, 让文明的光芒熠熠生辉, 这既是各国人民的期待, 也是所有理论工作者应有的责任担当。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重新审视马克思理论的当代价值, 充分发挥其对人类文明的引领功能, 引导世界朝着更为和谐、公正、健康的方向发展, 这既是今天我们对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最好的纪念, 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客观要求。

  一、引领人类文明发展需要马克思

  伴随全球化深入发展, 人类社会进入一个新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 也是最坏的时代” (1) 。英国文学家狄更斯当年对工业革命后世界的描述和评价, 同样适用于今天的世界。当代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代。经济全球化、世界多极化深入发展, 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持续推进, 变革创新的步伐不断加快, 各国之间的联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密, 世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烈, 各个国家、民族发展的机遇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丰富, 人类文明确实发展到历史最高水平。与此同时, 人类也处于一个挑战层出不穷、风险日益增多的时代。全球经济复苏步履缓慢, 金融危机阴云不散, 发展鸿沟日渐加深, 地区冲突与战乱时有发生, 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阴魂不散, 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等共同威胁更加紧迫, 网络安全、气候变化等诸多问题持续蔓延, 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依然刺眼。这就是时代发展的现实。

  面对这样的时代现实, 好多人既寄予期待, 又感到困惑, 同时对“人类何去何从”的问题深感忧虑。为此, 各种观点和主张应运而生:有的把世界乱象归咎于全球化, 认为全球化这样的“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 就会给世界带来灾难, 由此产生逆全球化和反全球化的思潮, 如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有的把世界乱象归结为文明的冲突, 认为世界上的各种矛盾、冲突都是文化和文明的冲突引起的, 因而强力推行西方的价值、文化, 力求为维持原有不合理的国际秩序扫平思想道路;还有的是从冷战思维出发来思考问题, 试图用扼制、对抗的办法来解决当代世界发展的矛盾与冲突, 如对我国的各种“威胁论”“危机论”“捧杀论”“棒杀论”就是如此。事实表明, 这些观点和主张并不是对世界乱象客观、准确的诊断, 所开出的“药方”也不会有什么成效, 或者说是根本行不通的。用这些思想观点来引领人类社会, 不仅不会使其走向光明的未来, 反而只能使其走向更为严重的危机。靠抵制全球化、靠推行西方意识形态、靠冷战思维, 绝不是医治世界“顽疾”的良方, 人类文明需要新的思想引领。什么样的思想可用来引领?这需要根据新的实践进行新的理论探索, 以集中智慧、凝聚共识, 形成合理而富有成效的理论、观念。但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条, 就是要重新审视马克思, 重新重视马克思的思想引领作用。这并不是一种单纯主观的选择, 而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客观需要。因为当代文明的“病理”诊断需要马克思, 当代文明危机的克服和解决同样需要马克思。马克思的理论之所以具有生命力, 之所以能够担此重任, 这是由其所面对的时代与问题决定的, 由其自身的理论性质与特点决定的。

  就时代来看, 马克思所面对的时代与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并没有根本性的变化。首先, 时代的性质没有发生根本变化。自马克思去世后, 资本主义历经自由竞争、私人垄断、国家垄断, 现在已经发展到国际垄断阶段, 世界局势确实发生重大变化。但是, 这些变化并不意味着时代的性质发生根本改变。不论是自由竞争, 还是私人垄断抑或国家垄断、国际垄断, 只不过反映的是资本主义具体形式的变化, 而非资本主义实质的变化。只要时代性质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那么, 产生于这一时代并直接用于分析这一时代的马克思理论就没有过时。对此, 美国学者凯尔纳明确地指出:“我们仍然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 并且, 只要我们还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 那么马克思主义将仍然是合乎时宜的。”[1](p.35)其次, 时代存在的主要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马克思当时所着重分析的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及其各种主要表现, 在今天依然存在, 并以新的方式得以表现和产生影响。各种数据表明, 贫富分化的问题、资本积累的问题、社会不平等的问题等不是在弱化, 而是在加剧。正如日本著名经济学家、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伊藤诚所说:“资本主义现代全球化的发展、第三世界各国日益深刻和严重的贫困和饥饿问题、发达国家再次出现经济生活显著不稳定和不平等扩大, 等等, 这些现象反而说明《共产党宣言》对资本主义的认识, 对于现代世界的诸多方面仍具有现实的适用性。它对促进我们重新探讨关于当代世界的认识框架, 富有启发性。”[1](p.154)最后, 时代发展的内在逻辑没有发生根本改变。伴随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和互联网的兴起, 当代社会生活发生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 以至现在的社会被称为信息社会、网络社会、后工业社会、消费社会等。信息与科学技术在当代社会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大。但是, 这些作用再大, 也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现代社会发展的内在逻辑, 即资本逻辑。就总体而言, 现代社会依然是按照资本的逻辑行进着, 各种社会现象仍是受资本的逻辑支配和制约的。既然时代性质、时代问题、时代逻辑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 那么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分析仍适用于今天的时代。

  就其理论的性质与特点来看, 马克思的理论研究对于人类文明发展的理解和把握有其独特的价值。这种独特的价值或引领力量主要来自这些方面:一是来自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正确揭示。马克思的一大理论贡献是唯物史观, 唯物史观与思辨哲学、“历史编纂学”不同, 不是用观念来解释历史, 而是从现实生产和生活出发来研究历史, 因而其分析完全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 是对历史规律的深刻揭示和科学把握。诚如法国历史学家费尔南·布罗代尔所说:“马克思的天才, 马克思的影响经久不衰的秘密, 正是他首先从历史长时段出发, 制造出真正的社会模式……马克思主义是上个世纪中最有影响力的社会分析;它只能在长时段中恢复和焕发青春。”[0]二是来自考察社会历史所具有的批判意识和批判精神。马克思的理论总是和“批判”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凡是前人看作事实存在的地方, 马克思都通过批判性的反思看到问题的存在。正是借助各种各样的批判, 马克思使各种社会问题得到深刻的分析和说明, 同时给以提示性的解决。马克思不但具有批判精神, 而且具有自我批判精神。对此, 雅克·德里达曾经给以高度评价:“要想继续从马克思主义的精神中汲取灵感, 就必须忠实于总是在原则上构成马克思主义而且首要地是构成马克思主义的一种激进的批判的东西, 那就是随时准备进行自我批判的步骤。这种批判在原则上显然是自愿接受它自身的变革、价值重估和自我再解释的。”[3](p.124)三是来自研究社会历史的科学方法。马克思之所以能够走向历史深处又“报晓”未来, 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的严谨态度和科学方法, 尤其是“合理形态的辩证法”。正由于这种辩证法是革命的、批判的, 因而它有其极强的理论穿透力和洞察力, 思维能够雄踞人类思想高峰。对此, 卢卡奇颇为看重, 认为:“掌握马克思的方法和成果的方式和程度决定着他在人类发展中的地位。”[4](p.215)换言之, 不掌握马克思的方法, 就不能理解他的理论, 不能理解他对人类文明的贡献与影响。

  无论是时代的需要, 还是马克思理论自身的性质与特点, 都使马克思重新受到高度关注。特别是前几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 马克思受关注的程度越来越高。不论是学界, 还是政界、商界, 都不敢轻易否定马克思。正由于马克思的理论深刻地把握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及其发展规律, 因而它产生于19世纪而又超越19世纪, 产生于德国而又超越德国, 源于资本主义而又超越资本主义。英国学者乔纳森·沃尔夫在《当今为什么还要研读马克思》中说过:“无论从理论还是从实践方面来看, 马克思的影响都是无法估量的, 没有至少是对马克思思想的粗线条的评价, 我们将根本无法把握当今世界, 以及当今思想界的很多方面。光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应当对马克思的思想予以密切关注。”[5](p.73)应当说, 沃尔夫的评论是中肯而确切的。只要不持偏见的话, 把握当今世界不能没有马克思的“出场”。

作者简介

姓名:丰子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