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中国哲学
黄榦《太极图说》解
2019年08月15日 10:57 来源:《船山学刊》 作者:王小珍/邓庆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An Interpretation of Huang Gan's Tai Ji Tu Shuo

 

  作者简介:王小珍(1979- ),女,江西德安人,江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江西 南昌 330022;邓庆平(1977- ),男,江西安义人,江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江西 南昌 330022

  原发信息:《船山学刊》(长沙)2018年第20186期 第70-76页

  内容提要:黄榦作为朱熹最重要的弟子之一,对周敦颐的《太极图说》有着完整而独特的理解。他将《太极图说》划分为陈述太极道体逻辑展开的本体论、具体人物生成的宇宙生成论和人生修养论三个部分;从厘清“极”字的本义出发提出了一个对“无极”与“太极”概念的理解思路;认为太极有动静,但太极不能自为动静;对朱熹将五行次序分为生之序与行之序的说法提出质疑,认为五行次序只有一个,即水木火金土。这些理解既是对朱熹《太极解义》的丰富与发展,也构成了黄榦宇宙论的主要内容。

  关键词:黄榦/太极图说/太极/动静/五行次序

  标题注释:江西省社科规划2014年度项目“现代韩国朱子学研究”(14ZX06)。

 

  

  在朱熹编订的《近思录》当中,首卷的主题词是“道体”,其中首要的内容即是周敦颐以太极为本体概念的《太极图说》,但在《朱子语类》当中的第一对主题词则是理气,理气也成为后世学者解读朱子宇宙论思想的首要范畴,太极的问题则常常是放在理气关系中来处理。由于《近思录》与《朱子语类》都是展示朱子学思想体系的代表性文本,其对太极的处理似有逐渐弱化而最后以理气论为主的倾向。并且,由于朱熹对太极问题的阐述主要与两个材料相关,一是周敦颐《太极图》与《太极图说》,二是《系辞》的“易有太极,是生两仪”,而其代表作《四书章句集注》却几乎未曾言及太极,故而日本学者山井涌三十多年前就指出,太极一词在朱子理论体系中并不重要。①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作为朱熹大弟子的黄榦(字直卿,号勉斋)对理气关系问题讨论较少,对周敦颐《太极图说》以太极为首的这套宇宙论模式却非常重视。他在阐发朱学道统论的重要文献《圣贤道统传授总叙说》中追述儒家圣贤道统根源时就说:“有太极而阴阳分,有阴阳而五行具,太极、二、五妙合而人物生。赋于人者秀而灵,精气凝而为形,魂魄交而为神,五常具而为性,感于物而为情,措诸用而为事。物之生也,虽偏且塞,而亦莫非太极、二、五之所为。此道之原之出于天者然也。”[1]9非常明显,这里以周敦颐《太极图说》的宇宙论模式作为道统论的哲学基础。在现存文献当中,虽未见黄榦有过解读《太极图说》的完整文章,但考察《周子全书》《性理大全》和黄榦书信等文献,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黄榦对于周敦颐的《太极图说》有完整的诠释,基本涉及了《太极图说》的所有内容。这些诠释一方面继承了朱子的基本思路与主要观点,借用后世学者“宗朱、反朱抑或超朱”[2]14学术旨趣的判定,黄榦的这些诠释一方面继承了朱子的基本思路与主要观点,具有显著的“宗朱”立场,另一方面又确有自己的独特理解,是对朱子《太极图解义》(包括《太极图解》与《太极图说解》)的推进与丰富,构成了黄榦宇宙论的主要内容。

  下面就主要选取四个问题来讨论黄榦对《太极图说》的独特理解:

  一、《太极图说》的义理结构

  周敦颐的《太极图说》共249字,“论者多判为两节,分别作解释,以前半节即‘自无极而太极’至‘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讲宇宙论,而后半节即‘自惟人也得其秀而最灵’至末尾‘大哉易也,斯其至矣’讲人生论或修养论。做这样的理解不免肢解了《太极图说》,很容易因论者的各取所需而导致重大分歧。应该说,《太极图说》自始至终都同时包含了宇宙论和价值形上学两方面的意思,应当从宇宙论和价值形上学相结合的角度对太极图说作统贯一体的解析。”[3]107对于这里所言宇宙论的前半节,黄榦在《复甘吉甫》中认为应作两部分来看:

  窃谓周子之言,造化至五行处是一关隔,自五行而上属乎造化,自五行而下属乎人物,所以《太极图说》到‘四时行焉’,却说转从五行说,说太极又从‘五行之生说,各一其性’说出,至‘变化无穷’。盖天地造化分阴阳,至五行而止,五行既具则由是而生人物也。有太极便有阴阳,有阴阳便有五行,三者初无间断际,至此若不说合,却恐人将作三件物事认了所以合而谓之妙合,合者非昔开而今合,莫之合而合也。至于五行既凝而后有男女,男女既交而后生万物,此却是有次第,故自五行而下,节节开说。[1]652

  在黄榦的理解中,宇宙论的部分应属两个不同的论域,自“无极而太极”到“太极本无极”是第一个部分,这里的太极、阴阳与五行是造化自身展开的阶段,属于宇宙本体论,而此后“五行之生也”到“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是第二部分,则是具体万物生成的过程,属于宇宙生成论。在本体论论域中,太极、阴阳、五行三者一方面虽有逻辑上的次第,另一方面又是妙合,此合并非时间上的昔开而今合,也非外力使之合,而是本然的妙合,太极、阴阳与五行并非三个不同的事物,三者乃一体。而发生论论域中,自五行以下则有男女及万物,这是具体人物的生成过程,是实有先后次第的。

  此外,在《复杨志仁》中,黄榦通过批判道家以道为先的宇宙生成论而进行了对太极与阴阳五行之间关系的思考,认为阴阳五行俱为道之体,这一思考正好可以帮助我们具体了解太极本体自身的逻辑展开过程:

  至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则老氏之所谓道,而非吾儒之所谓道也。明道云:“天下之物,无独必有对。”若只生一,则是独也。一阴一阳之谓道,道何尝在一之先,而又何尝有一而后有道哉。“易有太极”,易即阴阳也,太极何尝在阴阳之先。“是生两仪”,何尝生一而后生二。尝窃谓太极不可名状,因阴阳而后见。一动一静,一昼一夜,以至于一生一死,一呼一吸,无住而非二也。因阴阳之二,而反以求之太极,所以为阴阳者,亦不出于二也。如是,则二者道之体也,非其本体之二,何以使末流无往不二哉!然二也,各有本末,各有终始,故二分为四,而五行立矣。盖一阳分而为木火,一阴分而为金水。木者火之始,火者木之终。金者水之始,水者金之终。物各有终始,未有有始而无终,有终而无终。二各有终始。则二分为四矣。知二之无不四,则知其所以为是四者,亦道之本体。非其四,何以使物之无不四哉!故二与四,天下之物无不然,则亦足以见道体之本然也。太极不可名状,至此亦可以见其端倪矣。[1]649

  张岱年先生曾围绕道与阴阳的先后关系对老子之道与儒家之道(即易之太极)做过区分,他指出“老子道论所谓道,指阴阳之所以,谓有道而后有阴阳;太极论中所谓道,则是指阴阳变易之常则,谓有阴阳乃有所谓道;实为对立之两说。”[4]5无极概念源于老子,太极概念来自《周易》,但在周敦颐《太极图说》中无极与太极皆是道,这样一来,无论是道在阴阳之前,还是在阴阳之后,都与周敦颐的立场不同。黄榦则指出,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道、一、二、三与万物之间存有先后关系,这是道家所谓的道,而并非儒家所谓的道。儒家所谓道生万物的宇宙生成过程还是应该从《太极图说》的太极阴阳五行说来解释。他认为“太极何尝在阴阳之先”,且“太极不可名状,因阴阳而后见”,即太极以阴阳的形式而显示其存在。二者,道之体也。二各有始终,故二而分为四,四亦是道之体,于是五行立焉。具体而言便是阴阳为二,而一阳而分木火,一阴而分金水。此木火与金水之间并非生成的实际次序,内含木始火终、金始水终的两套始终次序。由阴阳之二而至四,再至五行,此乃太极道体自身逻辑展开的过程,阴阳与五行并非太极之外的产生物,而是太极展开后道体自身的内在结构,这一展开并非现实世界实际的先后生成过程,而是本体世界的逻辑展开过程。故二、四皆为道之体,是道(即太极)的固有内涵。这里的道体正是《近思录》首卷的标题。太极与阴阳、五行之间,是一而二而四而五,同时五而一、二而一的关系。若无阴阳五行,太极也就不可理解,因此,黄榦才会说“太极不可名状,至此亦可以见其端倪矣。”

  如果说自太极而阴阳、五行是由上至下的逻辑演绎过程,而自五行而阴阳、太极是自下往上的回溯根源。在《性理大全》当中保留一段黄榦关于五行与阴阳之间、五行与太极之间关系讨论[1]28-29。他首先引用张载的观点说明,五行乃是一阴阳之所为;并以木火土金水配比解释春夏秋冬四季的形成,说明四时之运行也是五气流通的结果,而五气流通又可归结为一气之妙用;接着,他借用《通书》中的两段话指出五行与太极之间:太极动而生阳,以至四时运行,都是神之所为;五行之生,四时之行,百物之产,都应归结为一太极而已。由此,在黄榦看来,阴阳五行皆为气,又均源自太极,可归结为太极。黄榦还曾用体用关系来理解宇宙论当中的太极与阴阳五行乃至万物,所谓“道丧千载,濂溪周子继孔、孟不传之绪。其言太极者,道之体也。其言阴阳五行、男女万物者,道之用也。太极之静而阴,体也。太极之动而阳,用也。”[1]775也就是说,在黄榦的宇宙论模式当中,太极是道之体,阴阳乃至万物则为道之用。

  张岱年先生曾指出,在中国哲学当中,“宇宙论可分为二部分:一、本根论或道体论,即关于宇宙之最究竟者的理论;二、大化论,即关于宇宙历程之主要内容的探究。”[4]5黄榦这里虽然是从《太极图说》的文本立论,但可以看出黄榦将宇宙生成过程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本体论的阶段,这个阶段是从太极到阴阳再到五行的逻辑展开过程;另一个是具体人物生成论的阶段,这个阶段是五行而化生万物的具体演化过程。第一个过程中并无时间上的先后关系,仅为逻辑意义的展开,而第二个阶段才具有时间上的先后次第。如果再加上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之后的部分,黄榦所理解的《太极图说》便可作三节来理解。第一节为太极道体的逻辑展开,属本体论范畴,第二节为具体人物生成的宇宙生成论,第三节则是人生修养论。由太极到人物发生,再到人生修养论,这样的结构分析在《太极图说》理解史上是独具创新的。

作者简介

姓名:王小珍/邓庆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