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美学
无器官身体:论德勒兹身体美学的生成
2020年06月15日 18:13 来源:《文艺争鸣》 作者:李震/钟芝红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Body with Organ:The Generation of Deleuze's Body Aesthetics

  作者简介:李震,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钟芝红,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

  原发信息:《文艺争鸣》(长春)2019年第20194期 第98-109页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7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作为中国民间美学关键词的‘热闹’研究”(项目编号:17BZW065)的阶段性成果。

 

  

  一、无器官身体的提出

  身体美学缘起于身体哲学。传统上西方哲学的历史就是身体被轻视与敌视的历史,例如,柏拉图在《斐多篇》记录苏格拉底的死亡,苏格拉底认为死亡不过是身体的死亡。柏拉图以后,西方身体哲学均不同程度地侧重于放逐身体,因而身体的地位是轻微的。到了近代欧洲思想时期,身体稍微摆脱了以往被束缚的地位,但仍未得到充分重视。法国近代哲学家笛卡尔对形而上学体系的转变从讨论纯粹意识现象开始。笛卡尔宣称“我思故我在”,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思维的重要性,而身体始终是被流放的。笛卡尔对心灵和身体之间的界线存在含混,一方面他认为身体与精神一样平等,另一方面他又认为身体是次心灵出现的。事实上,笛卡尔最终是坚持身心二元论的。从笛卡尔之后,无论是康德的主体之说,还是到传统哲学体系最后一位集大成者黑格尔的“绝对理念”,可以说,身体始终都未形成独立性的自觉。

  身体地位的正式转变出现在后期现代哲学。在该阶段,柏格森试图打破身心二元论的局限,承认身体的地位。柏格森的生命哲学影响了现代身体思想。梅洛—庞蒂建构起身体的知觉现象学,身体已经出现具体肉身的端倪,而非完全的笛卡尔式的意识身体了。直到继承着尼采身体主体传统的福柯、德勒兹的身体思想的出现,身体才真正从现象学的意识性进入到了后结构主义的“纯粹身体”的阶段。福柯与德勒兹都认为身体是生物的、欲望的身体,其中福柯将身体视为权力/知识游戏的结果,身体是社会的记录平面,他探讨的不是疯癫身体的特征,而是返回身体的起点,寻找疯癫的成因。德勒兹与福柯有相似的理论渊源,但实际操作大相径庭。德勒兹将身体视为“无器官的身体”,身体不再需要器官与器官的黏滞,它摆脱了有机体的束缚,表现为各个领域自由发生的身体状态。德勒兹的理念,突破了西方美学轻视身体的一面,是从形而上学主体到身体主体的一次较为明显的转变。在德勒兹之前,赞美身体的声音已然层出不穷,但德勒兹不仅将身体与生物身体联系在一起,更将身体以“主动者”的姿态融入政治、艺术等领域,身体被抬升到一个更为重要的层面。

  “无器官身体”(body without organs,简称BWO),法语原文为corps sans organes,是德勒兹与加塔里独创的哲学术语,也是德勒兹思想中的核心术语和最难捉摸的概念之一。①德勒兹的身体美学向来被看作是一种特别的美学论述,而无器官身体占据着德勒兹身体美学的核心地位。在德勒兹那里,身体是生成的、流动的、永不停息的,这勾勒出无器官身体的特征。

  追溯其源起,德勒兹最早于《意义的逻辑》一书中提出“无器官身体”的概念。首先,德勒兹认为,身体没有“表层”现象与“高层”现象之分,它向往“深层”,即身体是纯粹的深度的运动。其次,在德勒兹与加塔里合作的两本哲学著作《反俄狄浦斯》和《千高原》中,“无器官身体”概念得到了进一步的阐释。在《反俄狄浦斯》中,德勒兹与加塔里主要探讨了“欲望”问题,他们认为,欲望机器是自由流动的,不受制于匮乏,随时可以开始或中断,因此精神分析一开始就走了错误的道路;在《千高原》提到,无器官的身体是卵、是欲望和生成强度。再次,德勒兹还完成了从哲学层面到美学层面的概念考察,在《弗朗西斯·培根:感觉的逻辑》一书中,“无器官身体”被用来解释弗朗西斯·培根的绘画。培根的绘画抛离了古典绘画具象、优美的特征,它是后现代的、抽象的,甚至展示了疯癫、扭曲的视觉维度——这正是身体的本质。在《批评与临床》一书中,无器官身体被用来解释“少数文学”的生成与语言的实验性。少数不是指数量上的多寡,它始终处于积极逃逸的形成路径,产生的是尚未陈旧的文学形式。少数文学是一种类似于用外语写成的文学,它寻求创造性而非认同性,“一旦一个词语变成了表达性的词语,而不是创造性的词语,它就变成了多数主义的认同。”②这也是无器官身体的要义:身体始终是创造性的,它不是陈规与教条。最后,“无器官身体”也是无政府主义化的身体。③德勒兹积极投身于法国学生运动及文化政治变革的思潮,在尼采的身体哲学与法国先锋戏剧作品中的身体权力思想的影响下,德勒兹将无器官身体作为从社会现实原则的约束中逃逸出来、体现着极端自由程度的概念。

  什么是“无器官身体”?德勒兹是一个创造古怪、晦涩、玄奥的概念的哲学家,在他的著作中散落着多处对无器官身体的不同论述。在这里需要辨别“无”(without)的意义。关于“无”的解释有两种:其一,被忽略的或消失的;其二,不存在或不曾存在。根据德勒兹的论述,无器官身体不是指不存在具体可见的器官,而是指身体不再依赖于器官/有机体的束缚,身体是一个自由的事件,是无机体的身体,它要摆脱传统观念的制约。因此,“无”对应的是第一种解释,即为了纯粹的身体,器官将刻意消失于身体。身体依然是有器官的,只不过在这里,身体不再由生理学意义上的器官构成,它更近似于哲学和美学意义上的比喻性的名词。

  德勒兹所谓的无器官身体,在字面意义上不是指没有器官的身体,它不与器官对立,而是与器官所形成的组织结构相对立,因为英文“organ”既有“器官”的意思,也有“机构、组织”之意。确切地说,无器官身体指的是一种无固定组织的身体,“即一种从它的被社会地连接起来、规范化、符号化和主观化了的状态中逃离出来的躯体,一种拆散了的、分解了的、非地域化的,故而能够以一种新的方式重建的躯体”,④同时也是指活生生的、富于生命躁动的、自由的、充满积极欲望的与生成适当强度的身体。它包含三层内涵:第一,无器官身体是自由的身体。根据尼采对身体的定义,身体是力与力交叉的情况下偶然形成的,因而身体的形成是自由的。身体面对的对象是自己,它不再是以往历史中需要受规训的那部分,不再被灵魂轻视,身体首先是一个纯粹的本体。第二,无器官身体是充满积极的欲望的身体。德勒兹认为,欲望在本质上是积极的,它摆脱了以往匮乏的一面,欲望是可以通过生产达到充盈的。为此,德勒兹还创造了“欲望机器”的术语来解释身体如何通过在其之上的操作实现无器官身体。此外,德勒兹还认为,欲望到达一定极点后就产生“精神分裂症”,这不是医学术语上的分裂,而是纯粹、自由的状态——这就是无器官身体的成熟状态。第三,无器官身体是生成适当强度的身体。我们认为,无器官身体是指身体去机体化的过程,也就是从有机体到无机体的过程。从有机体到无机体,并不是说身体“失去了器官”,而是身体不再需要具体器官的约束。它是自由流动的身体,也是在适当的强度的贯穿之下不断生成的不受约束的有生气的身体。

  需要明确的是,“无器官身体”并非德勒兹首创,它来自于法国先锋戏剧大师安托南·阿尔托(Antonin Artaud)的说法。阿尔托提到:“身体/它是独一的/而且不需要器官/身体永远也不是一个有机组织/有机组织是身体的敌人。”⑤在阿尔托那里,无器官身体指逃脱组织的身体状态,是无机体。德勒兹援引阿尔托的话论证无器官身体,并将其转化成自己身体美学中的主题。可以看到,无器官身体,并不是没有器官的身体,而是根据强度生成的自由的身体。无器官身体反对的不是人的“具体的器官”,而是“成为有机体的器官”。无器官身体不是一个有机体,更进一步说,去除有机体并不意味着拒绝它的一切器官,而是我们的身体应从开放的视角来观察,通过一定的强度来无视器官之间的有机联系,身体就会形成一个无机体。身体的去机体化过程,正是强度贯穿的过程。德勒兹引述了阿尔托的作品《弃绝上帝的审判》(To Have Done with the Judgement of God),其中的罗马皇帝埃拉伽巴路斯(Elagabalus)积极地对抗权力,他创造了自己的生存方式,也就为自己创造了某种意义上的无器官身体。在这当中,对抗的行为构成了作为某种强度的身体,从而力图挣脱权力的束缚。正是在这个维度上,无器官身体预示着走向一种自由的身体感知乃至身体美学的逻辑。

  因此,无器官身体可以被解释为自由、欲望与强度的身体,是不需要组织化、规范化的身体,因而也可以被视为审美自由意义上的身体。了解了以上意义,也就为更深入认识无器官身体的内涵提供了条件。

作者简介

姓名:李震/钟芝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