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从第一人称的“我”到世界公民 ——关于康德“我能知道什么”问题的哲学诠释
2020年06月12日 14:20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张荣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From the First Personal Pronoun to Cosmopolitanism

  作者简介:张荣,南京大学 哲学系,江苏 南京 210023 张荣(1964- ),男,甘肃天水人,哲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世纪哲学和德国哲学研究

  原文:《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3期

  内容提要:康德批判哲学回答四个问题:我能知道什么,我应该做什么,我可以希望什么,人是什么。前三个问题是“我”——第一人称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是普遍的人的问题,或者世界公民问题。从表面上看,这四个问题分属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涵义。似乎第一个问题是《纯粹理性批判》中集中回答的,构成第一批判的主旨。其实,第一批判中的“我能知道什么”在康德这四个问题中具有基础的地位和奠基性作用。围绕第一批判,可以更好地理解第一问题和本体论悬置的关系,理解康德在个体关切与公共福祉之间、在个体自由与公共领域之间寻求平衡的努力及意义。

  Kant's philosophy of critique responds to four questions:what can I know,what should I do,what may I hope and what is man.The first three are on I-first person,but the last is on a universal man,or cosmopolitan.These seem to belong to different realms with diverse meanings.But in effect,"what can I know" possesses a fundamental position and function.Given a philosophical interpretation on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first question and epoche of ontology,it is helpful with our comprehension of Kant's efforts to seek balance between individual concerns and public welfare,individual freedom and

  康德在《回答这个问题:什么是启蒙》的开头有这样一段话:“启蒙就是人从他咎由自取的受监护状态走出。受监护状态就是没有他人的指导就不能使用自己的理智的状态。如果这种受监护状态的原因不在于缺乏理智,而在于缺乏没有他人的指导而使用自己理智的决心和勇气,那么,这种状态就是咎由自取的。Sapere aude!(敢于认识!)要有勇气使用自己的理智!这就是启蒙的格言。”[1](P40)康德把咎由自取(Selbstrerschuldet)看作是人的一种不成熟状态或未成年时代,受监护状态,克服这种状态就是启蒙的任务,也是启蒙运动的目标。启蒙的哲学含义,其实就是一种克服,克服来自非—我的控制,这是一种彻底的自我认识。

  我们可以从康德1781年后的一系列论文(除了《什么是启蒙》外,还包括《关于世界公民的一种普遍历史观念》和《论永久和平》)中看出,康德的理性事业有一个共同目标,就是从自我认识开始,最终抵达一种世界公民的理想国。因此,第一人称问题,说到底,也是在人类学意义上的世界公民角度提出的。这不仅是一个认识论问题,更是一个自由问题,知识论和人类学合二为一。

  一、在私人兴趣与公共福利之间寻求平衡

  康德早在《纯粹理性批判》第二版题词里就曾经引用《伟大的复兴》序言:“我们不谈我们本人。但关于这里谈论的事情,我们却希望人们考虑到它不是意见,而是事业;而且我们确信我们不是在为某个学派或者观点、而是在为人类的福祉和威望奠基。因此,但愿每个人即便在涉及最个人的兴趣时也能够考虑到公共的福祉并为之竭尽全力。最终,希望每个人都对我们的复兴表示充分的相信,相信它并不是什么无止境的和超人间的事,因为事实上,复兴仅仅意味着对那种无尽谬误的终结和正当的界限。”①[2](P2)在个人兴趣和公共普遍利益之间的选择中,康德明确强调,“纯粹理性批判”的事业关注的是人类的“公共福祉”和普遍利益。这是我们理解康德批判哲学、尤其是《纯粹理性批判》的关键。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的“先验方法论”第二章谈论纯粹理性的法规时,谈及理性的纯粹运用及其最后目的,他专门在“至善理想作为纯粹理性最后目的之规定根据”这一节里谈到了理性的“兴趣”,并指出,“是否能够从实践兴趣的观点出发,提供出它在思辨的兴趣方面完全拒绝给我们的东西”②。他还说:“我们理性的一切兴趣(思辨的以及实践的)集中于下面三个问题:

  1.我能够知道什么?

  2.我应当做什么?

  3.我可以希望什么?”③

  这里我们不想对三个问题各自的具体含义进行微观的文本学分析,而是在宏观上进行综合概观,以求得第一个问题在康德哲学中的位置,兼论《纯粹理性批判》的微言大义。

  为了总体性分析的考虑,我们还有必要预先提及康德的第四个问题,即“人是什么”。康德明确提出这个问题是在他致卡尔·弗里德利希·司徒林的信中谈到的:“在纯粹哲学的领域里,我给自己提出的研究计划,就是要解决一下三个问题:1.我能够知道什么?(形而上学)2.我应该做什么?(道德)3.我可以希望什么?(宗教),接着是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问题:人是什么?(人类学)”[3](P199)

  对于这四个问题的主旨进行宏观论述的,雅斯贝尔斯算是一个代表。他在《大哲学家》中比较精当地对四个问题进行了综述。对第一个问题,他的概括是:“我能知道什么”是我们的自然而然的态度。对第二个问题,他概括为“我有所行动,因为我有所意欲”。对第三个,他如此说:“依照无条件的法则而行动,其结果绝不会同我欲望的幸福相吻合。”[4](P439)雅斯贝尔斯的精当分析尤其体现在对第四个问题的看法上。

  他认为,第四个问题具有优先性,前三个问题可以归结为第四个问题。“第四个问题的优先地位绝不意味着,对存在的认识可由对人的认识来代替。相反,存在是决定一切的,人只有靠自身的存在来触及、把握、感受存在。这一问题并不意味着,康德似乎可以给出一个最终的答案,即人到底是什么。人不可被归属于另外一物中,人的实质不是某一类别中的某一种属。……人是我们的可能性的现实领域。”[4](P439)“人是什么”与其说是一个问题,不如说是一个没有答案的无穷追问。“我们都是人,意识到自己是人,并追问着我们自身。我们所有寻找到的答案都位于永远不可穷尽的人的存在这一途中。”在雅斯贝尔斯看来,第四个问题从一开始就在推动着康德哲学。但这个问题与前三个问题不同,无法从任何著作中找到答案,《实用人类学》也一样没有答案。它只是从实用角度上研究人类学,虽然引人入胜,但令人失望。康德所有著述都是对第四个问题的回答。

  雅斯贝尔斯从存在主义角度理解问题,把握住了康德关于人的追问之精神,他说:“这四个问题共同规定了‘哲学所具备的世界公民意义的范围’。”[4](P440)四个问题中的主词经历了从第一人称到人这个普遍性主词的转递,但其精神是相通的,反映了康德对个人兴趣和公共福利之间的理性决断。康德毕生都在追问的“人是什么”问题其实就是世界公民如何生成的问题。美国学者、《康德传》的作者曼弗雷德·库恩(Manfred Kuehn)说:“康德的实用人类学试着回答一个哲学性的问题:‘人是什么?’”[5](P457)该书第一大部分讨论了知识、情感与欲望三种能力,分别对应于三大批判,只是把第三批判置于中间,把第二批判置于末尾,其目的是为了把实践理性批判的主旨和实用人类学中的宗旨结合起来,扩展“我应该做什么”这一问题域,尤其是,把道德哲学、法哲学和政治哲学结合起来,回到真正的主题(也是本文的主题):从第一人称通向世界公民。这也是康德所谓“自由不是个人的成就,而是人类的成就”之真谛的出处所在。且看《实用人类学》末尾论族类时的一段话:

  它要求人类不是表现为恶,而是表现为一个从恶不断进步到善,在阻力之下奋力向上的理性存在者的类。于是,人类的普遍意志是善的,但其实现却苦难重重,因为目的的达到不是由“单个人”的自由协调,而只有通过存在于世界主义的结合起来的类的系统之中,并走向这个系统的世界公民的进步组织,才能够有希望。④[6](P276)

  这是康德关于宪政的一个纲领性见解,是他的世界公民构想,与《关于一种世界公民观点的普遍历史理念》里的筹划不谋而合。他说:“自然迫使人去解决的最大人类问题,就是达成一个普遍管理法权的公民社会。既然唯有在社会中,确切地说是这样的社会,它拥有最大的自由……既然唯有在这种社会中,自然的最高意图,亦即发展其所有禀赋,才能够在人类中达成,自然也期望人类就像实现其规定性的所有目的那样来为自己实现目的,所以,一个在其中可见到外在的法律之下的自由在最大可能的程度上与不可违抗的强制力相结合的社会,也就是说,一种完全公正的公民宪政,对于人类来说必然是自然的最高任务,因为唯有凭借这个任务的解决和完成,自然才能以我们的类来完成它的其他意图。”[7](P29)康德详细阐明了理性(自然)的本性和意图,即实现人类的公共福祉和共同利益,造就一个成熟的世界公民身份。

  雅斯贝尔斯关于康德第四问题具有优先性的主张固然有理,但对康德哲学形而上学具有真正奠基性意义的,还首推第一问题,即“我能知道什么”。

作者简介

姓名:张荣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