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必然与自由范畴在近代西方哲学中的演进
2017年01月09日 15:17 来源:《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作者:张传开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evolution of the categories of necessity and freedom inmodern western philosophy ZHANG Chuan-kai (Dept.of Pol.,ANU,Wuhu 241000,China)

  内容提要:经验论强调认识的受动性,夸大了必然,否认了自由;唯理论则夸大了理智的能动作用,并在不同程度上承认意志自由,也没能解决好必然与自由的关系。德国古典哲学视必然与自由为最高范畴,并揭示了必然与自由的辩证关系。但以黑格尔为代表的德国古典哲学家,站在思辨唯心主义立场上,也没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费尔巴哈在唯物主义的立场上阐述了必然与自由范畴,但它既缺乏认识论的高度,更没有把广阔的历史领域放在视野之内,因而他只能达到旧唯物主义所能达到的高度。只有马克思主义哲学,才真正科学地阐明了必然与自由范畴。

  Empiricism cmphasized the passivity of cognition,exaggerated the necessity and denied freedom; Rationalismexaggerated the activity of reason,admitted the freedom ofwill to some degree,it hasn't dealt with the relation betweennecessity and freedom,either.Classical German philosophyregarded necessity and freedom as the highest categories,revealing the dialectical relation between necessity andfreedom.But Classical German philosophers represented by G.W.F.Hegel were all on the standpoint of dialectical idealism,they couldn't actually resolve this issue.L.A.Feuerbachexpounded the categories of necessity and freedom on thematerialistic standpoint,but he not only lacked the height ofepistemology,but also kept the vast history out of his sight,so he could only reach the limited height of the oldmaterialism.Only Marxist philosophy could truly andscientifically expound the categories of necessity and freedom

  关键词:必然/自由/经验论/唯理论/德国古典哲学/necessity/freedom/empiricism/ rationalism/Classical Germanphilosophy

 

  一

  在近代西方哲学中,对必然与自由范畴的研究,是从弗兰西斯·培根开始的,他认为“要命令自然就必须服从自然”[1](P345), 主张从知识中获取支配自然的力量,并提出了“知识就是力量”的名言。培根认为,认识自然主要是认识规定事物简单性质的本质和规律。他说:“由于形式的发现,我们就可以在思想上得到真理而在行动上得到自由。”[1](P347)很显然,培根已经意识到了自由在于认识和利用必然, 并包含有对事物的本质和规律的认识与改造自然的关系的合理猜测。

  霍布斯继承了培根的唯物主义决定论,认为无论自然现象或个人行为都受必然性支配。他否定在人之中有称为“意志”的任何力量,并宣称:根本不存在自由的意志,自由只在于“在他做愿意、期望、或者倾向于做的事情时,没有发现障碍。”[2](P41)这里的“障碍”,他认为既有来自外部世界的,也有来自行动者本身的。一个人在做某种事情时,如果这两种障碍都不存在,人就是自由的。显然,霍布斯所说的没有任何障碍的自由是不存在的。在他那里,必然和自由是互相排斥的。

  洛克也认为,人的意志是受必然所支配的。他说:“我们如果能说他是自由的,那就使必然和自由合而为一,而且人亦可以在同时又是自由的,又是束缚的了。”[3](P217)在洛克心目中, 必然和自由也是相互排斥的。那种无思想、无意欲的存在物,在任何方面,都是受必然性支配的,不是一个自由的主体。人尽管有思想,有意欲,有意志,但没有能力阻止那种运动和事件发生,因此,人是不自由的。但从另一方面看,也可以说人是自由的:“所谓自由观念就是,一个主因有一种能力来按照自己心理的决定或思想,实现或停顿一种特殊那样一个动作。”[3](P208)这就是说,自由是一种按照自己的选择, 执行或不执行的能力。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是自由的,超出这个范围就不自由了。很显然,洛克承认人有自由,而不承认意志是自由的,就是为了解决承认必然性,又承认自由所造成的矛盾。但他并没有解决这个矛盾。不过,他也有一些关于必然与自由的闪光思想。他认为,“由我们自己的判断来决定,并不是对自由加了限制”[3](P233),一个人自由地做傻事, 并不是真正自由的人,相反,人的行为受理性束缚,受考察、判断的限制,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这就是说,自由不是随心所欲的意志自由,而是在能力范围内的对一定必然行动的选择。他还认为,“我们如果受了必然性的支配,来恒常地追求这种幸福,则这种必然性愈大,那我们便愈为自由。”[3](P235)在这里,洛克把必然和自由联系起来了, 看到了必然和自由的相容性,从而深化了对必然与自由的认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