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中国哲学
论方东美“回旋变易”的《周易》时间观
2017年02月14日 09:14 来源:《周易研究》 作者:王彬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Loop and Change:Fang Dongmei's View on Time in Zhou Yi 论方东美“回旋变易”的《周易》时间观

  作者简介:王彬,山东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山东 济南 250100 王彬(1980- ),女,山东泰安人,山东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后,山东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助理研究员。

  内容提要:方东美认为西方哲学不重视时间问题,往往将时间空间化,这导致他们没有承续的历史,而中国哲学,尤其是儒家的《周易》则非常注重时间问题。相比于循环的时间观和线性的时间观,他将《周易》的时间观念概括为“回旋变易”,这一时间观集循环的时间观和线性的时间观的优点于一体,不仅使得中国历史呈现出接续性,而且对于儒家精神人格的培养以及中华文化在其演变中价值的保持和发扬光大都至关重要。

  Fang Dongmei(1899-1977) contends that Western philosophy does not pay attention to the issue of time,and tends to convert time into space,which resulted in their having no continuously inherited history; in contrast,Chinese philosophy,especially the Confucian Zhou yi(Book of changes) place considerable emphasis on the issue of time.Comparing the view regarding time as a cycle and the view regarding time as a line,he holds that the view of time in the Zhou yi can be summed up as "loop and change,"a view synthesizes the advantages of both the schema mentioned above,which not only makes Chinese history manifest its continuity,but also can significantly contribute to the formation of Confucian character and to the preserv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value of Chinese culture in its evolution.

  关键词:周易/时间/回旋/变易/Zhou yi/time/loop/change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现代新儒家易学思想研究”(12JJD720004);山东大学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11120075614038)。

  原发信息:《周易研究》第20164期

 

  时间问题已成为西方近现代哲学和科学的核心问题。事实上,西方科学和哲学的发展可以看作是对时间问题的突破,这是沿着两条路径展开的,一是自然科学的路径,一是人文科学的路径。如果说自然科学对于时间问题的开拓使得物理学、天文学获得了巨大发展,那么人文科学则更多充当的是救赎的角色,它旨在通过人自身的内在体验来定性时间,从而使生存转换思路,摆脱自然科学对时间的界定。本文主要关注人文科学对于时间问题的思考,在这一问题上,现代新儒家的代表方东美先生有其独特观点,他首先从中西比较切入,分析西方时空观念的弊病,进而从儒、道、佛和现代新儒家的比较中把儒家命名为“时际人”,并将《周易》的时间观——儒家时间观的主要代表——概括为“回旋变易”。

  一、《周易》时间观提出的原因:西方时间观的弊病

  西方哲学自古希腊前苏格拉底时期起就将时间问题回避了。与中国轴心时代相似,前苏格拉底时期也是思想家辈出的时代,而巴门尼德开启的存在哲学与赫拉克利特开启的变化哲学可谓一对孪生兄弟,正是由于两者对时间问题的不同看法,才使得西方哲学开启了两条道路。巴门尼德认为存在是永恒不动、不生不灭的,一切变动都是幻象,是不真实的。由此存在就将现象界完全撇开,而只关注那个永恒不变的本体界,这也是西方哲学二分思维方式的开始。从苏格拉底到柏拉图,再到中世纪的基督教都是在这个本体界来思考,现象界的变化则被抛弃,而漠视现象界的变化必然导致时间观念的淡漠。赫拉克利特则认为万物皆变,无物常驻,世界万物是处在不断的运动变化之中的。西方哲学从苏格拉底开始选择了巴门尼德,而不是赫拉克利特,因而长期以来现象界的流变不被重视。重新将这一问题提出来的是柏格森,之后是怀特海的过程哲学和胡塞尔的现象学,直至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才真正将西方忽视了几千年的时间问题重新拿出来讨论。这一条哲学之路其实是一条人文救赎之路,是对巴门尼德的存在哲学的反思,尤其是海德格尔对于形而上学的批判与克服正是建立在对时间问题的追问之上的。

  西方哲学选择巴门尼德而不是赫拉克利特,并不是说西方不关注时间问题。我们知道巴门尼德受毕达哥拉斯学派的影响,而早期的西方哲学和数学几何学有着密切的联系。直至近代,数学、几何学、天文学、物理学都在西方哲学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因而造成了西方哲学在关注时间问题时更多是从自然科学的角度出发。但是以数学、几何学来研究时间问题必然无法解释时间流变的特征,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将时间空间化,巴门尼德的学生芝诺提出的芝诺悖论,就说明了西方时间空间化的思维特征。他不是将时间看作一个整体,而是将其分成不同的段,将时间与空间两分,然后按照顺序依次向前,这就是典型的时间空间化的处理方式。近代哲学、科学的发展,虽然将时间和空间都看作是无限的,但是时间依然只有落在空间中才能被思考,被拿来处理问题,笛卡尔的坐标系就是一个例证。对此,方东美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说:“西洋这一方面,从希腊末年起一直到近代的欧洲,一谈到历史进程、时间观念,往往不就时间本身来看,却把它化成空间的影像来看,于是‘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变成刹那,刹那把时间的段落化成时间单位,时间单位再化成空间的单位,空间的单位再被化成点与点、线与线的结构。若从欧几里德的几何上看,这些是根本不能够连续的。由此而看历史,则西方的历史也就变成断断续续的历史时间,根本上产生一个‘历史非持续性’,在时间上不连贯,这一个时代同上一个时代不连贯。因之,西方没有一贯的历史。……但是在中国,从唐虞三代……一直到今天,中国整部的朝代史、远古史、通史、断代史,却是一贯地绵延下来,这文化的历史线索始终没有断过,就是因为中国的历史观念,不是断灭性的,而是持续性的。”①在中国古代,史官制度由来已久,历史学胜过其他任何一门学问。之所以如此注重时间的延续性,在方东美看来正是由于《易》,他认为“中国人之时间观念,莫或违乎《易》”②,“儒家最重要的哲学宝典是《周易》,而这部书把世界的一切秘密展开在时间的变化历程中,看出它的创造过程,由此看来,儒家若不能把握时间的秘密,把一切世间的真相、人生的真相在时间历程中展现开来,使它成为一个创造过程,则儒家的精神就没有了。”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