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同感等于镜像化吗? ——镜像神经元与现象学的理论兼容性及其争议
2020年03月18日 01:06 来源:《哲学研究》 作者:陈巍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Is Mirroring the Route to Explaining Empathy? The Theoretical Compatibility and Controversy between Mirror Neurons and Phenomenology

  作者简介:陈巍,绍兴文理学院心理学系。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196期

  内容提要:镜像神经元的发现在现象学内部激起了一种新的自然主义方法论,这种方法论深化了交互主体性学说。镜像神经元活动产生了具身模拟,从而在主体间实现了意向性的感知运动的交互共鸣,这似乎与现象学传统对同感的描述有共通之处。然而,镜像神经元与现象学理论在交融互惠后也出现了明显的裂隙。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完全否认镜像神经元与现象学同感理论的兼容性——二者均挑战了这样的观点,即对他心进行理论性、反思性的元表征路径是同感的基本路径。鉴于此,对二者关系的考辨仍有赖于对未来神经科学实验与现象学洞见之间持续深入的反思。

  关 键 词:镜像神经元/具身模拟/交互主体性/同感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现象学与神经科学对话中他心问题的重构及其超越研究”(编号16CZX015)的阶段性成果。

 

  镜像神经元(mirror neuron)及其衍生而来的“具身模拟”(embodied simulation)理论,一度让神经科学与现象学联姻的学者们雀跃不已。现象学家迪特尔?洛马尔(Dieter Lohmar)曾断言:“在神经科学上镜像神经元的发现对交互主体性的现象学理论来说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Lohmar, p.5)当今镜像神经元的发现者之一维托里奥?加莱塞(Vittorio Gallese)也坚持认为:“镜像神经元的发现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基于经验的交互主体性概念,这首先意味着交互肉身性(intercorporeality)是意向性有意义的感知运动行为之间的交互共鸣。”(Gallese,2018,p.73)

  然而,一方面,伴随对镜像神经元的二十多年研究,在神经科学领域鲜有像镜像神经元这样的新发现能持续引发科学家、哲学家,乃至公众与媒体如此大的兴趣和争议。另一方面,现象学传统一贯反对任何对它轻率的经验性确证与自然化解释。抛开镜像神经元是否真实存在于人类大脑不论①——即便它的存在是真实的——难道神经科学家对其活动规律的解释真的能够穿越时空和学科壁垒,与胡塞尔传统的现象学洞见对接起来吗?我们又该如何评价或回应有关现象学理论与镜像神经元之间关系的讨论呢?丹麦现象学家丹?扎哈维(Dan Zahavi)提醒我们必须对此保持足够的警惕与审慎。(cf.Zahavi,2012,pp.217-254)镜像神经元的活动以及作为其解释理论的具身模拟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与现象学理论具有共通之处,是一个异常复杂的问题,需要系统并深入地对神经科学实验文献与现象学文献进行考辨。

  一、镜像神经元究竟有何特殊之处?

  镜像神经元是什么?究竟有何特殊之处?它的活动及其解释理论又与现象学存在着哪些错综复杂的关联呢?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意大利神经科学家贾科莫?里佐拉蒂(Giacomo Rizzolatti)、加莱塞和莱昂纳多?弗加西(Leonardo Fogassi)等使用单细胞记录在猕猴的腹侧前运动皮层(ventral PMC)的F5区发现了一组特殊的神经元。它们不仅在猴子执行某种目标导向(goal-directedness)的动作时会被激活(例如用手抓取一个物体),而且当猴子观察其他个体(其他猴子或人类)执行同样的动作时也会被激活。(cf.Rizzolatti & Craighero,pp.169-192)随后,研究者们形象地将其命名为“镜像神经元”——“脑将知觉到一个动作这一意象投射到了运动系统中,后者会通过即时的、自动化的加工,产生一个对相同动作的运动编码。就像镜子可以对直接感知到的意象产生精确的拷贝”。(Williams,p.2962)后续研究表明,不管是看到或听到动作的相关信息,镜像神经元都会被激活。甚至当完成目标所需的运动活动涉及非标准的运动序列时,它们也会被激活(例如使用钳子夹取物体)。(cf.Keysers et al.,pp.628-636)因此,镜像神经元的活动不仅仅是对具体运动的回应:

  个体作出动作时,他对动作的结果是“知道”的(能作出预测)。这种认识很可能来自运动中枢编码的运动动作表征与动作结果之间的联结。通过镜像神经元,这种认识能够延伸到他人执行的动作。观察其他个体执行的动作会引发神经活动,这种活动与内部产生的、表征某种动作的神经活动是对应的;由于两种表征具有相似性,因此,其他个体执行的动作的意义就能够被识别了。(Gallese et al.,p.606)

  随着对人类镜像神经元系统功能认识的不断加深,一系列研究发现,我们对他人情绪和知觉的识别与我们自己体验那些同样状态时所激活的大脑区域也是一样的。观察到他人的疼痛,激活了观察者在对疼痛的主观体验中涉及的许多脑区,包括前喙扣带皮质和小脑。(cf.Singer et al.,pp.1157-1162)观察到他人厌恶的体验激活了对观察者自身产生厌恶的主观情感所涉及的区域,如脑岛。(cf.Wicker et al.,pp.655-664)

  按照传统社会认知理论的观点,当与他人照面时,我们可以凭借一种分离的方式,即作为一个外部观察者与他人相联。我们可以“客观地”解释他们,反思并作出判断,采取第三人称视角将他们的行为、情感与感觉镜像分类,以便将我们感知和预测的内容“客观化”。这种认知操作的目的是将他人的心灵表征为外部事件的状态,从而进行意向性的归类。

  然而,我们不仅仅只在心理上获得一种关于何谓他人的“客观”的第三人称解释。当与他人关联时,我们也将他们体验为身体自我,与我们如何将自身体验为自己身体和行动的拥有者以及执行者类似。当面对他人的表达、反应和倾向时,我们同时也体验了他们的目标导向和意向性特征,就像我们将自身体验为我们行动的执行者,我们是情感、感受、情绪的主体,我们是思想、幻想、想象和梦的拥有者。

  因此,现象学意义上的交互主体性将我们所有这些社会交流的特殊品质都打上了第二人称视角(second-person perspective)的烙印。这种解释视角与理解他心的第三人称视角截然不同。正如胡塞尔在《笛卡尔的沉思》中指出的:

  在一个人的共同体意义上,以及即便是身处共同体中单一个体的人的意义(延续了野蛮动物的社会性)上,共同体中成员都是一种隐性的、为了彼此互为对方的交互存在,而这种彼此互为对方的存在形成了一种对象化的等价(objectivating equalization)。由此,我或者另一个人都可以成为他人中的一个人。如果我在理解他人的同时又深入渗透到他本人的视域之中,我将会马上遭遇到这样的事实:正如他的有生命的身体存在于我的知觉领域中一样,我的有生命的身体也存在于他的知觉领域内,而且,一般来说,他会立即将我经验为对他来说的他人,就像我把他经验为我的他人一般。同样地,我将发现,在牵涉更多他人的情况下,他们都会被某人经验成他人,因此,我不仅可以把任何被给予的他人经验成他人,而且也和他眼中的他人有关。同时,在一种被构想为可重复的中介中,他人或许也和我有关。(Husserl,1960,pp.129-130)

  镜像神经元似乎实现了一种意向性有意义的感知运动行为的交互共鸣,这符合交互肉身性的核心特征。交互肉身性中的同感(Einfühlung)——作为一种意向性自主体(agent),理解他人的能力不再完全依赖于命题能力,而是首先取决于行动的关系本质。即,通过他人所做的和观察者所能做的运动来直接地、等效地理解他人的基本行动、感觉和情感。换言之,在我的镜像神经元系统中发生的事件类似于在你的镜像神经元系统中发生的事件。我们把他人的动作映射到自己的运动表征上,把他人的情绪和感觉映射到自己的视觉运动和感觉运动表征上。加莱塞称镜像神经元的这种活动特征是一种“具身模拟”。(cf.Gallese,2005,pp.23-48;2011,pp.33-48)由此,由镜像神经元活动实现的具身模拟将彻底颠覆传统社会认知理论预设的不同个体之间的心理距离。

作者简介

姓名:陈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