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中国哲学
程志华:哲学概念:进化与变异
2018年09月12日 10:02 来源:《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程志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Philosophical Concepts:Evolution and Variation

 

  作者简介:程志华,河北大学 哲学系,河北 保定 071002 程志华(1965- ),男,哲学博士,河北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近现代儒学、中西比较哲学研究。

  原发信息:《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82期

  内容提要:哲学作为一门学问,以概念作为“细胞”,来进行内容的形式表达。然而,概念作为哲学的“细胞”,与生物学的“细胞”一样,亦是变化的,而变化常表现为“进化”和“变异”两种情形。所谓“进化”,指针对新哲学问题基于“内在线索”而对原有概念内涵的合理发展;所谓“变异”,指针对新哲学问题基于“外在线索”而对原有概念内涵的曲解或“异化”。之所以会出现概念变化的“进化”与“变异”之别,原因很复杂,但对哲学功能的理解和对诠释方法的使用两个因素至关重要。如果“正解”哲学功能,使用合理的诠释方法,哲学概念的变化可能是“进化”;如果“误解”哲学功能,使用不合理的诠释方法,哲学概念的变化便可能是“变异”。

  Philosophy,as a kind of learning,takes the concept as the "cell" to express the content.However,as the "cells" of philosophy,the concepts are the same as the "cells" of biology would also change,and this change would manifest themselves in two situations:"evolution" and "variation".The "evolution" means a rational development of the original concept connotation based on "inherent clues" pointing to the new philosophical questions.The "variation" means the misunderstanding or "alienation" of the original concept connotation based on "external clues" pointing to the new philosophical questions.The reasons for "evolution" and "variation" of philosophical concepts are complex,but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function of philosophy and the interpretation methods are crucial elements.If the philosophical function is understood correctly,a reasonable interpretation method is used,the change of philosophical concept may be "evolution"; otherwise,the change of philosophical concepts can be "variation".

  关键词:哲学概念/进化/变异/内在诠释/外在诠释/philosophical concept/evolution/variation/internal interpretation/external interpretation

 

  从内容上讲,作为超越地研究事实与价值的学问,哲学基于理性而探究“知识之源”和“价值之源”,从而为适应和改变现实世界提供“范本”。因此,它既不同于以信仰为特征的宗教,亦不同于追求具体知识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从形式上讲,哲学通过概念系统表达的特征非常鲜明,因此,任何哲学学说都是一套概念系统。由此来讲,哲学概念乃哲学的“细胞”。不过,如同生物学意义的“细胞”一样,哲学概念是会变化的,而变化常分为“进化”与“变异”两种情形。分析这两种情形及其形成原因,既有助于正确把握哲学概念,亦有助于促进整个哲学研究。

  众所周知,“哲学”概念最早出现在古希腊,它的基本含义为“爱智慧”或“智慧的朋友”。因此,人们常通俗地将“哲学”解释为关于热爱和追寻智慧的学问。熊十力说:“哲学者,智慧之学,而为群学之源,亦群学之归墟也。此等学问,纯为伟大精神之产物。”[1]第5卷:26不过,这样一种解释虽然不错,但却过于宽泛,没有讲清哲学到底属于哪种智慧。实际上,哲学作为一门学问,乃对于“事实”与“价值”之超越的研究,或超越地研究“事实”与“价值”。具体来讲,哲学虽亦以“事实”和“价值”为研究对象,但就研究内容讲,它只研究“事实”与“价值”的超越层面;就研究方法讲,它只以超越的方法研究“事实”与“价值”[2]。因此,海德格尔说:“哲学活动就是询问那超乎寻常的事物。然而,正如我们已经提及的,这种发问对自身有一种反冲力,所以,不仅所问的东西是超乎寻常的,而且发问自身也是超乎寻常的。”[3]14由此,它不同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因为后者主要以“非超越”的方法对“非超越”层面的“事实”与“价值”进行研究。而且,虽然宗教亦以超越方法对超越层面的“事实”与“价值”进行研究,但宗教的基础为非理性,以“信仰”为特征,而哲学的基础为理性,以“怀疑”为特征,故哲学并不同于宗教。在此,所谓“超越”,对应“形上”,意指“形而上者谓之道”之“形而上”之义;相应地,所谓“非超越”,对应“形下”,意指“形而下者谓之器”之“形而下”之义。总之,虽然哲学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以及宗教同为智慧,但哲学是一种非常独特的智慧。

  更值得注意的是,哲学还具有特殊的表达形式,即,哲学以概念系统为表达形式。也就是说,尽管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学科和宗教均使用概念,但唯有哲学的表达端赖于概念。对此,美国汉学家德效骞(Homer H.Dubs,1892-1969)认为,概念乃哲学的基础。他说:“尽管经验是不断变化的,然而本质或概念并不变化,且是真正真实的。雪可能融化,一个人会死,但雪或人的名字、概念会继续存在;通过这些概念,世界可被认知。”[4]在熊十力看来,“玄学”即哲学的表达形式只是概念之间的关系。他说:“凡玄学所表者,只是概念与概念之关系,而佛学尤为玄学之极诣。故短于分析作用者,于各个概念间相互的关系,即义理分划之不可淆混者,乃常不能明辨,而陷于混沌状态矣。”[1]第8卷:88金岳霖则将哲学称为“概念的游戏”。他说:“哲学是概念的游戏。……哲学本来就是这样的一门学问。”[5]在此,所谓“游戏”泛指哲学活动及其发展。实际上,整个人类哲学史就是诸多哲学概念的历史,因为任何一部哲学著作、任何一种哲学学说,均以概念为表达形式。例如,无论是老子的《道德经》,还是儒家的《论语》,无论是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还是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均无非由“道”“无”“有”“仁”“忠”“恕”“偶然”“必然”“是”“存在”“存在者”“此在”等概念体系所表达。总之,正如没有数字就没有数学一样,如果没有概念也就没有哲学。

  尽管如此,哲学史上亦有很多人主张“疏离”概念;他们非但不承认概念之于哲学的重要性,而且否认哲学以概念系统为表达形式。例如,叔本华认为,哲学以具体的生活为对象,而非以普遍性的概念为对象,因此哲学应该“疏离”概念。他说:“关于概念的本质,我们就永不能获得直观的、真正自明的认识,而只能有一种抽象的、推理的认识。……概念,只能被思维,不能加以直观;只有人由于使用概念而产生的作用或后果才真正是经验的对象。”[6]再如,罗蒂也认为,人类文化本是没有根基、中心和等级的,然而,哲学家总企图通过概念建立人心与外在之间的联系,因此这种努力只能是徒劳的。他说:“在这里,没有人,或者至少没有知识分子会相信,在我们内心深处有一个标准可以告诉我们是否与实在相接触,我们什么时候与(大写的)真理相接触。”[7]但是,非常吊诡的是,无论是叔本华,还是罗蒂,其唯意志论和新实用主义均需通过概念系统来表达:前者通过“表象”“意志”等概念表达,后者通过“真理”“知识”等概念表达。对此,罗蒂不得不说:“在我看来,实用主义的第一个特征是,它在反本质主义的意义上应用诸如‘真理’‘知识’‘语言’‘道德’等类似的哲学概念。”[8]实际上,叔本华和罗蒂等所要“疏离”的不是概念本身,而是传统形而上学的概念体系。由此可以进一步印证,正如没有数字就没有数学一样,如果没有概念也就没有哲学。

  那么,是否任何一般性概念均可成为哲学概念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只有进入哲学“视野”的名词才可称为哲学概念。质言之,唯有反映“哲学问题”的名词才可称为哲学概念。那么,什么是“哲学问题”呢?如前所述,既然哲学以“事实”和“价值”为研究对象,那么它就不能离开经验世界和人文世界,当然亦不能离开超验世界。不过,哲学既不能直接以经验世界为对象,此是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对象;不能直接以人文世界为对象,此是人文学科的对象;也不能直接以超验世界为对象,此是宗教的对象;它须以经验世界、人文世界和超验世界之本体、前提和基础的问题为对象。质言之,唯有基于此类对象的问题才可谓“哲学问题”。具体来讲,“哲学问题”包括三类:其一,“哲学问题”不是经验世界的具体知识,而是有关经验世界的根本知识。其二,“哲学问题”不是人文世界的相对价值,而是关乎人类终极关怀的绝对价值。其三,“哲学问题”不是宗教当中的实际问题,而是宗教当中的根本理论。例如,20世纪的重要哲学派别存在主义,以“人存在的意义”为“哲学问题”,得出“存在先于本质”的核心观点,从而建构起整个存在主义学说,其所依赖的是“存在”“本质”“自由”等概念,而这些概念所反映的是上述第二类哲学问题[9]。总之,基于哲学问题的名词为哲学概念,而哲学概念成了哲学之基本的结构和功能单位。对此,若形象地讲,这种情形犹如细胞是生物体之基本的结构和功能单位,哲学概念则可称为哲学的“细胞”。既然如此,与“细胞”会变化一样,哲学概念亦会变化,而且变化路径也不相同。

作者简介

姓名:程志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