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方向红:试论海德格尔元存在论概念的出现及其意义
2018年12月21日 10:44 来源:《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方向红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On the Emergence of Heidegger’s Concept of “Metontologie” and Its Significance

 

  作者简介:方向红,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广州 510275

  原发信息:《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81期

  内容提要:元存在论(Metontologie),是对基础存在论的翻转,与后者一起构成完整的形而上学。元存在论的主题是存在者整体。存在者整体具有两个方面的引导功能:一方面引导海德格尔将无从世界或存在者整体上剥离出来并与存在等同,引导他第一次提出“存在论差异”问题并对其作出明确规定,引导他对自由作出新的理解;另一方面引导他认识到形而上学的这两个维度之间彼此不能相容、无法统一的特点,从而引发他为期十年的形而上学探索以及此后近四十年的克服形而上学的努力。

  “Metontologie”(Metontology),a reversal of fundamental ontology,constitutes a complete metaphysics with the latter.The theme of metontology is “das Seiende im Ganze” (i.e.,the Being in the whole),which functions as a guidance in two respects.First of all,it leads Heidegger to separate the nothingness from the world or the being in the whole and to identify it with the Being,to put forward the expression of “the ontological difference” for the first time and make a clear definition of it,and to carry out a new understanding of freedom.Secondly,it leads him to recognize the incompatibility between the two dimensions of metaphysics and,therefore,to trigger his ten years' exploration of metaphysics and nearly forty years' effort to overcome metaphysics.

  关键词:海德格尔/元存在论/存在者整体/形而上学/Martin Heidegger/metontology/the Being in the whole/metaphysics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现象学运动研究”(项目编号:13AZX015)。

 

  显而易见,Metontologie,应该是meta-(后—)与Ontologie(存在论)的合成写法。对于这一概念,国内学术界几乎不加关注。据笔者的阅读,仔细讨论过这一概念的文字仅见于一本著作中,在那里,这个概念被译为“后存在论”①。在下文中,笔者将这一概念汉译为“元存在论”并给出学理上的证明。“元存在论”作为一个正式的概念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现在海德格尔1928年夏季的马堡讲座中,该讲座在1978年以Metaphysische Anfangsgruende der Logik im Ausgang von Leibniz(《从莱布尼茨出发的逻辑学的形而上学始基》)(以下简称《逻辑学》)为题出版。②

  根据学者们的考证以及笔者的有限阅读,“元存在论”概念在本次讲座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本文认为,重提这一概念,不仅可以纠正我们长期以来几乎一边倒的对海德格尔存在论乃至形而上学概念的片面理解,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让我们有可能还原海德格尔的学术思路,再现被海德格尔本人有意或无意模糊起来的思考道路上的路标,廓清其早期思想中的迷误,更加完整、准确地理解海德格尔思想的演变过程。

  我们首先来梳理一下海德格尔在《逻辑学》讲座中关于“元存在论”的考量。在讲座中,“元存在论”第一次随着此在的空间性特征而出现:

  此在的实际性分散的另一种本质可能性便是它的空间性。此在分散于空间中的现象表现在例如这样的情况中,即所有的语言首先都是通过空间含义而得到规定的。这一现象只有在空间的形而上学问题被提出来的时候才能得到澄清,而这一形而上学问题只有在走完时间性问题之后才能映入眼帘(极端的:空间性的元存在论,参见附录)。③

  可是,空间性与元存在论是什么关系?空间性的元存在论是什么意思?这些问题作者都语焉未详,悉数交付附录。

  附录的标题虽然是“Kennzeichnung der Idee und Funktion einer Fundamental-ontologie”(“观念的标明与基础存在论的功能”),但作者确实不负众望,花了较长的篇幅来讨论元存在论,主要有以下几个观点: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基础存在论中,存在的出现以及存在与存在者之间的区分都依赖于此在对存在的领会,而这预设了此在实际上已经生存着,更进一步地,对作为人的此在的预设同时也预设了自然的现成在手状态(Vorhandensein)。这意味着,对存在的领会以存在者的可能的总体性存在(eine von Seiendem)为前提。④对这一前提本身的讨论就是元存在论。

  其次,将基础存在论普遍化并推向极端,必定会引起基础存在论的翻转,从而走向元存在论。在附录中,海德格尔多次提到“极端的”(radikal)、“极端化”(Radikalisierung)、“普遍化”(Universalisierung)等术语,如:“极端的存在论问题域”,“对基础存在论的极端化”,“对形而上学基本问题的极端化和普遍化”,“存在论”的“极端化和普遍化运动”,等等⑤,并把这些术语与基础存在论的“转向”(Kehre)和元存在论的出现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可对于其中的发生机制在附录中并没有给出详细说明。

  幸好我们在本书的第二部分“根据问题”中找到了对“极端化”和“普遍化”的细致说明。⑥海德格尔在那里从此在的向来我属性谈到“我”与“你”的普遍性的共同点即“为己之故”的“自身性”,而此在正是在这种“为己之故”而展开的各种选择的可能性之中表明自己的自由性质并超越自身、他人和周遭世界的,可这里的选择难道不是此在在他人和其他存在者之中并与他们一起做出的选择?这里的超越不正是恰恰以此在、他人的实存以及那些非此在式的存在者的现成在手状态为前提的超越?

  对这一不可避免需要回溯并加以预设的前提及其问题域的探讨就是元存在论⑦,它的主题是“存在者整体”:

  从这里必然产生出一个本己的问题域,这一领域现在让存在者整体成为主题。这种新的提问方式位于存在论本身的本质之中并且从它的翻转、从它的 (形变)中产生出来。这样的问题域,我把它描述为Metontologie(元存在论)。⑧

  最后,为了防止发生误解,海德格尔强调⑨,实证科学把存在者当作自己的研究主题,但我们不能因此在一般科学的意义上把元存在论视为各个不同学科关于存在者的研究成果的总和,更不能视为从这个总和中制作出的世界图像并从中抽绎出的某种世界观、人生观。

作者简介

姓名:方向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