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文本文献学研究范式辨析
2020年05月11日 17:27 来源:《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作者:张丽霞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Analysis on the Research Paradigm of Text Literature of Contemporary Marxist Philosophy in China

 

  作者简介:张丽霞,江苏师范大学哲学范式研究院研究人员,讲师;主要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理论,马克思主义哲学。

  原发信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第2019第6辑期

  内容提要:当代中国哲学界,不仅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文本进行重点研究,而且愈来愈关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文献研究。无论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文本学研究,还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文献学研究,都应该统揽为文献考订和文本研究相结合的文本文献学研究范式之中。之所以不将文本和文献单列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独立研究范式,本质上是基于文本与文献的关系,即基于不可分割的二者的内在逻辑。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的建构原则看,文本与文献既包括原版的马克思恩格斯书写的文本和涉及的文献,也包括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文本和文献,即消解原版马克思与当代马克思的历史间距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学研究范式合理性存在的终极目标。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文本文献学研究范式

 

  表征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是否具有合法性的标志之一,就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是否与当年马克思的主义相统一。因此,无论是对于学术研究,还是对于意识形态,文本文献学都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不可回避的重要范式之一。从辩证法的视域理解,我们也不可忽视文本文献学自身存在的问题。从文本文献学的内在逻辑看,文本和文献何者更为重要,文本和文献中的什么文本和文献更为重要,以及其他问题,都是文本文献学研究范式自身无法消解的难题。从研究视域看,似乎文本文献学的研究范式没有什么问题,但如何掌控历史的视域与现代的视域的关系,是十分困难的事情,即如果偏向历史的视域,就容易回到教条,如果偏向当代的视域,就容易背离马克思主义。深度辨析文本文献学研究范式,就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范式研究不可回避的重要问题。

  一、作为文献考订和文本研究相结合的研究范式

  文本文献学研究范式的研究既要研究文本又要研究文献,即在研究文本的同时也不能忽略对文献的研究。这即是说,在文本文献学看来,只有对文本和文献作深入研究才能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有深入的理解。当代中国的诸多文本文献学著作中,许多著作涉及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文献。比如,一些著作选编了马克思、恩格斯的书信。在许多学者看来,马克思、恩格斯的书信是研究其思想的重要文献,所以要对书信进行深入的研究。比如,杨耕与仰海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文本导读》中提出,“马克思、恩格斯自19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的10封信,其中,一是马克思、恩格斯对自己思想的说明与解释,包括1852年3月5日的《马克思致约·魏德迈》、1862年6月18日的《马克思恩格斯》、1867年8月24日的《马克思致恩格斯》、1865年3月29日的《恩格斯致弗里德里希·阿尔伯特·朗格》、1877年11月左右的《马克思致〈祖国纪事〉杂志编辑部》、1881年3月8日《马克思给维·伊·查苏利奇的信》7篇书信;二是恩格斯晚年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论述,包括1890年9月21日至22日的《恩格斯致约·布洛赫》、1890年10月27日的《恩格斯致康·施米特》、1894年1月25日《恩格斯致瓦·波尔吉乌斯》3封信”①。从这经典作家的通信中可以得出许多文本中发现不了的内容,比如,我们可以从通信中得知《资本论》的写作特点等,可以通过文献了解文本,理解其思想。当然,也不可以忽略文本学的序言研究,因为,文本的序言基本都要介绍该文本写作的原因和要实现的目标。在我们看来,运用文献考订和文本研究相结合的研究方式,除了“返本”“出新”外,还包括文本文献的当代化、中国化研究。

  虽然不同研究者都采用文本文献的研究视域,但由于不同研究者的知识结构不同,对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的关注点不同,侧重点不同,理解也不同,所以,其构筑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形态也不尽相同。其中,以张一兵、魏小萍为代表的研究群体侧重于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原初历史语境入手,主张回到马克思原本精神开展研究活动,即所谓的“返本”研究。这种研究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文本进行的学术性研究,强调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必须“要以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和方法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原始手稿、正式出版文献进行研究,并结合其写作与出版的历史背景、有关历史人物、历史事件、批判对象、话语对象、有关思想资源和材料,以及作者的论据、论证方式、思维方法和编译者的思想倾向和认识局限等多重因素进行系统研究,这样才能把握他们的哲学立场、哲学思维方式及其思想演变等”②。由此理解,张一兵主张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经典文本进行分析解读,从历史视角出发把握经典作家的思想轨迹,从而为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术性内涵打下坚实基础,以实现在分析文本文献的基础上结合个人理解,构筑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新形态。对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创新性构筑,除了张一兵从马克思主义经典文本文献出发来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术性内涵,中国社会科学院魏小萍也是“返本”研究的代表人物,其编著的《探求马克思——〈德意志意识形态〉原文文本的解读与分析》(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这部著作“以《德意志意识形态》原文文本、文献为基础,通过原文本手稿与各种翻译文本的对比与研究,介绍了《德意志意识形态》原本文献和结构,叙述了马克思、恩格斯的创作过程和合作方式,说明了马克思、恩格斯的研究思路和他们在创作《德意志意识形态》过程中的相互补充和修改情况”③。魏小萍对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非常重视,认为构建马克思主义理论新的体系框架,或者是构筑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新形态,必须要回到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的原始语境,关注对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的甄别、解读,进而在文本文献解读的基础上形成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新形态。需要注意的是,研究者主张回到马克思的原初语境进行理论研究,并不意味着研究者对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的照搬照抄,研究者在运用文本文献视域进行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时,要依据研究者的个人理解以及客观实际对文本文献进行研究,在研究过程中应该倾注研究者个人的思想与见解,以形成包含个人学术见解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成果,建筑文本文献学视域下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形态。以南京大学张一兵、中国社会科学院魏小萍等为代表的研究者关注对马克思主义原始文本文献的研究,即回到马克思主义文本的原初语境去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这种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称为“返本”研究。

  由于对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研究的差异性理解,研究者们对文本文献的关注点各不相同。其中一些研究者的研究重点不是回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原初语境中去理解文本文献,而是更加注重从现实意蕴出发理解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即主张与“返本”研究相对的“出新”研究。在他们看来,文本研究的最终归宿是思想研究,研究者不能只表述文本文献的具体内容而没有个人思想建树,即研究者在研究过程中除了要展现个人的思想见解外,还要立足于现实生活,让文本文献视域下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成果面向当代,在当代现实世界中开启新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形态。针对文本文献视域下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出新”研究,彭启福认为“研读马克思的文本的目的是让马克思的文本在当代生成新的意义,主张运用对文本诠释中的‘文本语义关联性原则’‘作者语境关联性原则’和‘读者语境关联性原则’的分析文本,从而‘回到马克思’,让马克思走向当代的现时代生活……王东、林峰则从文本研究与理论创新的关系的视角来探讨,认为只有将文本研究和现实问题研究有机结合起来,才能真正做到‘回归马克思’与‘发展马克思’的统一,开源与创新的统一”④。北京大学的聂锦芳也是“出新”研究的代表人物,其发表的相关文章如《近年来国内马克思文本研究的回顾与省思》《“现实的个人”与“共同体”关系之辨——重温马克思、恩格斯对一个重要问题的阐释与论证》《文本与思想的理解和叙述——重温马克思、恩格斯对格律恩的批判》《文本研究与对马克思哲学的新理解》等,这些研究成果都是利用丰富的文献资料,通过对马克思的专著、手稿、笔记等进行梳理和考察,从社会现实出发,思考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的现实意义,从而构建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形态。当前社会要实现对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的“出新”研究,需要将文本文献视域下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面向现实中的具体问题,与具体实际生活相结合,在现实中指导人们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将文本文献视域下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面向现实社会,不仅有利于构建文本文献视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形态,而且有利于推进文本文献视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多元化发展。

  在文本文献视域下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除了包括研究者对文本文献的“返本”研究,以及研究者对文本文献的“出新”研究,还不能忽视研究者对文本文献的当代化、中国化研究,即立足于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结合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经验,将文本文献研究与中国现实问题有机结合起来,以推进马克思主义理论更好地解决实际问题,促进文本文献视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形态的建构。在对文本文献视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当代化研究中,“北京大学哲学系赵家祥、丰子义合著的《马克思的东方社会理论及其当代意义》(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仅仅依据马克思有关文本和逻辑,对马克思理论视野中的东方社会问题,特别是对近年引起学界较大争议的‘亚细亚生产方式’‘跨越卡夫丁峡谷’等问题作出符合原意的梳理和甄别,并阐明了这些思想所具有的当代意义。杨学功的《马克思主义与全球化——〈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当代阐释》(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对《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从社会分工和商品贸易角度探讨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全球化发展历史趋势的解读”⑤。在对文本文献视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化研究中,许冲写作了《文本阅读视域中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省思——以〈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为中心》一文,指出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应该关注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文本文献的阅读,强调研究应该立足读者、立足文本、立足阅读方法,开展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主体、客体以及方法的分析,从而在文本文献的视域中考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推进文本文献视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化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形态的建构。针对文本文献对理论研究中国化的推动作用,作者强调“阅读经典文本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基础,通过对中共阅读《党史》史实的微观考察,在获得一次解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要素历史契机的同时,也启示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唯有真正实现马克思主义文本阅读的读者自觉、文本明辨和方法科学,才能切实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⑥。这一分析表明,许冲关注对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的阅读理解。试图通过读者的仔细阅读,深入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文本文献,恰当运用各种科学方法,进而从文本文献视角推进马克思主义当代化、中国化进程,最终形成文本文献视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形态,达到对马克思主义文本文献研究的最终目的,即运用文本文献的手段,达成构筑文本文献视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形态的根本目的。

作者简介

姓名:张丽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