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恩格斯:从自然界和思维统一视角考察环境问题
2020年05月19日 22: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与马克思极少关注环境问题不同,恩格斯对环境问题有着大量直接的考量,他的观点中包含着更多、更容易与环境问题结合起来的因素。

  通过自然报复说提出生态警示

  由于同马克思之间存在理论分工,恩格斯虽未放弃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但他更多地关注自然。正是恩格斯明确地把“人所引起的自然界的变化”作为人的思维最切近的基础,从而结束了自然界和思维对立的历史。与马克思强调人与自然的区分不同,恩格斯更侧重人与自然联系的方面,强调“我们连同我们的肉、血和头脑都是属于自然界和存在于自然界之中的”,任何关于精神和物质、人类和自然、灵魂和肉体之间的对立立场都是“荒谬的、反自然的观点”。这是恩格斯提出自然报复说的内在思想依据。

  当谈到人类使自然发生改变进而支配自然时,恩格斯提醒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每一次胜利,起初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往后和再往后却发生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常常把最初的结果又消除了。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为了得到耕地,毁灭了森林,但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而成为不毛之地,因为他们使这些地方失去了森林,也就失去了水分的积聚中心和贮藏库。阿尔卑斯山的意大利人,当他们在山南坡把那些在山北坡得到精心保护的枞树林砍光用尽时,没有预料到,这样一来,他们就把本地区的高山畜牧业的根基毁掉了;他们更没有预料到,他们这样做,竟使山泉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内枯竭了,同时在雨季又使更加凶猛的洪水倾泻到平原上。在欧洲推广马铃薯的人,并不知道他们在推广这种含粉块茎的同时也使瘰疬症传播开来了”。恩格斯的这段话包含浓厚的生态意蕴,警示人们要“认识和正确运用自然规律”,在使自己的行为符合客观规律的同时,“控制那些至少是由我们的常见的生产行为所造成的较远的自然后果”。人类实践活动的后果是双重的,积极的方面在于自然的合目的性变化,消极方面在于生态的破坏及其产生的深远影响。与积极的方面相比,恩格斯更关注消极方面,包括自然环境的退化,以及生产生活环境的破坏,甚至疾病的产生与传播也在他的视野之内。

  从思维方式上论证环境问题产生的根源与解决之道

  恩格斯关于辩证法和形而上学这两种思维方式产生与发展特点的分析,既包含着对环境问题起因的探讨,也包含着对环境问题出路的思考。

  恩格斯首先分析了形而上学思维方式产生的过程及其对自然的破坏。根据早已存在的古希腊哲学世界观,自然被看作“一幅由种种联系和相互作用无穷无尽地交织起来的画面”。古希腊人从整体上观察自然,却忽视了各个细节。为了认识这些细节,自然被分解为各个部分,各种自然过程和自然对象被分成一定的门类,对有机体的内部则按其多种多样的解剖形态进行研究。这种做法使关于自然的认识在获得巨大进展的同时,“也给我们留下了一个习惯:把各种自然物和自然过程孤立起来,撇开宏大的总的联系去进行考察;因此,就不是从运动的状态,而是从静止的状态去考察;不是把它们看作本质上变化的东西,而是看作固定不变的东西;不是从活的状态,而是从死的状态去考察。这种考察方式被培根和洛克从自然科学中移植到哲学中以后,就造成了最近几个世纪所特有的局限性,即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根据这种思维,自然界一方面被视为可以随意分解和切割的零件,以至于对自然的利用、破坏变得理所当然。另一方面,自然界被视为一成不变的,“今天的一切都和一开始的时候一模一样,而且直到世界末日或万古永世,一切都仍将和一开始的时候一模一样”。这种思维方式将自然界视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库,认为对自然的保护和节约资源行为多余且没有意义。

  与这种敌视自然的形而上学思维方式相反,根据辩证法,“自然界的一切归根到底是辩证地而不是形而上学地发生的;自然界不是循着一个永远一样的不断重复的圆圈运动,而是经历着实在的历史”。自然界处于普遍的联系和不断的运动、变化、发展中,“不仅整个地球,而且地球现今的表面以及在这一表面上生存的植物和动物,也都有时间上的历史”。在这种辩证思维方式下,“一切僵硬的东西溶解了,一切固定的东西消散了,一切被当作永恒存在的特殊的东西变成了转瞬即逝的东西,整个自然界被证明是在永恒的流动和循环中运动着”。只有坚持发展的观点,作为自然界之一部分的人才有可能从自然界中分化出来;只有坚持联系的观点,自然界对于人及其活动的制约性才能体现出来;只有坚持辩证思维,自然界才能被视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恩格斯以辩证思维取代形而上学思维,对于扭转人与自然之对立,进而取消破坏自然的习惯性观念,树立人与自然统一和谐的生态思想有着积极意义。

  通过制度变革寻求环境问题的根本解决

  恩格斯在提醒人们警惕自然报复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些有助于环境问题解决的具体方案。一方面,他要求人们学会更正确地理解自然规律,学会认识“我们对自然界习常过程的干预所造成的较近或较远的后果”,并根据这种后果去控制和调节这些影响。另一方面,他指出要实现这种调节,仅有认识是不够的,还“需要对我们的直到目前为止的生产方式,以及同这种生产方式一起对我们的现今的整个社会制度实行完全的变革”,因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只关心利润而不关心利润的产生过程,“西班牙的种植场主曾在古巴焚烧山坡上的森林,以为木灰作为肥料足够最能赢利的咖啡树利用一个世代之久,至于后来热带的倾盆大雨竟冲毁毫无保护的沃土而只留下赤裸裸的岩石,这同他们又有什么相干呢?”事实上,正是这种“似乎不相干”的遥远的后果,导致了今天蔓延全球的生态危机,并反过来影响了人的生存和发展。

  由于自然和环境保护的天然联系,又由于恩格斯主要是从自然界和思维统一的视角考察二者的关系,他的自然概念中包含着丰富的生态意蕴,既有对环境问题产生原因的思考,也有对环境问题解决路径的尝试,能够为我国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坚实的学理基础。

  (作者单位: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王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