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波斯纳的“柔性道德怀疑论”
2019年09月10日 09: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马翠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接受道德哲学甚或会导致文化人行动起来比大老粗更少一点道德,因为道德哲学会使他们更容易将自己的行为理性化。”对于道德哲学及其相关的道德理论,波斯纳一以贯之地保持一种怀疑和批判的态度。在他看来,道德理论思考并没有为道德判断提供一个很合用的基础,也不能使我们无论是在私人角色上还是公共角色上道德更高尚。尽管道德确实可以制约我们的冲动,但这并不必然就使道德成为一种理性。“一只狗会受到索带的约束,但并不必须进行理性思考。”在波斯纳眼中,道德理论事实上是一种“打嘴仗”或是“副现象”,而且也很虚伪。“了解什么是应当做的事,什么是合乎道德的事,这并没有为做此事提供任何动机,也没有创造任何动力;动机和动力只能来自道德之外。”在波斯纳看来,无论是从道德哲学文本推论,还是道德决疑术,都无法制伏顽固且狭隘的自我利益,也无法撼动坚硬的道德直觉。“由于缺乏分析、修辞和对事实的了解,当道德直觉发生冲突,或与自我利益相对立,道德哲学家就束手无策了。把一溜子道德观点都摆开,在道德直觉面前显得非常多余。”

  不同于道德实在论者,也区别于“什么都行”的“粗俗的道德相对主义”,波斯纳认为,道德主张在特定的文化语境中被提出来,判断某个道德主张是否具有效力的标准是由文化赋予的。无论过去抑或现在,每个社会中的特定文化群体都有自己的地方性“道德法典”,这个法典是该文化群体基于生存的需要而渐次形成的,在一定意义上也可说是无目的性的。“除了为了打嘴仗,除非是加上‘在我们看来’的说法,我们无法说另一个文化不道德。”普适的并不是道德标准,而是道德的情感或情绪。波斯纳强调,必须谨慎使用“道德进步”之类的说法,因为进步实质上取决于观察视角的转换,而道德进步终究取决于观察者是谁。

  “我们趋向于感到,凡背离我们的道德的东西都令人厌恶。我们的这种反应并没有证明这种‘令人厌恶的’道德不对。”在波斯纳看来,那些有争议的道德问题并不存在令人信服的答案,除非可以将争议化简为事实问题。在多元的社会道德文化中,道德哲学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可以为人们如何过上好的有意义的生活提供指导,但它仍然不具备为道德疑难问题提供答案的能力。

  在波斯纳那里,道德话语在很大程度上是“故作神秘”,其根子在于“我们希望感到自己很不错,感到我们并非仅仅是一拨子脑容量很大的猴子”。在他看来,道德哲学和文学一样,至多也就是丰富了我们的体验,它既没有证明任何东西,也不给人以有决定意义的启发。在众声喧哗的道德论争中,道德分歧不仅没有弥合,反而滑向更大的分裂。“一个人的道德法典并非气球,哲学家的针尖可以轻易将它扎破;它是一个自我封闭的轮胎。”理性辩论之所以难以消除道德分歧,是因为它迫使辩论者要么不得不承认相互的不同,要么更加顽固地持守自己的观点。不论是哈贝马斯还是阿列克西,都试图在“理想言语情境”之下,基于“彻底真诚的沟通”来消除道德上的分歧。在波斯纳看来,这是极其幼稚和天真的幻想。“科学话语趋向于合流,道德话语趋向于分流。”在尖锐的利益冲突消解之前,试图通过沟通来消弭道德分歧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道德理论不能解决道德两难,就像数学不能把圆变成方一样。所谓‘道德两难’实际上是一个术语,我们用它来描述无法用道德理论来解决的道德争议。”波斯纳讽刺道德哲学家是一拨子投机取巧的好手,他们对哲学文本的理解和阐释不过是“各取所需的礼貌说法而已”。道德哲学家在典范哲学文本中不辞劳苦地深耕细作,以为可以从中一劳永逸地演绎出当代道德争议所需的答案。“无论这些文本贩子是道德普适主义者还是道德特殊主义者,即无论他们认为必须对自己的一般起始原则增加很少的或很多的当时当地的语境,他们的希望都很可怜。”深谙“投机之道”的道德理论家既可能忠于典范文本,更有可能背叛它。“你对哲学或文学阅读得越好,并且你越是具有想象力和分析变化力,你就会发现你越是容易重新编织你的道德信仰织锦,让你做你的本我告诉你做的任何事。”波斯纳认为,即使道德实在论没有错,但因为缺乏一个大家都同意的程序来最终决定何种道德原则是可以接受的,人们还是不可能对具体道德问题之正确答案形成共识。这是道德理论家面临的一个严酷事实。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波斯纳一方面表达出对形色各异的道德理论的不满,但另一方面他还是不愿意放弃将道德哲学引入法学的努力。他坦陈,道德哲学是法律思考无法绕开的理论资源,在法律的领地有必要给道德理论腾出一块合适的位置。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波斯纳特别强调,他是一个“柔性的”或“实用主义的道德怀疑论”者。令波斯纳感到担忧和不满的是,道德法律理论在某些美国法学学者心目中仍然是一个“圣杯”,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仍是构建法律理论体系的最便捷材料。在他看来,道德理论的重重迷雾还没有完全散去,道德哲学的学术清理还远未完成,贸然在法律思考中把道德哲学“供”到一个高度,太过轻率和武断。

  (作者单位:湖北经济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马翠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