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从福柯的"笛卡尔时刻"到笛卡尔的"作为伦理的方法"    ——以笛卡尔的《谈谈方法》为例试析两种“方法”
2017年01月05日 09:01 来源:《浙江社会科学》 作者:王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From Foucault's “Cartesian Moment” to Descartes' “the Method as a Way of Ethics”: On the Two Kinds of Method in Descartes' Discourse on Method

  作者简介:王辉,哲学博士,陕西师范大学政治经济学院讲师,西安 710119

  原发信息:《浙江社会科学》(杭州)2016年第20168期 第106-114页

  内容提要:晚期福柯认为“关心自己”是“认识你自己”的基础,从而把笛卡尔设定为从中世纪“沉思”到现代“方法”的返身性转变之关键点。福柯认为“笛卡尔时刻”开启了现代性,“笛卡尔方法”压制了传统的精神性和“关心自己”,使哲学和精神性的关联发生断裂,使理性方法成为现代主宰。然而笛卡尔思想中还有另一种方法,即“作为预备的道德规则”,它要求我们首先建立一种生活习惯,并把它作为生活的第一原则。阿多挖掘了笛卡尔思想中的精神性训练的脉络,把笛卡尔视为古典时期精神性训练的传人。借助福柯的伦理风骨思想和阿多的精神性训练思想,《谈谈方法》中“作为预备的道德规则”可以视为一种“笛卡尔的伦理方法”,它是“笛卡尔(理性)方法”能够完成的预备和前提。

  关键词:笛卡尔时刻/笛卡尔方法/精神性/伦理/作为预备的道德

  标题注释:本研究受到陕西师范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16SZYD19)的资助。

 

  一、“笛卡尔时刻”、三种返身及“笛卡尔方法”

  福柯在其晚期法兰西学院的讲座《主体解释学》中,提到西方哲学史上有关心自己和认识自己的区别。他反对通常认为的德尔菲神庙上的箴言“认识你自己”(gnothi seauton)的核心和哲学史奠基地位,认为“认识你自己”必须以“关心自己”(epimeleia heauton)为前提。①即一个人必须首先关注和关心自己,然后才开始认识自己,福柯认为这是贯穿希腊罗马的普遍文化现象。在古希腊思想中,关心自己和进入真理、自我治理和治理他人都是相关联的。如何进入真理的哲学追问和为了进入真理而改变自我的实践活动,并没有被分割开来。福柯说,在古典时期的自我修习工夫(askēsis)中,如果主体不能首先关注自身(关心他自己),则他就无法获得知识和真理。因此,主体必须首先通过各种修身工夫使自身纯洁化,例如通过沉思工夫来纯洁灵魂等等。斯多葛派哲学认为,主体应该首先通过修习工夫,而建立自我对自身的治理(autonomization),并且主体必须在这种与世界知识的复杂关系中保有自我的自足;一旦自我的自足性得到保障,那么自我就能真正认识世界本然的秩序。基督教时期的修行实践也有类同之处,为了获得神圣的真理,主体就必须得付出相应的代价。没有艰苦的修习工夫,便无法获得神圣的真理。直到十六世纪,修习的自我管理和获得真理之间依然是如此联系在一起的。

  然而,从笛卡尔开始直到康德哲学,启蒙哲学家们用认知主体取代了古典时期的实践主体,从而切断了以修习工夫为代表的自我管理和真理之进入与获取之间的关联。笛卡尔说,“我或者任何主体,只要他能看到自明之物,就足以使他获得真理。”至此,明见性取代了自我修习工夫(askēsis)。我们不再需要通过苦修来获取真理,理性的运用都变成如何首先获得清楚明白的明见性,而非构建一种修养实践的工夫论:在笛卡尔之前,一个人如果是不纯洁和不道德的,就无法赢获真理;而笛卡尔之后,我们的认识主体不再是苦修的(nonascetic subject of knowledge)。这一改变把人从修习工夫中解放出来,认识论获得了空前的高度,使现代性成为可能。这就是福柯称之为我们的历史本体论中的“笛卡尔时刻”。②福柯认为,正是笛卡尔的思想导致了认识真理和修身实践的破裂。笛卡尔的改变,直接影响了斯宾诺莎、莱布尼茨、休谟和康德对如何处理伦理主体和知识主体之关系的探讨。以至于学者普遍认为这一结果最终导致了制宪会议(Assemblée Constituatnte)和随后的法国大革命。③笛卡尔时刻昭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