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批判经济学”与“实践哲学” ——政治经济学批判视域中的葛兰西
2020年03月11日 09:12 来源:《学术月刊》 作者:周嘉昕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Critical Economics and Philosophy of Praxis: Reconsiderations on Gramsci with Critique of Political Economy

  作者简介:周嘉昕,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暨哲学系教授。江苏 南京 210023

  原发信息:《学术月刊》(沪)2019年第20193期

  内容提要:作为“西方马克思主义”早期代表,葛兰西与政治经济学批判之间的关系问题在后世的研究中存在争议。佩里?安德森和恩斯特?拉克劳提出了截然不同的观点。为解决该问题,我们尝试梳理《狱中札记》的不同版本。以《狱中札记(续编)》为基础,可以发现:葛兰西留下了大量有关“批判经济学”的讨论。这些讨论直面工团主义、福特主义问题,并受到了克罗齐、斯拉法等人的影响。其中,“经济人”批判、“决定市场”分析、“内在性”理论阐发、“趋势规律”探索,构成了葛兰西研究政治经济学和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问题焦点。在此基础上,葛兰西有关“实践哲学”的阐释,及其意识形态霸权和国家理论,可以得到更为全面的理解。

  关键词:《狱中札记》/“经济人”/决定市场/内在性/趋势规律

  在既有研究中,“西方马克思主义”往往被视为一种远离政治经济学或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哲学思潮。近年来,围绕西方马克思主义乃至当代激进哲学与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关系问题,在若干具体个案上已经形成了新的思考和成果。受这些研究的启发,利用20世纪90年代以来葛兰西文献和思想研究的最新成果,笔者尝试就“批判经济学”与“实践哲学”之间的关系问题展开初步的探讨。本文将从葛兰西理论形象的差异问题出发,在《狱中札记》文献研究的基础上,回顾20世纪20、30年代欧洲左翼思潮演进的历史背景,以“经济人”批判、“决定市场”分析、“内在性”阐发和“趋势规律”探索为焦点,描绘一个关注政治经济学批判的葛兰西思想形象。

  问题:佩里.安德森、恩斯特?拉克劳、皮埃罗?斯拉法

  在既有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中,葛兰西的理论形象最主要地是由“实践哲学”和意识形态“霸权”(或“领导权”)两个概念所塑造的。与前者相关,葛兰西与卢卡奇、柯尔施一道,被视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早期代表。其核心观念,是黑格尔主义的或新黑格尔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以及重建历史总体的理论诉求。与后者相关,葛兰西更多是一个在20世纪70年代以来文化研究和国际政治研究中被“重新发现”的思想家。其核心观念,是超越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二分的“市民社会”概念,以及在“市民社会”中所进行的作为斗争策略的意识形态“霸权”。上述理论阐释的基础,首推葛兰西的《狱中札记》这一手稿断片式文本,辅以相关的论文和书信编选。

  这样,从《反〈资本论〉的革命》出发,到“知识分子”和“现代《君主论》”,再到“市民社会”和“实践哲学”,就构成了我们理解葛兰西的一条主要思想脉络。隐含其中的,在我们看来恰是佩里?安德森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不满和指责:葛兰西更多关注的是文化和意识形态批判,而忽视了从政治经济学批判出发分析当代资本主义现实。然而,与葛兰西的这一思想史形象相左,《西方马克思主义探讨》的作者恰恰对葛兰西给出了更为积极的评价。反倒是后马克思主义的代表人物恩斯特?拉克劳和查特尔?墨菲,在相关问题上对葛兰西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在《西方马克思主义探讨》中,安德森提到:“西方马克思主义故意闭口不谈那些历史唯物主义经典传统最核心的问题:如详尽研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经济运动规律,认真分析资产阶级国家的政治机器以及推翻这种国家机器所必需的阶级斗争战略。葛兰西在这个方面是唯一的例外。”①令人遗憾的是,尽管我们对葛兰西的国家理论及其当代影响并不陌生,但是安德森并没有具体说明葛兰西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经济运动规律研究。

  然而,沿着“霸权”分析的线索,我们却可以发现:在《领导权与社会主义的策略》一书中,后马克思主义者拉克劳和墨菲,虽然强调了葛兰西意识形态“霸权”概念的重要性,但却批评他并未真正超越“本质主义的最后堡垒:经济”。“对于葛兰西,霸权主体同一性的根本核心是在它进行连接的领域之外构成的:霸权的逻辑并没有显露出它对正统马克思主义的所有解构作用。”②同样是关注霸权,拉克劳和墨菲对葛兰西的批判似乎与我们的既有理解有所出入。那么问题是,葛兰西到底在何种意义上仍然局限于或者说坚持了马克思主义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和批判?

  可以说,安德森和拉克劳有关葛兰西的不同叙述,从正反两个方面提出了一个共同问题:葛兰西的意识形态“霸权”,包括“实践哲学”理论,与政治经济学批判之间是否存在理论的关联?作为这一问题的“僚机”,皮埃罗?斯拉法与葛兰西的关系构成了我们关注“实践哲学”与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另一动因。作为新李嘉图主义学派的理论代表,斯拉法最深入人心的两个思想形象是:《李嘉图全集》剑桥版的编者和《用商品生产商品》的作者。然而,除了斯拉法的名字被维特根斯坦在《哲学研究》的序言中提到并感谢外③,还常常为人所忽视的是,斯拉法与葛兰西之间的亲密友谊和长期合作。1919年,斯拉法就与葛兰西结识。1921年,他加入了葛兰西领导的《新秩序》周刊编辑部。1926年,葛兰西被捕入狱后,二人坚持通信交流。在此期间,斯拉法帮助葛兰西收集了大量关于经济学的著作。据说,为方便向葛兰西提供书籍,斯拉法还曾在都灵的一家书店以葛兰西的名义开了一个专门的账户。④

  基于斯拉法和葛兰西的合作与通信,我们有理由相信:在《狱中札记》中包含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内容。这从一个侧面,间接呼应了安德森和拉克劳等人对葛兰西的评论中所隐含的线索:葛兰西研究了政治经济学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经济运动规律,并且仍然强调从政治经济学批判出发来理解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变化并提供相应的革命斗争策略。有基于此,本文尝试解决的问题是:葛兰西在《狱中札记》中是如何研究政治经济学问题,并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运动展开分析和说明的?更进一步,这一研究与葛兰西将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解为“实践哲学”和“内在性”理论,与他强调“市民社会”并提出意识形态“霸权”理论,以及他对“美国主义和福特主义”的研究之间到底存在怎样的理论关联?

作者简介

姓名:周嘉昕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