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为康德知觉概念论辩护
2020年07月17日 11:36 来源:《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 作者:陈志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In Defense of Kant’s Perceptual Conceptualism

  作者简介:陈志远,男,四川大学公管学院哲学系副教授,博士,研究方向:德国哲学,知识论和伦理学

  原发信息:《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第20195期

  内容提要:通过非表征性感觉和表征性知觉的区分,反对把康德的感觉视为非规范性的自然事实,并从综合视角出发,通过表明知性综合是知觉表征的必要条件,来证明知觉形式和内容的概念性条件,最终为康德建构式概念论立场做辩护。

  关键词:感觉/知觉/直观/概念性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胡塞尔伦理学的现象学建构研究”(16BZX068)

  

  康德的知觉内容或直观表象是概念性的吗?近十年来在康德学者内部对此引发的热烈争论表明,它已经主要成为单纯的文本解释问题,多少已远离麦克道维尔的意图。这一问题更为宽泛的表达式是,康德的第一批判或其他批判时期文本是否表明,是否存在着某种非概念的心理内容?这引发了以汉纳、阿莱、麦克里尔、奥诺夫等人为代表的非概念论者,和格林、兰德、格里菲斯、威廉斯等为代表的概念论者之间的争论,总体上,如果说非概念论者喜爱先验感性论的证据,因为那里存在着直观独立于知性概念提供对象的直接论断,那么概念论者往往在先验演绎中寻找到有力支持,正如通常认为著名口号“概念无直观则空,直观无概念则盲”所阐明的那样。

  与康德宽泛多义的表象概念相比,笔者使用的表征概念相对狭窄,它仅仅指那些具有正确性条件的心理内容。始于非表征感觉和表征性知觉的区分,笔者将分别处理两种不同版本的知觉概念论证明。鉴于如何理解统觉综合和直观的关系成了争论的中心之一,笔者将主要从综合理论的角度为知觉概念论主张做辩护,结论是:康德哲学的概念论解释的优点在于它提供了一种系统性的内在视角。

  一、知觉与感觉

  在表象阶梯区分的著名文字中,康德将感觉和直观都视为知觉的亚种,前者是主观的知觉,而后者属于客观的知觉。“仅仅与主体相关作为主体状态之变态的知觉是感觉,一种客观的知觉就是知识。知识要么是直观,要么是概念。”(A320/B376)①不过在知觉的日常意义上,他更倾向于一种狭义的使用,“知觉是经验性意识,也就是说,其中有感觉的意识。显象作为知觉的对象”(A166/B207)。知觉是以显象为对象的意向性的直接认知状态,而感觉仅仅构成了“知觉的质料”(A167/B209),与感觉仅仅反映内在的主体状态相比,知觉不仅借此拥有外在对象,而且也表征对象为何。

  “房屋”(B162)、“船”(A192/B137)、“月亮”(B257)等系列事例表明了这点:知觉是以显象为对象的直接认知状态,这与经验直观相似。“知觉、即直观的经验性意识”(B159),更明确的是,关于直观的“有意识的表象”(A320/B376)。尽管在直观和知觉的关系上存在争议,但这并非可以理解为,知觉是对直观表象及其行为的意识,否则它将沦为仅以直观行为为对象的第二意识,狭义意义上的知觉满足经验直观的三个特征:直接表征外部对象如何的表征内容、直接指向外部对象的意向性和形式条件。前两个是康德试图用“客体的质料”和“显象”来含糊说明的东西,而后者则指经验直观的时空形式。

  康德在几种不同的意义上使用感觉概念,第一种意义是因果论的,它是被对象刺激产生的感性表象。这确立了感觉在康德认识经验中外部世界和内在心灵之间的中介地位。第二种意义是现象学的,康德提到“属于感觉的东西如不可人性,硬度、颜色”(A21/B35),或“颜色、声音,温度的感觉的视、听、触的主观性状”(A28/B44)。这些今天称之为事物看起来如何的现象特征是康德感觉概念的基本含义,这些现象特征不是事物具有的客观特征,而仅仅是“我们主体的变化”(A28/B45),康德特别强调指出它们具有因人而异的主观特征。这多少说明了感觉具有的第三个特点也是非意向的意识,“它们就自身而言都不使人认识,至少是先天地认识任何客体”(A28/B44)。感觉不认识,也不指向任何表象,表象只是知觉的对象。它同时决定《纯粹理性批判》赋予感觉的第四个特征——非表征性,“关于感觉,人们只能意识到主体受刺激,而且人们使它与一个一般而言的客体发生关系”(A166/B208),仅仅与主体相关的表象,只反映主体状态变化的感知是感觉。所以严格说来,感觉这里只构成与主体的关系,而不构成与客体的关系,困难在于内在的主观感受性质如何与外部客体“发生关系”?鉴于具有正确性标准的表征内容的缺乏,唯一的解释只能是:感觉对于客体的指称是通过因果关系建立的。

  如果在概念上清楚地将知觉和感觉区分开来,那么可以发现非概念论者的一种常见误解,这一问题本质上是由非概念的知觉扩大为非概念的心理内容引起的。在与麦克道威尔为代表的概念论者的论战中,皮科克提醒我们注意争论的出发点,论战双方不关心是否存在着知觉的非表征意识性质,它们有时被称为感觉性质,真正的争论仅仅涉及知觉的表征内容。[1]240同样,知觉的表征内容是否是概念性的,无关于感觉内容或感觉性质是否是概念性的。汉纳也正确看到了这点,他强调争论的重点在于,非概念论实际上是关于表征内容的论题,而不是关于感性内容或现象内容。[2]327然而与皮科克不同的是,前者并未相信概念论对手犯了这样的错误,而汉纳声称从塞拉斯到麦克道威尔抨击“所予的神话”都是一种非组织的因果感性给予物,只是被动接受概念的切割,这只是一种自黑格尔开始感觉主义误解的遗产,“所予的神话”实际上将现象内容也即根本不存在的观点施加给正确的非概念论者们。

  然而是汉纳误读了他的论敌们。尽管塞拉斯抨击了康德没有能够最终摆脱的直接性的感觉材料,但是感觉材料理论从来不是“所予的神话”的必要条件,其核心要点在于是否承认一种非推论的直接认知的事实知识,这种知识构成全部真理和知识的最终上诉法庭和判决标准,无论将感觉视为知觉材料,还是事实判断的描述基础,这点无关紧要。麦克道威尔则强调指出塞拉斯隐含的观点是:“认为感性独自——在绝对没有牵涉任何属于我们的有理性的能力的情况下——就能够让事物对于我们的认知来说是可以利用的,这构成了一种形式的神话。这点与康德的一个基本学说是吻合的。”[3]242因此依据麦克道威尔的理解,问题不仅仅在于承认是否有着一种在理性和概念权限之外的感觉,而且也在于是否承认,是否有一种在理由的逻辑空间之外的知觉或感觉。

作者简介

姓名:陈志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