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美学
王杰/史晓林: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当下与未来
2018年06月21日 11:18 来源:《当代文坛》 作者:王杰/史晓林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Present and Future of Marxist Aesthetics

  作者简介:王杰,史晓林,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

  原发信息:《当代文坛》第20181期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马克思主义思想自新文化运动传入中国也有一个世纪的历史。现在,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发展也已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承前启后的时代,对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发展进行总结和展望很有必要。在马克思主义美学领域,王杰深耕数十载,直到现在仍然坚持着“实践型知识分子”的身份,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致力于对马克思主义美学的研究。正如伊格尔顿所宣称的“我不是后马克思主义者,我是马克思主义者”,王杰老师也一直骄傲地宣称自己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本次访谈我们希望借助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王杰教授的智慧,近距离地接近马克思主义美学发展的真实生态。

  一 回看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之路

  史晓林(以下简称史):王老师好,我们知道您长期坚守在马克思主义美学领域深耕,创办了中国第一本关于马克思主义美学的期刊《马克思主义美学研究》。今年,《马克思主义美学研究》创刊已20余年,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这本刊物见证并参与了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发展历程,凝结了不少马克思主义美学研究学者的智慧结晶。您能结合《马克思主义美学研究》这部刊物的发展,谈一下您对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研究近二十年的发展历程吗?

  王杰(以下简称王):应该说我们《马克思主义美学研究》从1995年开始着手创刊到现在已有23年,它创刊时应该是马克思主义比较低潮的时候,那时我们创刊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来面对比较大的困难。这20年走下来,我们刊物确实是像你讲的,成为了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近二十年的见证。从我们的论文作者队伍的不断扩大,论文水平的不断提高,论文研究领域的不断更新,论文的国际化程度的不断拓展,都可以证明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在不断地发展,与时俱进。这是一个基本事实。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后,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合理性不断加强。曾有一度在我看来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合理性产生了一定的危机,它的过时论,马克思主义能否解决当代问题,是一些学者和青年学生心头的疑问。我觉得在这些方面,针对马克思主义美学,我们也自觉地做了一些工作。

  应该说马克思主义美学现在一定程度上还处在困难的时期,有两个方面可以说明这种艰难:其一,马克思主义美学理论的中国化仍在进行中。我们现在还缺乏成熟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美学理论,利用马克思主义美学、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把当代中国的艺术结合得很好的,写出成熟的理论著作,比如像雷蒙德·威廉斯的《现代悲剧》《文化与社会》,伊格尔顿的《美学意识形态》《批评与意识形态》或《陌生人的烦恼》,这样的著作我们还在期待中。我们也有很多得奖的作品,但是还比较少,离理想还是有点距离。其次在学理化上,能结合中国的特点,像法国的阿尔都塞学派和英国的文化唯物主义这样具有鲜明特点的美学理论也都比较少。此外,能够提出新问题、新的核心概念的学者也很少。我们也不断提出新的概念,但没有形成稳定的概念并作出学理论证。

  史:如同我们不断地抛石头,但没有建成一个稳定的城堡?

  王:是的,当然这也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建设性工作,与二十年前比,我们现在收到的稿子有了很大很大的变化,它面对现实的解释力,它和世界接轨的程度和之前确实差别很大。还有一个就是我觉得,我们能够和国外的一流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直接对话的学者和学术平台相对少。我觉得我们现在研究的大多是翻译过来的东西,然后慢慢消化它。这样实际上在理论上不止慢半拍,是慢一拍,甚至两拍。因为现在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我们面对的很多问题都是全人类共同面对的,包括我们现在面对的语境都是共同的语境,包括我们的艺术,现在很多电影都是在全球同时上映的。当人家是用这个理论来阐释它,而你是用十年前的理论来阐释,这样的对话是困难的。所以我们需要一批外语很好,对西方的文艺动态又十分了解的,能够跟西方学者就最新的文化现象、美学问题,比如说最新的时尚等问题进行讨论的学者。我们现在还需要在世界的马克思主义美学的格局中发出自己的声音,现在世界已经是地球村了,我们对信息是同步接收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学者就需要有这种直接对话的能力。我们原先是习惯用黑格尔的理论,朱光潜翻译过来已经是20世纪80年代了,黑格尔已经死了多少年,我们才开始用。我觉得这个能力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美学能不能对当代问题进行讨论,这事关学术创新。我们中国能不能实现真正意义的学术创新和真正的中国化,因为中国化一定和别人有不同的东西,但是你表达不出来,你不能用当代的学术语言表达出来。包括我自己也是,我有很多想法和思想,也写了一些论文,但是和西方学者交流起来还是有语言障碍。不能够很好很迅速地交流,所以他们看我们的东西就有雾里看花的印象。

作者简介

姓名:王杰/史晓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