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谢利民:何种“自然”? ——胡塞尔与海德格尔存在之辩的一种解读视角
2018年09月29日 11:23 来源:《世界哲学》 作者:谢利民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What Kind of “Nature”? A Perspective of the Debate on Being between Husserl and Heidegger

  作者简介:谢利民,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

  原发信息:《世界哲学》(京)2018年第20183期

  内容提要:海德格尔的生存论分析自始就受到作为其目标的存在本身的规定,从而突破了意向性的综合同一性结构。他反对胡塞尔对“自然”的自然主义式的现代理解,相反,他从古希腊的 获得一种原初的自然概念,并以之规定存在本身,于是存在就被揭示为那种从自身而来、向着自身行进的它自身的不在场化的在场化,即自行遮蔽着的解蔽。然而,胡塞尔同样以自己的方式触及了存在问题,他的“自然的世界概念”或“生活世界”作为无限视域,使个别事物被给予的同时却不给予自身,或者说以自身不被给予性使具体对象被给予,因此也具有一种自行遮蔽着的解蔽的特征。

  关键词:存在/“自然”/解蔽/遮蔽/世界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7年重庆市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当代现象学的形而上学转向研究”(项目编号:2017PY03)的阶段性成果。

 

  胡塞尔与海德格尔的现象学之争是由后者挑起的,论争的症结也在于他把实事指定为存在,从而把现象学引向了一条与创始人初衷相悖的道路。胡塞尔虽然也使用“存在”一词,但是对它的理解与海德格尔截然不同,这也导致他对海德格尔哲学的回应未中症结。真正有效的争辩需要语言相通,因此不能拘泥于言辞字面,而应该解开术语对概念本身的束缚以把握概念的内涵,由此辨析双方的观点及相互关系。海德格尔一再从古希腊的自然( )来规定存在概念,并由此赋予“自然的世界概念”以存在学的含义;胡塞尔同样使用了“自然的世界概念”,并把它发展为“生活世界”,从中可以引申出一种非对象性意义的存在概念。这一事实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即以“自然”为纽带把二者连接到一种语言相通的存在之辩中。以此解读方式我们将会发现,胡塞尔与海德格尔之间的距离既没有他们共享的现象学之名所指示得那么近,但也绝没有“意识”与“存在”之对立所暗示得那么远。

  一、“改编”还是超越?

  胡塞尔与海德格尔的关系问题,不仅因为涉及现象学的创始人与最重要的革新者而成为现象学史研究上绕不开的话题,而且因为直接决定着现象学的实事本身及追问路径而成为每一个试图重启现象学之思的人都不得不面对的难题。①这一难题就其核心要点而言,应该更恰当地表述为海德格尔与胡塞尔的关系问题,具体而言:海德格尔是否超载了胡塞尔及在何种意义上可言超越?如果这一超越属实,那它如何影响现象学的目标与道路?那个曾经困扰海德格尔的问题迫向了现象学自身,即“依据现象学原理,那种必须作为‘实事本身’被体验到的东西,是从何处并且如何被确定的?它是意识和意识的对象性呢,还是在无蔽与遮蔽中的存在者之存在?”(海德格尔,1999b:94)

  对此问题,哲学家与哲学史家们向来莫衷一是。亲身参与或至少见证过胡塞尔的现象学开创工作的第二代现象学家,大多都对那些奠基之思,怀抱某种“宽容”的态度。梅洛—庞蒂显然对海德格尔的“超越”并不买账,他甚至认为“整部《存在与时间》都是在发布胡塞尔的指示”,具体而言就是对胡塞尔后期的首要课题:自然的世界概念(natürlichen Weltbegriff)和生活世界(Lebenswelt)的一种解释(cf.Merleau-Ponty,1978:I)。在列维纳斯看来,《存在与时间》等海德格尔早期著作严格遵循了胡塞尔的现象学方法,只是把这种方法从认知领域挪用到了生命领域,从而极大扩展和深化了现象学的研究范围,所以它最终“代表着胡塞尔现象学的实现与成熟”(Cohen,1986:15-16)。与之相反,远离“事发现场”甚至完全处于海德格尔哲学覆盖圈内的后世学者则更多地受后者的自身理解的引导,倾向于立足海德格尔的存在学立场与术语,对他的现象学批判的合法性抱以默认乃至赞许。(参见方向红,2014:261)

  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把海德格尔与胡塞尔的关系以及现象学的意义问题导向了两个对立的方向:如果海德格尔只是严格依照胡塞尔的现象学方法展开对特定主题或领域(“生活世界”或“生命”)的研究,那么他的存在学就被降格为了胡塞尔现象学的整体框架中的某种区域性现象学,现象学的实事与方法也因此严格保持在胡塞尔划定的界限内;如果海德格尔的存在学确实超越了胡塞尔的现象学,而“存在学只有作为现象学才是可能的”(海德格尔,1999a:42),那么现象学的实事必然经受了根本性的革新,现象学不再是关于意识及其对象性的科学,相反,“就其实事而论(sachhaltig),现象学是存在者的存在的科学”(海德格尔,1999a:44)。这两个对立的解读方向似乎构成了一道非此即彼的选择题,学界大多数的解释者确实也都在此题范围内做选择。然而其实这两个方向都受到了胡塞尔本人的先行拒斥。在认真研读《存在与时间》之后,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我终于发现,我无法把这部作品纳入我的现象学框架之中……”(Husserl,1994a:254)这一判断如此绝然无疑,以至于“胡塞尔一有机会便会强调他的观点与海德格尔观点的不可调和性。想要将它们综合在一起的尝试必定始终会失败,他这样告诫并且指出,有一些年轻人一再尝试这样做,却一再进入死胡同”(倪梁康,2016:70)。不可调和是因为海德格尔突破了胡塞尔为现象学设定的不恰当的限制吗?后者显然不会同意,在他看来,自己的教席继承人非但没有向实事更进一步,甚至根本“没有把握现象学还原方法的整个意义”(Husserl,1994a:237),由此反而退回到了一种人类学立场。然而众所周知,海德格尔的此在概念是严格地还原了人作为一种生物学分类的一切物理—心理规定的产物,它的“现象学剩余”只有“我去存在” (即“去存在”与“向来我属”两种性质)(参见海德格尔,1999a:49及以下)。胡塞尔这一判决确实也一直不被认可。如果胡塞尔现象学、后胡塞尔现象学与前现象学三个标签都贴不到海德格尔身上,那我们还怎能规定后者的现象学身份呢?

  另一个可能的选项仍然是胡塞尔提供的。在阅读《存在与时间》的过程中,他以随文批注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海德格尔论述此在依据其原始存在方式总已“在外”寓居于照面的存在者的地方,胡塞尔敏锐地辨识出了其与自己学说的隐秘关联:“然而这一切不经由我的意向性(起效),首先经验着的意向性的学说,如何得到澄清呢?这里所说的是我自己的学说,只是没有更深的论证罢了。”(Husserl,1994b:20)对于海德格尔的“理解”与“自身筹划”,胡塞尔也坚称这“就是意向性”(Husserl,1994b:45)。使胡塞尔产生这种联想的是此在的超越性与意识的意向性二者结构上惊人的相似性,这种相似性使他坚信,他的学生只是对自己的学说做了一种(非现象学的)“改编”:“海德格尔把对所有存在者与普全者区域以及整个世界区域的构造现象学阐明转换或者说颠倒为人类学的阐明;这整个问题就是改编,与自我相应的是此在等等。”(Husserl,1994b:13)且不论胡塞尔对海德格尔哲学“人类学”性质的判定是否正当,单凭此在的超越性与意识的意向性相似的关联结构,难道不足以识破海德格尔从人格自我的世界构造到此在的在世存在的“偷渡”吗?如果此说成立,那么海德格尔的存在学岂不就只是一种以新奇术语改头换面的超越论现象学,一种“拟胡塞尔现象学”?②

  然而此在的生存论建构并非《存在与时间》的结论,存在的意义问题才是其根本旨归。这个有待回答的问题的问之所问(Gefragtes)是存在,问之何所以问(Erfragtes)是存在的意义,后者是存在问题的真正意图与最终目标(参见海德格尔,1999a:6及以下)。发问需要来自问之何所以问的事先引导,才能获得追寻的方向。而此在作为发问者总是已经与所问的存在问题本身有一种关联,即对存在的某种先行领会,因此作为此在的存在者才成为在存在问题中被问及的东西(Befragtes)。也就是说,此在的存在领会是存在问题的引导,而“对存在的领会本身就是此在的存在的规定”(海德格尔,1999a:14),所以此在的存在学分析只是存在问题的引线(Leitfaden)或桥梁,其通向的最终目标是存在本身。这一点通过海德格尔后来在《哲学论稿》中对《存在与时间》的一个判断得到了印证。在这一关于“本有”的文本中,他把关于存在者的存在的问题称为“主导问题”,把关于存有之本现的问题称为“基础问题”,而《存在与时间》具有二者之间的过渡性质:“《存在与时间》就是为这种过渡的准备效力的,亦即说,它真正地已然置身于基础问题中了,而没有原初地纯粹从自身而来把这个基础问题展现出来。”(海德格尔,2012:89)这种过渡特征使它不可避免地具有了一种两可性(参见海德格尔,2012:75),这也是造成胡塞尔“人类学”误解的原因。

  问题是,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并未明确区分存在者的存在与存在本身,反而一再强调“存在总是某种存在者的存在”(海德格尔,1999a:11),并追问:“我们应当从哪种存在者摄取存在的意义?”(海德格尔,1999a:8)③作为发问之所由与所向,此在难道没有通过使存在问题得以可能恰恰耽误了对存在问题的回答?海德格尔对“耽误存在问题”的存在学历史的解构,岂不还治其人之身?实情确实如此,但又有所不同。在《存在与时间》总结性的最后一节中,存在者的存在与存在本身的差异仍然不可避免且明确无疑地暴露了出来:“此在的存在建构的提出仍只是一条道路;目标是解答存在一般(überhaupt)问题”(海德格尔,1999a:492),存在者的存在“只是存在学问题讨论的出发点,而不是哲学可借以安然高枕的东西”(海德格尔,1999a:493)。整部《存在与时间》都是这样一条道路,而目标作为有待思的东西仍在道路的尽头之外。④

  一条没有通达目标的道路,还具有由那个未完成的目标所决定的独特价值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实事决定了面向实事的方法,目标决定了通达目标的道路。道路对目标的错失会在道路的关节点中以某种方式预先显示出来,作为路标使之区别于其他目标不同的道路。与胡塞尔强调认知主体与周围事物的意向相关性不同,海德格尔关注此在对存在的先行敞开性。主导意向性与敞开性的“存在”概念有着本质的区别:意向性存在是被意指之物与被给予之物在全适性中的同一,这显然还属于传统的符合论真理观与存在观;相反,此在对之敞开的存在则仅仅被理解为“揭示着的存在”(海德格尔,1999a:251),换言之,存在就是揭示活动本身,它并不受任何意向要求的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揭示着的存在本身恰恰有可能遮蔽自身。在《存在与时间》中谈论此在在拟定存在问题时具有优先性的地方,海德格尔做了一个注释:“容易引起误解。此在是范例性的,因为它把对游戏的参与(Bei-spiel)带人回声的游戏中,这种参与本身在其此之在的本质中(合乎存在的真理)传递着存在本身,并与之嬉戏。”(Heidegger,1977:9)此在的范例性源于它对存在本身的游戏的参与,而不是相反;存在从自身而来在此之在中嬉戏着,这决定了此在对存在的敞开性,因此从此在的敞开性中恰恰可以发现存在本身的遮蔽状态。存在自身遮蔽着,但正是存在的这种遮蔽状态本身的显现,把发乎此在的存在追问置于关于存在之自身显现的“基础问题”之中。

作者简介

姓名:谢利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