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余玥:“这个”与无限 ——黑格尔耶拿逻辑学与形而上学中独特的真无限问题
2019年11月06日 09:45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余玥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is” and Infinite:The Unique Problem of the True Infinite in Hegel’s Jena Logic and Metaphysics

  作者简介:余玥,男,哲学博士,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哲学系特聘副研究员。成都 610065

  原发信息:《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91期

  内容提要:真无限必定是实无限,即在每一“这个”上都具体可认知的无限。但问题在于:无限存在只能被直接接受;而有限思维又不能真正认识无限存在自身。前者导致无限的直接性问题,后者导致思维的空洞性问题。黑格尔解决这两个问题分为三步:首先建立有限“这个”间的类比关系;然后说明诸“这个”的本质可以用它们间的相互类比来定义,并进而将诸交互相关的定义收摄入无限的定义集;最后证明此定义集就是无限本质的自身表现。而真无限的表现活动,就是诸“这个”相互变换和相互关涉着向着自身收敛的活动,在这一活动中,层层的收敛关系构造着层层“这个”的实存。而“这个”无限就是诸“这个”的连续收摄层级中的最高级,是世界的类本质。

  The true infinite must be the actual infinite,and its every concrete moment ("This") should be recognized.However it is problematic that the infinite being can only be accepted directly,whereas the finite thinking can never recognize the infinity really.Hence the problem lies both in the immediacy of infinite being and in the voidness of finite thought.To solve this problem,Hegel takes three steps:l.to represent the analogy between "this" and "that"; 2.to define the essence of "this" by this analogy,and to converge the definitions in an infinite set; 3.to prove that this set is also the self-expressiveness of the infinite.The self-presentation of the true infinite unfolds in the process,which "this" and "that" can refer to and represent each other,so that each "this" as a set holds the others in itself.The existence of "this" is thus constituted at the stage,on which a "this" retains a "that" within itself and at the same time is converged by another "that" in a higher set.Moreover,"this" infinite is the highest level of the continuous development from a smaller set to a larger one,and it is thus the essence of the process of genus.

  关键词:这个/无限/单元/表现/收敛  this/infinite/unit/expressiveness/convergence

 

  黑格尔《耶拿逻辑学与形而上学》(1804/05)中有大量关于“这个”概念的讨论,这些讨论揭示出黑格尔早期耶拿哲学向着晚期耶拿哲学的重要转渡线索:在早期耶拿哲学中,很难找到关于“这个”概念的主题性关注,更多的关注被给予了“真无限”这一概念。必须处理在“真无限”概念下包含的种种难题。其中最大的一个,就是如何确定真无限具体展开的环节,以及如何确保这些环节在各自独立的同时具有组建整体的作用。没有这一讨论,“真无限”就始终有被混同于“坏无限”的危险,因为它回避了每一具体环节之绝对性和真实性,而绝对无限恰恰是在每一“这个”与无限本身的关系结构中才确立起来的。“这个”与“无限”的关系,是逻辑学—形而上学最为核心的问题之一。令人遗憾的是,尽管此书在国际黑格尔学界享有盛誉研究辈出,也已有汉译,但国内至今无人关注,遑论深入研究。

  本文论及的主题,在黑格尔其后的大小逻辑中都难以看到,属于耶拿逻辑学中十分独特的部分。本文首先分析在耶拿逻辑学关系范畴下的“无限”和“这个”。在此范畴下,对“这个”概念的存在论探寻是失败的。真正确定“这个”概念的存在论地位的努力,将在本文第二部分,即对“比例”章的分析中被看到。在此章中,黑格尔试图处理绝对认识的存在论构造问题。而在存在论上得以奠基的“这个”概念,其现实性表现则体现在一种新型形而上学的领域,即客体性形而上学的领域之中,在其中,单子式的“这个”灵魂,发挥着关键作用。这一点将在本文第三部分予以充分说明。

  一、关系范畴中的“这个”与“无限”

  “无限性作为简单联系的实在性就是简单联系的总体。”[1](S36)、[2](P52)对真无限的分析就是对真实整体的分析,这一整体不能是数目无限意义上的整体。数目上的无限整体是指这样一种潜无限,即:对任何实存都可以作量化分析,即被还原为某种程度的量的规定,而每一限量原则上都可以被“超出”。这种“超出”不仅意味着量的增加,而且意味着旧有限度的扩展,以及对包含此一限度的限定性根据的再量化分析进程。真无限(或实无限)在这样的进程中是无法达到的,因为:坏无限(或潜无限)是不断超过特定限量而指向无限的单向否定进程,在其中,无限从未被达及——相反,真无限却是积极的构成性的无限,即a.无限自身先于量的进程存在、b.无限表现在此进程整体之中并c.收敛其量的范围。相应地,黑格尔认为,理解真无限的关键,就在于理解无限a.自成一体(先行存在且自为根据),b.自行表现和c.可收敛为单元(Einheit,统一体),且每一单元自身都是无限的。他进一步认为,认识真无限或实无限,包含了d.对无限诸收敛环节相互关系的认识,以及e.对所有环节与真无限自身收敛关系的认识。

  对上述五点的关注贯穿本文。而在此部分,将首先说明1.“存在关系”上必须接受而非设定真无限的自行表现,虽然其差异化环节并不清楚(存在的直接性问题);2.“思维关系”上的主观差异判断,以及对这些差异判断的推论性连接,虽然具有有效性,但并不足以从存在论上确立无限整体和每一“这个”环节的实在性(思维的空洞性问题)。

  1.在“存在关系”部分首先说明真无限的自为根据和自行表现。在坏无限中,一切被认为是“部分根据不完备”的实质规定都会向着“根据完全不完备”坍塌。而这意味着,完备整体的存在首先必须被作为事实加以接受。这样被加以接受的完备关系整体,就其作为一切部分实存者的最终根据而言,被规定为“存在关系”,并且首先是“实体关系”。因为就哲学传统而言,所谓实体关系,就是指是自在且完备的自身根据。对此黑格尔的说法是:“我们把关系直接接受下来(aufnehmen),正如它的概念已被确定的那样。”[1](s.38)、[2](P54)

  当黑格尔这样来初步界定实无限时,从历史线索来看,这包含了黑格尔对斯宾诺莎哲学方法的原则性赞同和对费希特哲学方法的激烈反对。前者是指斯宾诺莎关于从充分知识出发的综合方法,①后者则是指费希特的直接设定式的方法。黑格尔始终是费希特式设定方法的坚决敌人,正如斯宾诺莎是笛卡尔式分析方法的坚决敌人一样。笛卡尔的分析方法指从结果到原因的推论方法。推论的出发点是一个清楚明白的结果观念,“从一个结果的明晰知识出发,我们能给出结果所暗含的、不明确的、有关其原因的明确知识,并且表明,若结果不具有一个它所必然仰赖的原因,那么结果就不可能是我们按其所是知道的那样”。[4](P153)而斯宾诺莎在《知性改进论》中则反对称,这种方法的问题是,被推论出来的原因或根据仅仅是以一种含混的方式被说明的,也即只是以否定的方式来表现原因。[4](P154)相反斯宾诺莎的做法是:从包含着结果观念的原因观念出发,即从充分观念出发来建构知识。充分观念拒绝对原因进行抽象的、推论式的说明,而是自身之中就包含着存在的力量。当黑格尔对作为自身关系的“存在关系”进行讨论的时候,他所看重的并非是对完备性存在整体进行否定性标记,而是在绝对层面上直接展示和接受这一实在整体自身的充分性:不是以对实无限的设定为前提,而是以使得此设定得以可能的实无限自身为前提。

  由此也可理解黑格尔为何反复进行费希特批判。此批判的关键早在1801年就已确立,[5](S.77ff)即:费希特所寻求的完备存在整体(即自我关联的绝对主体自身),仅能在一条现实中永不可完成的推论链上被推定。与之相反,黑格尔绝不“设定”实体关系,而是“接受”它:实体不是一个正题(形式前提),因为它不是形式规定;实体也不是某种可能的、被推论出的信仰对象,相反,它自身表现为必然的和首要的。如同在斯宾诺莎那里一样,必然性和实体自身具有原点意义:“实体或必然性因而无非是无限性如其在自身里那样的展现。”[1](S.42)、[2](P61)

  黑格尔耶拿逻辑学中的整个“存在关系”节,因此可被读解为改造了斯宾诺莎形而上学。此读解方法也可以帮助理解,为什么直到本节结束,“这个”概念都并没有被讨论。依据此种阐释模式,一切个别此在存在者都被理解为对存在本身的本源力量的某种表现。正如斯宾诺莎“用一个基于力量的论证形式取代了之前那种(笛卡尔式的)基于现实的量的论证形式”,[4](P74)黑格尔也用绝对存在论意义上的力的自身表现论证取代了费希特式的主体存在论意义上的形式化论证。在这样一种论证策略的主导下,个体,“这个”,是没有实体性地位的,它们的实在性全部来源于存在自身或能生力量的自我表现活动。黑格尔将这种对实体关系的理解称之为“返回自身的交互作用”或“绝对实现了的实体”,它意味着“一切规定性的中性化(Indifferentiirung)”。[1](S.75)[2](P116)“中性化”这一措辞表明,一切被规定者规定都具有绝对意义上的平等性和无关紧要性,因为它们都只是直接的存在自身的表现而已。

  2.“思维关系”部分。对“这个”概念的讨论在“思维关系”章中才出现,它与有限思维层面上的逻辑判断和推论的有效性确认程序相关,而与“这个”的存在论地位无关。本章需解决的总问题是:在实体关系的优先性已经得以确认的情况下,如何从中性化表现中区分出各异的规定性?

  黑格尔认为,有限人类思维虽然可以对存在关系的诸环节(诸“这个”)作出判断和推论,但不能真正理解这些环节或单元的各异实在,也不能真正理解它们的交互关系及其与绝对无限的关系。其理由如下:由于接受了无限实体的先在存在,任何特殊的逻辑主词就都以特定的方式表现着无限实体。在这个意义上,特定概念并不是“这个”概念,而是关于存在关系整体的普遍概念。特殊之为特殊,仅仅是对此实体关系进行思维的分割和有限化,让其中性化的规定显示出其特色来而已。判断和述谓活动并不涉及真实无限的自表现整体,而是在有限层次上表达出那种被思维主观认定的、有限认识与无限存在之间的差异,以及二者的非本质性关联。

  在此背景下,对“这个”之本质的存在论探究注定无法完成。无论是特称判断或者单称判断,都仅只是在主观思维分割及对分割部分的空洞联接层面被提出的,所以真正的存在论讨论在这里付之阙如。黑格尔自己的论述是:“特称判断只陈述,不应把A当作普遍的东西来包摄,因为被包摄者就直接是一个特殊东西。但是,它除去单纯的应当以外什么都没有表达。”[1](S.84)、[2](P133)应当被表达的是具体实在的、差异化的“这个”或“那个”。然而这里的特殊性,却只是通过被收摄入普遍性才被看到的:它表达的只是对主词普遍性的某些思维限制,并通过此取得其有效性。单称判断的情况也是如此。“这个”在单称判断里被表述为“这个是B”,然而“单称判断的这个,是这个判断的主项,但是这样的,即这个这个……只是被设定为一个可能的,为一个扬弃了的,谓项B支配整个判断,它是把这个主项包摄于自己之下的普遍东西,以致主项不是一个肯定的,而是仅仅作为一个可能的,或者说以致主项(因为它是一个这个)通过普遍性来表达它的特定状态和自身完全发展了地来展示特殊性的本性”。[1](S.84)、[2](P134)这同时就是对康德式认识论的一种说明:单称判断的有效性并非来自特殊实存的对象,相反其“实在”性由主体通过将个别性向着特殊性、特殊性向着普遍性的“有效”归置活动而被支撑的。这就是说,单称判断里的主词“这个”,仅仅是被外在设定了的,“它仅仅是外在地,形式地在关系自身那里设定起来的一个他在,一个应当有的东西,一个非普遍的东西,不是一个这个”。[1](S.85)、[2](P135)至于“这个”实体层面的独特实在性,则被推到了一切判断的思维关系结构之外,作为一个被推论出来的、思维结构整体的相关项,即一个空洞的思维标记而已(康德或称之为先验对象X)。

  然而,黑格尔认为,只要有限思维意识到:其自身的有限性是基于无限存在的表达机制才成立的,有限思维就不再空洞了。假如从完备的出发点出发,证明诸观念的关系和它们被主观推论出来的统一性,就是存在关系的自表现及其统一性,那么就能够一举解决两个问题,即:一方面可以回答“如何对最初只是被直接接受下来的绝对自存在进行知识和理解”的问题,另一方面可以回答“为什么有限的这个那个的思维规定居然可以表现真无限”的问题,为此需要提供一种新的阐述方案。

作者简介

姓名:余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