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作为逻辑学家的柏拉图
2019年09月10日 09: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朱建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评价柏拉图在逻辑史上的地位是一件十分困难而复杂的事情。首先,人们会问我们能够在何种意义上谈论柏拉图的逻辑,在柏拉图之前有芝诺的辩证法和苏格拉底的定义、划分理论,在柏拉图之后有亚里士多德的三段论逻辑,而柏拉图本人的逻辑学说似乎是不清晰的。其次,虽然前苏格拉底哲学家对逻辑的理做了最基本的勘探,但总体上看,公元前4世纪雅典的理智活动还未被区分和得到清楚的表现,在“思想的丛林野莽中和荒芜的边疆上”,逻辑的路标还未竖立,因而在柏拉图所处的时代,产生逻辑的理智环境尚不够成熟。最后,尽管柏拉图的哲学对话录中不乏精妙的论证和对思想一致性的严格检验,但也充斥着大量诸神对话、滑稽反讽和近乎神秘主义的文字。一方面,柏拉图对思想的缜密性予以高度评价;另一方面,他对诗和宗教想象力的应用同样重视,这对一个严格遵循并习惯于逻辑分析方法的现代学者来说,无论如何都很不适应。

  理念论哲学助益逻辑学的诞生

  历史以这种方式展示出它无尽的丰富性和深刻性。我们在考察柏拉图的逻辑学说时,除需具备敏锐的观察力和进行细致的分析,还需要一种超逻辑语境的视野,用历史的情怀、恢弘的气度来实现一种分析意义上的“视域融合”。否则,对柏拉图逻辑思想的考察不是陷入一厢情愿的自说自话,就是因对上述诸不确定因素缺乏充分估计,而使得任何向着这一目标努力的企图早早就被扼杀在萌芽状态。可以这样说,对柏拉图这样一位哲学史上的特殊人物而言,他本人在逻辑方面的重要性一方面在于他做了什么,但更重要的是他为即将诞生的逻辑学带来了什么,而这正是我们应探讨的重点之所在。与亚里士多德相比,柏拉图“也许不喜欢形式逻辑有其为自己的目的的研究”,但他所创立的理念论哲学却使逻辑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柏拉图的逻辑思想鲜明地体现了他对所处时代哲学思想的批判性继承。早期对赫拉克利特观念的熟知,使他不相信任何为依据感觉经验的知识提供根据的企图;受埃利亚学派哲学的影响,柏拉图试图为知识和实在寻找一种永恒、不变的,只能根据智力加以理解的基础;在苏格拉底那里,他学到了使声称是真理的东西接受严格探讨和分析的需要,特别是苏格拉底追求一般术语,尤其是追求价值术语清楚贴切的定义,使柏拉图对道德和政治生活理想的本性和基础问题具有特殊的兴趣,进而帮助他建立起定义、划分、分类、范畴、谬误分析以及更为系统的谓述理论,并将辩证法的研究和应用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特别重要的是,柏拉图以对苏格拉底伦理学术语的讨论以及对绝对定义的探索为起点,最终建立起一种关于实在的无所不包的理论。在柏拉图看来,作为讲道德的行为者,人们需要正义的“相”和“善”来妥善处理自己的生活,而“相”的概念也为人们理解各种不同的实际推理提供了“完美性”的标准。

  柏拉图哲学蕴含丰富逻辑学内容

  柏拉图创造了一种被称为“逻辑的哲学对话体”的文体,第欧根尼·拉尔修在《名哲言行录》中,称柏拉图的哲学对话是“逻辑性的对话”,而逻辑性的对话是指检查每个事物的“所是”及其“偶性”的基本原理的论辩术对话。另外,根据公元2世纪注释学家、中期柏拉图主义者阿尔基努斯的记载,柏拉图的对话录不仅有直言三段论的例子,还有说明“纯假言三段论”(泰奥弗拉斯托斯)和“混合三段论”(斯多亚学派)的例子。由此,阿尔基努斯认为,关于“后来漫步学派逻辑学的最有用的阐释,这种逻辑学以一种貌似本质上是柏拉图主义逻辑学的方式呈现出来”。此外,阿尔基努斯《柏拉图学说指南》将柏拉图的哲学分为论辩哲学、静观哲学和实践哲学三大类,其中论辩哲学包括划分(属/种、整体/部分)和定义;分析(可感知事物/可理知事物、间接证明/直接证明、假设本原/非假设本原)和归纳(相似性、个别/普遍),以及三段论(直言、假言和混合三段论)。我们从中可以窥见柏拉图逻辑的丰富性,它几乎囊括了当时已知的所有逻辑类型。

  柏拉图的逻辑思想主要体现在他的后期著作中。柏拉图早期对话论述的中心建立在对苏格拉底本质定义的探讨上,即通过运用苏格拉底的置问法和定义来探索事物的本质;中期对话的很大部分在于从本体论上对由普遍定义所确立的事物的本质存在所作的形而上学论证;而后期则深入到这一形而上学领域内部,对理念本身的存在方式,对其作为一个融贯系统的存在逻辑进行正面的论证。

  威廉·涅尔和玛莎·涅尔将柏拉图的逻辑贡献归结为三个方面:其一,什么才能恰当地称为真或假;其二,有效推理之所以可能的关键在哪里,或者什么是必然的联系;其三,定义的本性是什么,以及我们为之下定义的对象是什么。然而,我们最好不要认为柏拉图是在一种专门的意义上谈论这些问题的。恰恰相反,与他的哲学前辈截然不同,柏拉图并不关注某个单一的哲学问题,而是将这些论题整合在一个连贯的知识体系之中。逻辑的情况也是如此,在我们看来,柏拉图讨论了一些关键而又重要的逻辑问题,但在柏拉图那里,他似乎并没有直接地研究这些问题,这些问题都是在后来的研究中,经对柏拉图的理论进行整体分析之后得出的,而且同他探索的其他问题一样,这些逻辑问题即便对于他来说也是含糊不清的。

  柏拉图的工作预示真正逻辑学的出现

  透过柏拉图的著作,我们能够大致窥测到其逻辑观:他区分了两种逻辑学,一种是在“事物之中”,一种是在“规则之中”。在事物中的是哲学,是对世界的揭示;在规则中的是形式逻辑,是一种工具,一种与存在对应的思维形式。柏拉图强调逻辑的哲学性,他的逻辑观与亚里士多德的证明逻辑不同,后者构成注重形式推演的现代逻辑的主要和关键性来源,而前者则成为黑格尔意义上的逻辑学的主要来源。黑格尔与柏拉图一样都强调作为哲学的逻辑学,而不是作为工具的逻辑学的核心地位。从这种意义上可以看出,柏拉图的辩证法不是今日的逻辑学,而是古代前逻辑学阶段的哲学逻辑,但古代逻辑学恰恰又根源于它。

  亚里士多德说,在他之前更早的时间,没有人研究推理。但是,根据柏拉图的说法,在柏拉图之前科奥斯的普罗迪克已经研究了正确使用语词的句法。逻辑似乎在辩证法中已经出现了。早期的哲学家使用了归谬法作为推理的规则,但他们从未理解它的逻辑意蕴。即便是柏拉图在逻辑问题上也遇到了困难。尽管他也有构造演绎系统的想法,但他从未成功地构造出哪怕一个系统。他不得不依赖于(使用)他的辩证法,而后者在柏拉图那里只是一个不同科学和方法之间的混合体。柏拉图认为演绎将简单地从前提中推出,所以他注重一个好的前提,以使得结论被推出。之后,柏拉图认识到,为获得结论,方法将是重要的,但他从没有获得这样一种方法,他的最好的尝试是在《智者篇》一书中引入的划分方法。

  尽管就形式逻辑而言,柏拉图并没有发展出一种关于有效推理理论的系统学说。但是,他的后期逻辑思想在概念辩证法探讨方面体现出很强的连贯性和统一性。此外,柏拉图关于演绎必然性的原型论解释;对逻辑推理的性质的清晰理解;要求根据一些公认的原理做出演绎证明;承认逻辑法则对思维的制约力,这一切都预示着一门新的学科即将诞生。但是这门学科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尤其是如果它是一门关于正确推理的科学,那么逻辑系统究竟应当如何构造?对于这些要害问题,柏拉图要么根本未被触动,要么对问题的认识尚未透彻明朗,要么由于问题的复杂性和各种因素的相互交错,而在抽象力和分离程度上显得不足。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朱建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