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图像”即“模型”:对维特根斯坦图像论的解释
2019年09月18日 09:32 来源:《江淮论坛》 作者:施经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逻辑哲学论》是维特根斯坦第一部正式出版的著作,时至今日,这部著作中的许多命题究竟是什么意思依然很难达成共识,“图像论”即为一例。对于图像论,研究者持有各不相同的见解,但从中可以提炼出两种基本类型。一种解释类型认为,维特根斯坦提出了名为“图像”的理论,而整个图像论就在于解释和协调整个理论不同部分之间的关系。第二种解释类型则认为,维特根斯坦的图像论就是《逻辑哲学论》所欲表达的逻辑学层面上的意义阐释理论。这两种解释类型的不同之处在于,第一种认为《逻辑哲学论》这部著作存在着各异的主题,而图像论仅仅是这些主题中的一个,即图像论有自己处理的对象和问题。更重要的是,图像论不能由其他主题推导出来,它是独立的。持这种观点的研究者容易将图像论视为一个充满创新气质的理论构造物。第二种解释类型则认为,图像论和整部著作处理的问题基本一致,甚至认为,图像论是对全书思想的一次综合运用。持这种倾向的研究者往往更加看重图像论的学术意义。

  如果仔细考辨不同的研究成果,即可发现,这两种解释类型并不是截然对立的,实际上它们在诸多地方形成了共识。从具体文本来看,这两种解释类型都有合理之处,但无论采用哪种解释都面临着不可回避的矛盾和问题。适度地“轻视”图像论的重要性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有效途径。

  一、对象、事物、事实与图像

  除了图像,维特根斯坦还谈到对象、事物和事实等概念。关于图像与这些概念的关系,不同的解释会得出不同的结论。研究者要么认为图像论的核心概念“图像”为解释上面这些表面上看意思清楚明白的概念提供了新的理论框架,要么认为“何为图像”这一问题必须通过这些概念才能得到理解。

  维特根斯坦组织各个命题的次序似乎为这两种不同见解都提供了足够支持,因为在《逻辑哲学论》中,维特根斯坦正是先叙述了对象、事物、事实、世界等概念之后才提及图像的。贺绍甲先生认为:“图像论所指的事实,就是由感觉材料构成的经验事实,所指的世界,就是由经验事实组成的世界,所谓‘图像’当然也就是这些经验事实的图像。”[1]这么理解并非不可以,但在这种理解背后,解释者有意突出了经验层面事实与图像的联系,可能从两个方面缩小了维特根斯坦的意思:一是将与图像相对的“事实”或“事态”仅仅局限于经验层面,二是将图像论视为已经可以拿来与经验对象对比、参照的成熟理论工具。

  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中思考的起点是逻辑。认为维特根斯坦构造了图像论,从而揭示对象、事物乃至世界的特性,这是以阅读传统哲学的方式来阅读维特根斯坦,自然问道于盲、不得其解。

  若按上述解释,事实是经验层面的事实、世界是经验层面的世界,那么维特根斯坦在命题2.141中同样做出了图像就是事实的表述,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表面上看,引述维特根斯坦在此之前的一个命题便能“蒙混过关”。在命题2.0211和2.0212中维特根斯坦做出这样的推理假设:命题有无意义取决于在世界中的相应实体,如果缺乏实体,那么这种关系就不存在,因而要判断命题的意义就只能通过寻找它与其他命题之间的联系了。而这在维特根斯坦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如此一来,勾画世界的图像就显得不再可能。其实维特根斯 坦在这里说的是,借由图像判断真假就不再可能,也就是说,他的落脚点在于对真值的判断。[2]尽管维特根斯坦在这里描述的似乎是认知过程,即我们先有了对实体的认识,然后才在此基础上形成认识和判断。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之所以要借助实体来判断命题是否有意义,是因为实体乃是填充命题空位的要件。维特根斯坦在这里直接借鉴了弗雷格的命题函项理论,现代逻辑正是维特根斯坦思考的起点。

  再如命题2.1,从字面上看,维特根斯坦似乎只是在打一个俗套的譬喻,强调人在认识中的主体地位,而图像则是认识过程的产物。显然,不从逻辑角度分析这一命题,大概只能得出事实是经验的、图像是主观的等庸俗的结论。实际上,这一命题揭示了,当我们绘制图像时,事实就是图像表达的内容,而形式则是图像本身。这里已经分解出两个完全不同的层面和纬度,我们只能通过句子表达和描述事实,而图像正是同句子具备类似功能的东西。无论在这里我们是否已充分了解图像究竟是什么,至少已能够将其同物理世界中的经验物件区别开来。

  如果能够认识到逻辑在维特根斯坦论述相关问题时的地位和作用,许多表面上的疑难即可迎刃而解。维特根斯坦在命题2.13中说:“在图像中图像的成分与对象相对应。”而在在命题2.131中明确表示,图像是由成分构成的,即图像也如命题一样能够拆解成不同组成成分,并且这些组成成分分别“代表”着外部世界的某个对象。这两个命题说的其实是同一回事,只是换了一个说法,将“对应”改成“代表”。通过分析不难发现,这两个命题与其说是在解释图像中成分的构成、来源,不如说是 在刻画图像的“逻辑结构”,即图像也是充满空位的,需要由具体的个体来填充。

  余下谈及对象、事物、事实和世界等概念的命题,都能从现代逻辑中找到之所以如此这般的依据。这种解释与在文章开始处提及的两类解释的不同地方在于,它指出了图像与其他概念处于不同层次。换句话说,图像是一种逻辑构造,所以我们无须在传统哲学术语的使用角度捉摸不同概念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如果多少了解一些《逻辑哲学论》成书的背景,也会消除维特根斯坦是从传统哲学角度阐述相关问题的误解。

  韩林合先生在研究维特根斯坦《逻辑哲学论》的著作中谈到,对维特根斯坦而言,无论是表达思想的一般性介质,还是作为具体可握的思想,它们与相对于自己的外部世界而言,都处于表达关系之下,这种表达关系也可以称为dieab-bildende Bezizhung,而在确立了这种关系之后,逻辑图像才能被理解。[3]这种观点显然极有见地,揭示了维特根斯坦通过图像论所要表达的仅仅是一种表现关系这一真相。但在剖明这层意思后,他又将“表现关系”和“描画关系”化归为“逻辑图像”,似乎前者是较逻辑结构更接近“经验”的东西,则又倒退了一步。

  上文已经证明,维特根斯坦所谓的图像实质上是一种逻辑构造。要明白这种构造究竟是什么样的,仅仅围绕补充空位的对象打转是不够的,必须沿着维特根斯坦的论述思路,真正读懂维特根斯坦关于图像论究竟说了什么。

作者简介

姓名:施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