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中国哲学
先秦儒家认识论之超验与经验的统一
2020年06月24日 20: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志浩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春秋战国时代的基本事实是固有秩序被打破,因此结束战乱和重建秩序成为当时知识分子努力的目标,有关“治乱”的话题遂凸显出来。由于周代成功地维持了几百年基业,因而周末有关重建秩序的思考皆以周代政治为蓝本。与古希腊把“城邦”作为基本的政治单位不同,“天下”是周代政治的基本单位。“天下”的正当性源自“天”,“天”的意志展现在天下事务之中。赵汀阳认为,古人通过对上天和天道意图的领会确立天下政治秩序和布局天下制度,政治的目的在于“配天”。“天下”是人们政治实践的区域,属于经验世界能够触及的领域,“天”则属于超出经验之外的超验之域。那么,领会上天的意图进而把握天道、实现经验与超越的统一,就是先秦知识分子在认知领域所要努力实现的目标。

  在周代及以前,领会上天意图的方式主要有三种,其一是通过王朝的兴衰更替,如周初的诰辞中反复强调,周代殷商是天命的体现。其二是通过民心民情,如《尚书》中记载,“天畏棐忱,民情大可见”“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即把民众当作天的耳目,同时又把民众作为天的意志的载体。对此,宋代张载认为,“天之知物不以耳目心思,然知之之理过于耳目心思。天视听以民,明威以民,故诗书所谓帝天之命,主于民心而已焉”。其三是通过“灾异”或“祥瑞”,即通过自然界中发生的一些变化推测天意。上天通过政治事件或自然事件的征兆显示自身意志,人们则把超验之天纳入经验范围,进而领会上天的意图。另外,在“民神不杂”的时代,窥探和领会天的意志还可借助专职人员(“在男曰觋,在女曰巫”),他们通过沟通民和神,并向民众传达天意,从而实现经验和超验的统一。

  对天、天命、天道的信仰与战乱不息的政治环境形成极大的张力,撕裂了超验和经验之间的关系,如何把二者统一起来成为先秦时期认识论的基本任务之一。先秦儒家知识分子吸收了当时及先前体认超验之“天”的基本观念,试图认识和把握天、天命及天道,以人合天。孔子认为,“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那么,如何认知超验之天呢?《论语·阳货》中记载,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超验之“天”当然不能够用言语表达自身,而只能通过一些现象展示其存在,人们只有通过对“四时行焉,百物生焉”此类现象的经验性感知,才能体悟“天理流行之实”。王弼也认为,“以淳而观,则天地之心见于不言;寒暑代序,则不言之令行乎四时”。显然,通过自然现象可以推测超验(不言)之天。

  孟子认为人有认知能力,“知(智)者无不知”。那么,如何认知事物呢?他一方面强调用“耳目之官”的“见”“观”“察”“闻”“听”以知其然,另一方面强调用“心之官”,以“心”知其所以然。对于超验之天,孟子认为,“天不言,以行与事示之而已矣”,即上天会以政事和民众的反应显示其意志,因此应通过观察民心所向探测上天意图。此外,孟子还开创了以人“心”直接体认上天意图的心性路径,认为只要充分发挥人心的作用,就能够“知天”,“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在孟子看来,实现经验与超验的统一(尽心知性以知天),主要在于人的内在修养和内在心性的自觉,这在很大程度上强化了人的主体性。孟子这种从心性修养出发认知“天”的路径,是以“万物皆备于我”这一命题为理论前提的。具体而言,万事万物之理皆由“天”赋予,“天”将万物备于我身。那么,“我”当然可以认知“天”,并进而实现天人合一。

  荀子对超验之“天”(或“道”)的把握,剔除了以往神秘性的成分。他认为,任何人都有认知能力,“才性知能,君子小人一也”,“凡以知,人之性也;可以知,物之理也”。同时,又认为片面性的认识会障碍“道”之全体,“凡人之患,蔽于一曲而暗于大理”,“欲为蔽,恶为蔽;始为蔽,终为蔽;远为蔽,近为蔽;博为蔽,浅为蔽;古为蔽,今为蔽。凡万物异,则莫不相为蔽,此心术之公患也”。情感上的爱好与憎恶,只了解开始或结束,只看到远或近、广博或浅陋,只知晓古代或当今等,都会蒙蔽我们对事物的认识。基于此,荀子强调“学以致知”“学以致道”“学以知天”。同时,为了认知超验的“道”,荀子提出“虚壹而静”以解蔽,“不以所已臧害所将受”,从而达到“大清明”之境,进而通晓天地万物,“通于神明,参与天地”。荀子所谓的“参于天地”,建立在“明于天人之分”基础上,即“明达”天与人各自的职分和规律,“不可以怨天”,从而做到与天地参。

  需要指出的是,先秦儒家并没有形成独立的认识论意识。在形而上学层面,其认识论往往与本体论交织在一起,在现实层面,其认识论与政治建构结合在一起。可以说,儒家的认识论是其政治建构的理论前提和归宿。梁启超指出,中国早期政治以对天、天道等的认知为基础,是“天意政治”和“天治主义”。在先秦儒家看来,天能控制、调节天下,且为天下秩序建立根据与法则,建立天下秩序是为了彰显“天德”。建立天下大一统秩序、达至天下大同和天下太平是弥合及贯通上天与自我、天道与人道的中间环节和现实途径,最终目的是实现超验(天)与经验(人)的合一。具体表现在:知天知人,通天命懂人文,达天德明事理,进而达成上天与自我相互贯通、个人至善与天下至善的完美统一。由此可知,先秦儒家认识论之超验与经验的统一要在超出主观认知的社会和政治领域实现,政治和政治实践是实现儒家认识论目标、完成儒家认识论任务的有效区域,政治正义是儒家认识论的应有之义。

  (作者单位: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哲学与宗教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赵志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