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亚里士多徳论作为实体的水、火、土、气
2020年09月14日 10:02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张家昱 字号
2020年09月14日 10:02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张家昱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Aristotle’s Theory of Water,Fire,Soil and Gas as Entities

  作者简介:张家昱,爱尔兰都柏林圣三一学院哲学系博士研究生。

  原发信息:《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96期

  内容提要:在亚里士多德看来,单纯物同人、牛、马一样具有“种—个体”的概念关系,真正作为实体存在的单纯物是诸如“这一滴水”或“这一个土”的单纯物个体。然而,单纯物的个体究竟与诸如“这一个人”或“这一匹马”的复杂物个体不同,其特殊之处在于,即便构成单纯物个体的各个部分的相对位置发生变化,仍无碍于保持其自身的同一。虽然连续性对单纯物个体的判定具有重要意义,但单纯物个体的同一性并非根源于某一具体个体的质料的连续性,而更有个体形式的统一性作为其连续性的基础。当我们试图理解这种个体形式时,要进一步诉诸个体功能概念。唯有具有功能统一性的单纯物,才是真正的个体实体。

  According to Aristotle,the simple bodies have the same “universal-individual” conceptual relationship as human,cattle and horse do,so the real substances of the simple bodies,according to the ultimate subject principle,are the individuals like “this puddle of water” and “this clod of earth”.The individuals of simple bodies are surely different from those complex individuals,such as “this man” and “this horse”,because the positional alteration of their parts constitutes no harm to their identities; or,to put it in another way,a simple body will continue to be itself even if its parts change their relative positions.Finally,continuity is indeed important for identifying the individuals of simple bodies,but the identity of an individual is ontologically based on the unity of an individual form,rather than material continuity.When trying to clarify the individual form,it is necessary to resort to the individual functions.Only those having identical functions are the real individual substances.

  关键词:亚里士多德/单纯物/实体/个体/连续性/Aristotle/simple body/substance/individual/continuity

 

  亚里士多德曾多次肯定水、火、土、气等单纯物的实体地位,①但在《形而上学》Z.16中,他又出人意料地提出了似乎与先前论述相左的观点:

  而显然的是,那些看起来是实体的绝大多数都是潜能,既有动物的部分(因为它们没有一个分离存在:而是一旦被分离,那时全都作为质料存在),也有土、火和气;因为它们没有一个是一,而是像是集合物,在被化合并从其中生成某一个之前。(1040b5-10)

  以罗斯为代表的很多学者据此认为,在承认单纯物实体地位的若干文本处,亚里士多德不过是对一种在他所处时代较为流行的观点进行简单复述,而在这段文本中,他基于自己的一系列研究对这种观点进行了全盘否定,主张单纯物并不能现实地作为实体存在。②

  然而,正如米若斯和门恩所指出的,亚里士多德在Z.16中所论及的四元素并非先前所讨论的那些作为实体存在的单纯物,而是构成某一复合实体的质料的元素,因而,这里的论断并不能颠覆他先前水、火、土、气等四种单纯物是实体的主张。③聂敏里教授在《实体与形式》一书中更通过对Z.16在整个Z卷中所处位置的分析指出,虽然Z.10-11和Z.16均得出质料不是实体的结论,但二者视角不同,前者是逻辑分析的视角,而后者是存在论的视角。他这样说:“在Z.16中,亚里士多德却径直是从实体的质料部分在存在论上的地位问题这一视角出发来讨论它们作为实体的质料部分是否能够单独作为实体存在的。对此他给出了否定的回答,明确了它们作为实体的质料部分在存在论上的潜能地位。”④由此,他明确否定了罗斯等人的观点,认为:“当这些东西[按,即水、火、土、气]不是作为实体的质料的部分被考虑,而仅仅被单独拿出来加以考虑时,正像Δ.7和Z.2明确地承认它们是实体那样,亚里士多德并没有否认它们的实体地位。”⑤

  本文不仅同意上述观点,而且将从另一条途径论证支持这一观点:只要证明作为自身存在的水、火、土、气在亚里士多德的理论体系中理应被视为实体,我们便会倾向于得出结论,认为在Z.16中被否定的只是作为某一可感实体的质料的四元素的实体地位,而无关乎它们各自作为单纯物的实体地位。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我们将首先讨论亚里士多德究竟在何种意义上将单纯物称为实体的问题。我们认为,一方面,唯有个体实体才是最严格意义上的实体;另一方面,确实存在着水、火、土、气等单纯物的个体,正是它们每一个作为个体所具有的连续性和有限性使得它们满足作为个体实体存在的要求。其次,我们将探求作为个体实体的单纯物之所以具有连续性的原因,主张它们因各自形式的统一性而具有连续性。由此,我们将表明,任意一种单纯物都有其个体实体,它们因其各自的特殊功能而作为个体实体存在,并是其自身。

  一、单纯物与个体实体

  在《形而上学》Δ.8伊始,亚里士多德便基于“终极主词”原则肯定了单纯物的实体地位:

  实体是指那些单纯物,例如土、火、水及诸如此类的东西,以及一般的物体,和由这些物体构成的动物、精灵及其部分;这些全都叫做实体,因为它们不陈述一个主体,而是其他东西陈述它们。(1017b10-14)

  这里,亚里士多德不但明言土、火、水之类的单纯物是实体,同时还指出单纯物之为实体的原因:“它们不陈述一个主体,而是其他东西陈述它们”,亦即,它们符合亚里士多德“实体-主体”的一般原理。⑥

  但在这段文本中,作为被陈述者的“它们”一词的指代并不清楚。以“动物”为例,这个词既可以被理解为一个包涵人、马、牛等动物种类于其下的属概念,也可以被理解为对具体的动物个体的泛指。然而,作为属概念的“动物”是不会被亚里士多德判断为真正实体的。因为动物显然能够谓述人,而人又能谓述诸如苏格拉底的“这一个人”,因而,唯有类似“这一个人”的个体才真正符合终极主词原则,是第一实体;而动物,作为一个属概念,虽然同“这一个人”一样为属性类范畴所陈述,但毕竟仍能够对例如“这一个人或这一匹马”的第一实体进行陈述,因而不能在最严格的意义上被算作实体。⑦所以,在对这一章的总结中,亚里士多德将终极主词原则与作为“这一个”一同列为实体的判定标准:

  这样,实体通过两种方式被言说,不再陈述其他事物的终极主词,和那可以是这一个和可分离的存在的东西;每一个个体的样式和形式便是这样的东西。(1017b23-27)

  据此,实体的判定标准被归结为两个:终极主词原则和“这一个”原则,换言之,真正的实体不但是那种不陈述他者而被他者所陈述的“终极主词”,还是能够通过它所具有的个体性进而同任意他者区别开来的“这一个”,例如,这一个人或这一匹马。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意识到“这一个”原则实际上是对终极主词原则的贯彻和强调,便会发现这两个原则实际上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因为一旦积极落实终极主词原则,必然会在谓述关系中将种、属同作为它们下位概念的“这一个”区别开来,相较于普遍者,唯有“这一个”或个体才能真正作为终极主词来被其他主词陈述。

  普遍者和个体的差异正是在对终极主词原则的深化与强调中被凸显出来的。一旦我们将上述差异带入对《形而上学》Δ.8最初那段话的理解和分析中便会明白,在援引终极主词原则时,亚里士多德所设想的“它们”只能是属、种之下的一个个个体。因为相较于普遍者,唯有个体才能真正满足对“它们”进行限定的终极主词原则的全部要求。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在《形而上学》Δ.8中,被肯定为实体的究竟是土、火、水、气等单纯物的各自之属,还是它们各自的个体?换言之,在Δ.8的这段文本中,当亚里士多德肯定单纯物是实体时,是否与他在肯定动物是实体时一样,都只是就其个体存在而言,而不是就其作为种、属的存在而言的?

  人们一般很容易设想“这一个人”“这一匹马”这样的动物个体实体,却似乎很难想象“这一滴水”“这一粒土”这样的单纯物个体实体。针对上述问题,人们倾向于否认单纯物有个体实体,而认为即便我们承认单纯物是实体,它们也只在作为种或属的意义上是实体。⑧显然,这一观点与上述亚里士多德终极主词的原则相违背,坚持它就意味着要承认亚里士多德关于实体的标准是不融贯的,即,他一方面说实体是“这一个”,即个体,一方面却说实体是“这一类”,即种、属。我们不必诉诸抽象的理论探讨,亚里士多德在《论题篇》Ⅰ.7中已经为我们主张单纯物个体实体的存在提供了文本依据。这一部分中,亚里士多德首先区分了“相同”的三种不同意义:数量上的相同、种的相同以及属的相同。举例来说,大氅和披风因二者的所指在数量上为一而相同,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因同为人类而在种上相同,而人和马又由于同属动物而在属上相同。随后,亚里士多德就对单纯物这种较为特殊的情况进行了讨论:

  从同一泉源中流出的水被称为相同的水,这种相同似乎与上述相同的含义有某种区别;但实际上这种情况应与那些鉴于种的统一性而以某种方式被称为相同的东西同列,因为这一切似乎是同出于一族并且彼此类似的。因为,一切水之所以被说成与任何其他的水在种上相同,乃是由于它们具有某种相似性,而同出一源的水与其他水的区别正是其相似性更为明显而已:因此我们不把它与那些鉴于种的统一性而以这种或那种方式被称为相同的东西相区别。(103a15-23)

  这里亚里士多德明确提出了水的“种”概念,也就意味着在作为“种”的水之下存在着作为个体的水。这些个体的水因“具有某种相似性”而被统一地涵括在“水”这一“种”下。正像在动物那里存在着“种-个体”的上下级范畴关系一样,对于水这样的单纯物,我们也没有任何理由否认它们具有“种-个体”的上下级范畴关系。一旦承认这一点,那么,如果不否认对于动物而言的“种-个体”关系有助于依照终极主词原则确认动物个体的实体地位,我们也就必须承认对于单纯物而言的“种-个体”关系同样有助于依照终极主词原则确认单纯物个体的实体地位。

  到目前为止,这只是就我们的推论而言。如果我们试图在亚里士多德的理论体系中确立这一观点,就必须弄清楚两个问题:一是在亚里士多德的世界图景中是否存在单纯物个体;二是如果确实存在单纯物个体,它与诸如动物等个体有何区别。我们首先解决第一个问题,即表明:如果存在一类不同于作为种的水、火、土、气的单纯物,这类单纯物便只能是作为具体的单纯物个体实体而存在。

作者简介

姓名:张家昱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