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知性的由来和发展
2017年01月06日 15:21 来源:《社会科学动态》 作者:李国昌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迄今为止,所有的哲学教科书都认为,认识即是感性认识、理性认识,而没有知性。事实是知性认识作为认识辩证发展的一环节不但客观存在,而且在哲学史上源远流长。

  第一个提出知性概念,并加以论述的是古希腊唯心主义哲学家柏拉图。他认为知性主要是关于数学知识,是以可见世界的实际事物作理念的影象,是“由假定出发进行研究”而达到结论。如在数学、几何学的演算解证中,人们须画出各种可见的图形,凭借已知的数量关系在算本上演题,但解证中求得的并不是画在本上的这个或那个特殊图形,而是以所画的图形为凭借,求得数学、几何学的一般定理。

  按照柏拉图的观点,相应于想象、常识、科学和数学、哲学四种知识,人也具有想象、信念、知性和理性四种心理状态和认识能力。前两者以可见世界为对象,是“意见”(感性知识);后两者以可知世界(理念世界)为对象,是“真理”,也即理性知识。而知性对应数学知识,由此我想到人类哲学产生之初,毕泰戈拉学派的哲学格言,“什么是最智慧的?——数”,思维首先是知性思维,而知性思维又首先表现在“数”的思考上,这是合乎逻辑的;也是我们哲学史上第一次抽象的考察世界(数,不是我们感性能够把握的)。但柏拉图的知识论却是西欧最早的唯心主义先验论,认为知识不过是在“回忆”本来已有的理念。理念是最真实的,事物不过是理念的摹本。而知性在于认识理念,所以它以可见世界的实际事物作理念的影像,言语中饱含对感性的“蔑视”。

  知性在亚里士多德那里指称“被动理性”(他将整个认识为感性、被动理性、主动理性),他认为被动理性是与感性知觉相关联的理性,它赋有处理感性材料的职能。“根据通常的见解,没有任何事物脱离和外在于感性的和有形的物体而存在,因此,思维的对象是在可感形式之中的……所以,没有感觉,就不能认知或理解任何东西”(《论灵魂》432[a3-4]), 那么他认为被动理性(知性认识)象知觉一样也是一个过程,“灵魂在这个过程中受到可思维东西的作用”(《古希腊罗马哲学》第281页)是不能感知的, 却接纳对象的“形式”(指事物的结构、比例或本质),而认为把灵魂称为“形式的所在地”是很好的想法,不过:(1)须是思维着的灵魂;(2)灵魂之为形式,只是潜在的。由潜在到现实还需要现实的思维。这里我们注意到亚里士多德的进步:(1)凸现了知性思维不可脱离感性,而以感性为基础的理论。(2)强调“过程”,知性认识与感性认识一样是一个过程。

  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就是从个别到一般的认识,他认为这是归纳的过程,“除了借归纳法以外,我们不可能进一步掌握普遍,而那些没有感官知觉的人是不可能运用归纳法的”(《分析后篇》81[b-57])。

  另外,亚里士多德以为思维的直接对象是表象,因为,“当理智认知事物时,必然伴随着表象,没有表象灵魂就无法思维”(《论灵魂》432[a8],431[b17])。表象是感性认识的最后一环节, 那么感性上升到知性,具体说来就是直接反思表象的结果,经过“抽象”(可理解为是对表象的综合,提取工作),形成认识。“认识的各种实在性能够与它们的质料(构成了一个物体而本身继续存在着的东西)分开这个限度来说,心灵的各种能力情形也是如此,在不牵涉到质料的东西方面,思维和被思维者是同一的”(《古希腊罗马哲学》第284页)。 这里道出了亚里士多德的一个重要思想:(1 )知性认识是抛开质料对事物形式的认识,也就是扬弃感性,把握事物本质、数学知识(结构、比例)的认识。(2 )认识形式时思维者与被思维者是同一的——思维(知性标志着认识进入思维状态,而形式也只有在思维里被把握)。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