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高阶思想还是高阶感觉? ——康德意识理论新议
2020年06月12日 10:48 来源:《哲学动态》 作者:梁亦斌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Higher-order Thought or Higher-order Perception? A New Investigation into Kant’s Theory of Consciousness

  作者简介:梁亦斌,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198期

  内容提要:意识是《纯粹理性批判》的核心概念之一,但学界一直未辨明康德怎样理解意识。最近它再次引起国际主流康德学界热议。对此目前存在一个基本分歧,一种观点认为康德继承了伍尔夫的区分论,认为意识是某种高阶思想;另一种观点认为他继承了克卢修斯的内感觉论,认为意识是高阶感觉。两种观点都认为意识是某种高阶表征,而康德是当代意义上的高阶理论者。两种阐释都是片面的,其根源在于低估了康德意识理论的复杂性。康德实际上认为存在两种意识现象。第一种是统觉性意识,它是主体对自身心灵状态(作为属己状态)的知觉和思想。它是高阶思想和高阶知觉的独特统一体,既包含区分性认知活动,也包含内感觉。第二种意识现象不包含自我概念,不是真正的表象,而更接近当代意义上的取用意识,这种意识现象不是高阶表征。

  关键词:意识/统觉/区分/内感觉

  标题注释:本文受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及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资助。

 

  意识是康德“先验演绎”的核心概念之一。①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以下简称《纯批》)里没有详述他所理解的意识现象,提及意识的段落散落在不同的文本里面,而且“意识”与相近概念难以区分。这个很基本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妥善处理。近年来,随着意识哲学的发展,研究者开始系统处理康德对于意识的理论。目前,学界的讨论存在一个基本分歧和一个基本共识。一种观点认为康德承袭了伍尔夫(Wolff)的理论,把意识理解成一种区分(Unterscheidung)性的认知活动,从而是高阶思想;另一种观点认为康德承袭了克鲁修斯(Crusius)的观点,把意识理解成一种内感觉(Innere Empfindung),从而是高阶知觉。两种观点都认为康德所理解的意识是高阶表征。本文认为这两种理解是片面的,远远低估了康德意识理论的复杂性。本文将表明,康德的意识理论包含两种不同的意识现象。第一种意识是伴随一阶表象的一种高阶表象,它包含对自我的指涉,是被自我感觉伴随的认知能力(其中包括区分)。第二种意识概念不是二阶表象,甚至不是表象,它也不包含对自我的指涉。它不是现象意识,而与取用意识非常相似,其基本作用是区分。

  一 高阶思想论和高阶感觉论之争

  关于康德意识理论的特性,目前存在两种不同的立场。第一种认为康德承袭了伍尔夫的意识理论。②伍尔夫认为,只有当主体把这个对象和其他对象相区分时,主体才意识到了这个表象。③虽然没有明言,但他暗示意识要么等同于这个区分活动,要么是它的结果。④伍尔夫把区分活动称作“统觉(Apperzeption)”⑤。一个意识状态因此包括一个被意识到的表征和一个伴随的区分活动。比如“看到眼前有一面镜子”这个意识状态不仅仅包含一个对镜子的表征,也要求主体能把镜子的各部分相区分,并把镜子和周围的物体相区分。⑥很多研究者把这个区分活动阐释成知性的判断⑦,而伍尔夫自己称之为“思想”,因此伍尔夫是一个意识的高阶思想理论者⑧。新近,因德雷加德(Indregard)论证了克卢修斯的意识理论和康德意识理论的相似性。后者认为区分活动以意识为前提⑨,而意识是通过内感觉(Innere Empfindung)而产生的⑩。他的意识理论也是高阶的:内感(Innerer Sinn)以一阶的心灵状态为表征对象,这个一阶心灵状态通过被内直观(Innere Anschauung)伴随而成为有意识的表象。(11)比如,“我”看到眼前一盏台灯这个表征状态包含台灯的表象和“我”对台灯这个表象的一个内直观。因此,克卢修斯是一个高阶知觉理论者。(12)涉及康德意识理论的争论双方都提出了一些理由支持自己的观点。笔者认为,产生这个争论的原因是目前对康德的意识理论仍缺乏一个系统的梳理。笔者将给出这样一个梳理,并由此辨析争论双方的观点。

  二 统觉性意识

  在《纯批》和同时代著作里(13),康德对意识本身没有给出详细阐述,只有少量段落有助于澄清意识的概念,笔者将从简单的元素开始拼接重构出他的理论。首先来看《纯批》。康德把伴随单个经验与料的意识片段称作“不同的经验意识”(A117注)。它们本身是“分散”的,并且不与一个自身同一的主体相关联(B133),我们可以把这种意识大致理解成对感性质料的体验。当康德引入统觉原则的时候(B132),他说纯统觉(=先验统觉),也就是一个不变的“我思”之“表象”,必须存在于所有的经验意识片段里(A123f.,A117注,A362f.),这是主体能够获得经验认知的必要条件。(14)康德经常用不加修饰的“意识”一词指代纯统觉(A117注,A350,AA7:141f.,AA28:584)。因此,在《纯批》里,正常的经验意识体验包含一个对经验与料的体验和一个伴随的纯统觉。鉴于纯统觉是一个思想,属于知性的范畴,应用于经验与料的知性判断就必然预设区分。(15)再加上在其他重要的发表著作里,康德把意识和区分相联系——这是区分论支持者的主要论据(16),我们似乎可以倾向于一个伍尔夫式的解读。但是,对经验统觉(也称内感)的定义(A22/B37,AA 24:341等)和对意识的直接阐述(B242,AA 24:40-1,AA 28:117)非常相似(17),而前者产生对自身状态的感觉,这又指向一种克卢修斯式的解读。故而,《纯批》里涉及意识概念的文本非常不清晰(18),并不能明确支持两方中的一个。

  解决问题的关键是康德的《实用人类学》(以下简称《人类学》),其中包含对这个问题的最详细表述。在这里,他清楚揭示了意识、先验统觉和经验统觉之间的关系:

  [Z.1]因此意识被分为曲行性(discursiv)意识(作为逻辑性意识它必须在先,因为它给出规则),和直观性意识。曲行性意识(对心灵活动的纯统觉)是单纯的。反思的“我”本身不包含杂多,并且在所有判断力中都是一个和同一的,因为它仅仅是意识的形式因素。另一方面,内经验包含意识的质料和经验内直观的杂多,也就是领会的“我”(因而是经验统觉)。(AA7:141)

  从这段对意识的正式阐述里(简称A意识),我们看到完全意义上的意识由两个不可分割的方面组成:作为形式的先验统觉和作为质料的经验统觉。因此,康德在此实际上把意识和统觉等同起来,并且把两种统觉作为一种心灵现象的两个方面。这个论点的基本要素可以在批判时期找到:在《纯批》A115里,康德非常明确地说先验统觉和经验统觉是一个官能的两个方面。纯统觉和经验是不可分的,因为它们互相依存。纯统觉以在经验统觉即内感里被给予的经验表象为前提(B422n.),而内感又以纯统觉为前提,因为内感提供对心灵状态的知觉以作为自身知觉,从而包含一个自我归属(self-ascription)的认知动作(A122,AA 29:882)。而自我归属的动作不能被给予,只能是纯统觉的产物。如果纯统觉是不可能的,那么内感也同样不可能(AA 11:51)。所以,先验和经验统觉只是同一现象的两个不同方面,而不是两个不同的心灵过程。

  另外,康德经常用“意识的统一”来指称统觉的统一(A107,117n;B411,427);在他提到统觉的某些地方,他使用的是“意识”这个词(A117n,AA 4:87n,AA 4:304);更重要的是,他把统觉称作“意识的能力”(AA 4:542)。所以,正常的意识状态也被康德称作“统觉”。经验统觉和纯统觉是统觉的两个方面。在下文里,笔者称这种意识为“统觉性意识”。接下来,笔者将系统刻画其特征和结构。

  在康德数个著作手稿对意识的直接定义里,意识被表述成“一个表象,它表象着:另一个表象在我[心灵]之内”(AA 9:33)或者“对属于我的[心灵的]东西的知识。它是我的表象的表象”(AA 28:227)。那么什么叫作表象着“另一个表象”?《人类学》里的几组相关联的段落(AA 7:134,141,161)解释了这个问题。(19)据此,A意识包含两个方面:

  1)曲行性意识是先验统觉,它是“对思想的意识”(AA 17:647),属于“知性”的范畴(AA 7:134)。主体凭借这种意识,而对主动性的认知行动(如区分、综合和推断)产生直接、智性的表象(B153,158),因为这些行动作用于一阶表征,因此统觉性意识是对一阶表征的一种高阶思想。另外,这种意识也是对自我的意识,它以其包含的“我”的概念指涉所有表象的主体(A345/B403;AA 7:127,134n;A382/B277)(20)。因为主体并不是通过内感被这些认知行动所刺激而知觉到它们(B153,158),主体通过完成这些行动而对它们有直接的、非感性的意识。

  2)直观性意识是经验统觉,是“内感的意识”(AA 7:134),是主体被自己的自发性认知行动刺激而对自己的心灵状态产生的知觉(A22/B37,A107,A38/B55)。知性的综合性活动作用于外感觉提供的感性材料,并且把它们按范畴组合到一个综合的统一性里。在这个过程中,内感被综合性活动刺激(AA 7:161,B153f.),并且因而感觉到主体的心灵状态(B64,68,153)。

  据此,康德正式定义里的意识(A意识)有如下特征:

  a)A意识是主体对自身表征的表征(B242,AA 24:40f.)。它是一个二阶表象,既包含一个二阶思想的方面,也包含一个高阶感觉的方面(AA 28:227)(21)。先验统觉是一个二阶思想,它含有如下命题内容:“我想(思),……(Ich denke,dass)”这个内容对应先验统觉所伴随的综合性行动。因此,先验统觉是对综合性行动的高阶思想;经验统觉是对一阶表征性状态的二阶知觉。

  A意识是一个表征性的心灵状态。康德屡次明确称统觉为“表象”(AA 3:548),“一种实在的东西”(B419),“知觉”(A343/B401)或者“经验性的内表象”(A848/B876)。A意识不表象外在世界里的对象,但是表象一个二元表征关系,即主体和一阶表象的意向内容之间的表征关系,此内容是认知行动所作用的对象。因此,A意识本质上是一种特殊的表象。

  b)从Z.1.1)和2)里我们知道,A意识本身包含对先验自我的指涉,因为曲行性的先验统觉,即“我思”的表象,是A意识的形式方面。它是一个反身性的高阶表象,它把一阶表征状态表象为自身所有,正如康德非常精确地说,A意识是“一个表象,它表象着另一个表象在我之中”。因为一阶表征状态本质上是认知主体和对象之间的关系(22),对这个表征状态的高阶表象必须包含对表征主体的指涉。

作者简介

姓名:梁亦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