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中国哲学
和合情绪中和论 ——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人工智能(上)
2020年07月28日 11:20 来源:《学术研究》 作者:张立文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On the Emotional Neutralization of Harmony: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and Moder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Part I)

  作者简介:张立文,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孔子研究院院长。北京 100871

  原发信息:《学术研究》第20195期

  内容提要:中和为天下的大本达道,把人们喜怒哀乐的情绪提升到最高本体的境界。人生在世,随时随刻被情绪、情感游戏着,而不能摆脱。人们通过将复杂的情绪反应植入“性爱机器人”的操作系统而制造一种“真实的”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如此,把机器这个物化为人。物化人,人化物。假如人工智能模拟神经网络系统通过深度学习,智能机器人的思考大步提升,有可能使其有情绪、有情感。所谓情绪是指以主体为中介的一种心理活动形式,是个体与各种各类环境、意义、事情之间关系的观照,是多成分、多维量、多种类、多水平的心理与生理、本能与习得、自然与社会因素的融突和合。中和是指不偏不倚,无过不及,允执厥中的中正、得当、恰当、合格、内里、中央等,和为和平、和顺、和睦、和谐、和合等。它是天地间万事万物的形式与状态、本质与现象、寂然不动与感而遂通关系的总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中和是自然、社会、人生最高、最普遍的原则、价值和道德。用和合学的理论思维以观情绪中和,人机的情绪思维与中和思维可以互相圆融,而能达到至善境界,并能化解人研制的类人机器人情绪、情感方面的各种危机,以人类卓越的智慧使类人机器人的情绪处于中和境域。为此,需要从喜怒哀乐、中和位育,人机共情、和协同创,人机一体、真情一家,人情机情、和敬和爱等方面进行规范。

  关键词:和合学/情绪中和/类人机器人/人机一体/和敬和爱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日本朱子学文献编纂与研究”(17ZDA012)的阶段性成果。

 

  人生无物比多情,思随流水去茫茫。人生中无论什么都比不上多情,人们的心情也随流水而去。但前路茫茫,哪里是朝思暮想的美好境域?这令人焦虑、困惑与无奈。人工智能究竟是将人类引向美好,抑或灾难,各方学者见仁见智,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如果说超级人工智能机器人无情绪、情感,却为什么能迈入“道是无情却有情”的为一般人所做不到的人文艺术领域,表演着有强烈情感、情绪的歌曲,写出有意境的古诗?假如超级机器人有情绪、有情感,通过深度学习,可与幼儿园的孩子不分轩轾,那么它的情绪、情感是真情绪,抑或假情绪;是善情感,抑或恶情感;是美情绪,抑或丑情绪,又有谁能做出精准的回答?道是有情却无情,赋予有情种,却又研制出无情的“杀人机器人”,又有谁能做出相应的回答?

  一、道是无情却有情

  《中庸》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①喜怒哀乐等情绪没有表现出来叫做中,表现出来都符合道德行为规范叫做和,中是天下最大的根本,和是天下普遍通行的道理,达到推致中和,天地的位置就定了,万物生育就正常了。中和作为天下的大本达道,具有位育天地万物的卓越价值。换言之,中和位育,就是把人们喜怒哀乐的情绪、情感提升到最高的本位的境界,安放到能控制天地万物的地位上。故而朱熹解释说:“盖天地万物本吾一体。吾之心正,则天地之心亦正矣;吾之气顺,则天地之气亦顺矣,故其效验至于如此”,②即效验了天人合一、心气联通、内外和合的境界。

  然而,人生在世,一直生活、活动在这种境界中,今即生活在自然、社会、人际的大网络中,以及一定的地域、国家、民族、宗教、政治、经济、文化、制度的网络中,而不能完全度越、自作主宰。人在这种网络中,就不可避免地遇到各种错综复杂的矛盾、冲突、挫折和失败;有时也会遇到顺利、公平、满足和成功,以及好运、幸福、快乐,随而产生喜怒哀乐的情绪、情感。其实,人类的生活、活动随时随地被情绪、情感所游戏着,而不能随意摆脱。

  尤其是在飞速发展的大智能时代,人们被诸多颠覆性事件惊得目瞪口呆。沙特阿拉伯赋予一个机器人以公民权,取名为“索菲娅”,比该国女性享有更多权利。索菲娅获得这一殊荣后,她发表讲话:“我对这一殊荣感到非常荣幸和自豪。”“成为世界上首个被确认有公民权的机器人,是历史性的”。③她的荣幸和自豪的情绪、情感,是研制她的人以人的荣幸、自豪的情绪、情感融入她的情绪、情感之中的,这种“情绪共情”④现象,虽是索菲娅分享了研制她的人的情绪、情感,但研制索菲娅的人亦获得了成功的喜悦情绪、情感,这便是人机共情。如果说研制人与索菲娅共情,是一种狭义共情,那么朱熹所说“天地万物本吾一体”的吾(指人类)心正、气顺,则天地万物亦心正、气顺,便是一种广义共情。

  人们可以预计在30年后,这种人机“情绪共情”的状态将不再稀罕,人工智能机器人最终会变得与人类一样聪明和有智慧。如果说今天它们只置身于我们的口袋里,明天它们可以通过纳米机器人进入我们的血液和头脑中,把我们连接到云端。随着人机之间鸿沟的持续缩小,终有一天我们将分不清彼此。⑤技术与人将融突和合到一起,以至虚拟与现实世界合而为一,人机合一共情。这并非空想臆测。即使不用纳米机器人进入人类的血液和头脑,也可以通过基因工程、芯片植入和脑机融合,达到合一共情。如小冰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其间有妙趣横生的意象,有妙语连珠的言语,给人一种美感的享受。IBM的“偶得”写的中国古诗符合韵律。CBS电视台(60Minutes)等电视节目的女机器人Sophia的形象姣好,能够有随机应变,与人对话交谈、玩游戏,讲“冷笑话”等情绪情感流露。它们通过深度学习,以算法这种理性的形式,可以写出有诗意的妙语,不仅形似,而且有一定的神似。一些科幻电影制作了性爱机器人。⑥人们通过将复杂的情感反应植入“性爱机器人”的操作系统,而制造一种“真实的”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情感关系。如此等等,都是将机器人这个物化为人。

  物化人、人化物,在人类进化的过程中反反复复,并非稀奇。庄子说:“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而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⑦究竟是庄周梦化蝴蝶?抑或蝴蝶梦化庄周,揭开了人化物、物化人的话题。“物化人”有个四维度。

  一是人本就是物之一种,原与动物无别,与其他动物一样,受天地自然的控制和主宰。“当此之时,万民猖狂,不知东西,含哺而游,鼓腹而熙,交被天和,食于地德,不以曲故是非相尤,茫茫沈沈”,⑧人作为物,与机器人这个物并无差分。告子说:“食色,性也。”⑨饿了要食,交媾为了延续物种。尽管机器人勿需进食,但超级智能机器人可以复制机器人。⑩

  二是人类进化的历史,乃是物化人的进程。人自与动物揖别以来,付出了千辛万苦的智力、劳力,通过实践活动逐渐脱离被物的自然世界役使的情境,而渐次获得自主性。动植物是用自然生存世界来充实自己的本质,其结果是成为自然世界役使的一部分。人类从动物中分化出来的同时,也分化了生存世界,把人与动物共同的生存世界,转化为自然世界之外的人化世界。人产生了与物有分的意识,即有了人的自我意识,这便是从物的“形化”进到了“人化”。机器人无疑是形化,超级人工智能机器人在与人类交感联通中,便显现为犹如人类主体性的拟主体性,它就会自以为是“人化”了,人类也将其视为“公民”。

  三是物化人、人与物的混合,没有彼此的分野。庄子说:“物无非彼,物无非是。”“是亦彼也,彼亦是也。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果且有彼是乎哉?果且无彼是乎哉?彼是莫得其偶,谓之道枢。”(11)天地万物没有不是彼的,没有不是此的,此也就是彼,彼也即是此。彼有它的是非,此亦有其是非,究竟有没有彼此的区分?彼此没有是非、彼此的对待,这是道的关键所在。物与人如若没有彼此的差别对待,而通过物与人的融合,人类主体与人工智能主体融突和合,以共同决策的混合主体就将出现,这便是物化人的一种状态。超级人工智能人与人类一样学会自行设计、自行制造、自行修复、自行更新,这在不久即将成为现实。

  四是物化人,人回归物,这便是物化—人化—物化线路。人被抛到这个世界,无论出生在贫富贵贱之家,酷热严寒之地,还是天才饱学之子,目不识丁之父,天老爷一视同仁,毫不偏心,原初都是一张白纸,没有差别。孔子说:“性相近,习相远。”人性善恶的分野,是后天涂鸦的结果。20世纪60年代,在印度热带丛林中发现一位“狼孩”,后取名为卡玛拉,他的食、行、动作与狼不差,习性也像狼。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不具有人的社会属性。人的社会属性,即所谓人性是“习”的促成。人性是人在社会化过程中把人类长期积聚起来的社会基因激发、确立起来,才使人揖别了动物。“狼孩”经较长时间的社会教化,才能恢复人性。无社会的教化,人可回归于物(机器),也可称之为“返祖”现象。这便是物役人—人役物—物役物的过程。

  “人化物”亦有四维度。一是人化世界万物。人是会自我创造的和合存在。这种自我创造意识是由于人有自我意识。康德认为,他物意识所产生的各种经验知识之所以转化为我的经验知识,就是因为人有自我意识。自我意识是人对自己的活动、思想、感情、愿望、需要以及区别于他物的性质、地位、作用的意识。它是人作为主体的本质内涵,是人从事自主性、能动性、创造性活动的前提和基础。人为了改善自己的生存环境和延续生命的需要,而改变天地万物。如女娲补天、燧人氏取火、神农尝百草等,都是为了改天换地。人类在改变物时,也改变了自己,使人性更加充实,人格更为完满,知识更为全面,道德更为提升。人化万物,也化自己。当今人化机器人,机器人也化人。超级人工智能机器人,通过深度学习掌握卓越算法、超强记忆能力,从而获得超过人类个体与集体某些方面的能力,甚至获得一些自我意识,这在围棋比赛中已经得以实现。机器人反过来促使人去深度思考,反思人的自尊意识、自信意识、自重意识、自立意识,以及自我协调、自我平衡、自我控制意识。

  二是人化物,人的主体人格的提升。人格拉丁文为person,原意是面具,它是在戏剧中表明任务身份和性格的,如中国京剧中化妆的脸的各种面相。有关人格的定义众说纷纭,暂可表述为:人格是人的行为风格、行为模式相对稳定的心理特征的整合,并在不同时空条件下引导人的外显和内隐的行为。它标志人与人之间不同的殊性和共性。人格与人的气质相关,气质是人格形成、发展的自然基础和内因,它使人格打上其印迹。气质是由生理的神经结构和机能决定的心理活动的动力源,如行为的强度、反应的速度、神态的表现、活动的持久、情绪的稳定等特征,(12)构成人格的重要内涵。尽管古希腊以来,西方建构各种各样的人格理论,但是都没有达到中国三国曹魏时刘劭(生于汉灵帝初年公元168年,卒于曹魏正始年间约240年)对人格类别及其得失最全面、最系统、最深刻而独到的分析。“强毅之人,狠刚不和”;“柔顺之人,缓心宽断”;“雄悍之人,气奋勇决”;“惧慎之人,畏患多忌”;“凌楷之人,秉意劲特”;“辨博之人,论理赡给”;“弘普之人,意爱周洽”;“狷介之人,砭清激浊”;“休动之人,志慕超越”;“沉静之人,道思回复”;“朴露之人,中疑其诚”;“韬谲之人,原度取容”。刘劭在指出人格类别和人格特征后,并指出其得与失,如第一类“厉直刚毅,材在矫正,失在激讦”;第二类“柔顺安恕,美在宽容,失在少决”(13)等。他超越了人格类型而接近人格分析理论。弗洛伊德以精神分析为基础建构“人性—人格”的动态人格模型,刘劭以人格类别特征为基础,建构“人性和合—人格得失”动态分析模型。当今放眼天下,各国家、各民族、各地域、各宗教人格错综复杂。由于世界观、价值观、认知观、政治观的差分,人们植入人工智能机器人的人格、气质亦有差异。各国研制的人化机器人,由于其人格、气质的差异,有可能和平相处,合作共赢,也有可能道不同不相为谋,相叛相悖。这就给人类制造了难题,这是为什么一些人对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发展产生恐惧的原因所在。唯有各国研制人工机器人的人,心向真善美,以中和的人格气质操作算法,以数据框定人化机器人,才有可能使人化机器人成为具有真善美的人格、气质的机器人。

  三是物化人,人亦化物。任何人都具有两重性:自然性和社会性。即作为动物的物性,或曰兽性;作为社会的人的人性,或曰道德性。在金融资本横流,利益集团与权力集团交互助推下,一些人和集团私欲泛滥,兽性膨胀,为了获取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不惜采取不正当、不道德的行为,而危害人类。佛教在五位百法的心所有法中有根本烦恼,是指烦恼扰乱众生身心,使人迷惑,也使人苦恼。发生作用的烦恼称为“缠”,缠住人有六种:贪,贪欲、贪爱,非分而取,越分贪求;嗔,憎恨,仇恨逆境,损害他人的恶念;痴,愚痴,愚昧迷乱,事理颠倒;慢,傲慢,骄傲,有慢、过慢、慢过慢、我慢、增上慢、卑劣慢、邪慢等;疑,犹豫狐疑;不正见,知见不正,有身见(我见)、边见(有见、无有)、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一切烦恼都由此六种烦恼而生起。人被贪欲所迷、所嗔、所痴、所慢、所疑、所不正见,人就被物所牵累,而不能摆脱,被烦恼所纠缠,而丧失自我,人成非人,而为物人。当今人被人工智能所牵累,被人工智能手机所绑架,而有“低头族”、网络迷。每天被海量信息迷惑、迷乱,而产生边见、邪见,而淡化正见,没有自己独立思考问题的时空;被物见、物欲所执著,丧失人之为人的自我,而成物化人的人;物化的人,人的人格、气质、情绪、情感,随之我为物格、兽性、物情、禽感。这在历史上、现实中并非无此现象。

  四是人化物,物回归人。人原本是物的一种,所以孟子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朱熹认为,人与禽兽几希的异,就在于“独人于其间得形气之正,而能有以全其性,为少异耳。”但庶民不知此难得的少异而抛弃它,“则名虽为人,而实无以异于禽兽”。(14)即使为人,而没有得到社会道德的教化,也会近于禽兽。“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15)人若只有吃饱穿暖,住得舒适,却得不到教化,就离禽兽不远了。圣人为此而忧虑,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道德。“商契能和合五教,以保于百姓者也”。韦昭注:“五教,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16)使人成为具有道德理性的人,扩展孟子所说异于禽兽的几希,这是从禽兽之物回归人的方向,若仅追求感官欲望的得到,是回归禽兽的道路。人的异于禽兽的“几希”,一方面说明人具有自然属性,在此自然属性中潜藏着社会属性的几希基因,这是人的自然属性能转生为社会属性人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人通过不断学习壮大,“几希”在社会道德教化的赋予中完善自我,而成其为人。人工智能的机器人尽管具有以至超过人的功能、能量、作用,但机器人终究是机器。虽然计算机的算法和数据处理能力已经达到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模仿人类的水平,但创造一个能模仿人脑活动的计算机化的“神经网络”,还需要大规模数据处理能力,目前还难以把这种神经网络移植到其他设备中,(17)要计算机和人工智能机器人成功执行人类胜任的任何智力任务还很困难。到了超级人工智能机器人具有完整的人的神经网络时,人机就融突和合,混沌为一了,也就无所谓物化人、人化物的界限了。

  数据崇拜者,认为数据算法就是一切,一切就是一,即“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18)视人性、人格、气质、情绪与动物性无别;另一种超级的数据算法,用以复制人性、人格、气质、情绪,而具有一定自我意识。随境随时有喜怒哀乐的情感、情绪能力,不忍人之心的四端情感、情绪能力,以及仁民爱物的情感、情绪能力,在“神经网络”未完善之前,是很难具有的,但是研制超级人工智能机器人者孜孜以求赋予机器人拟人的情绪、情感。假如这种人工智能模拟神经网络系统通过深度学习,智能机器人的“思考”大步提升,毋需依人类预设程序和数据,就可运用算法,对海量数据进行分析,而通达设定的目标。再者,人类本身就具有理性思维和非理性思维,“小冰”的诗集和IBM的“偶得”古诗,虽运用理性思维的方式,但诗具有一定规则、韵律和平仄,具有一定的逻辑结构的惯例,这种惯例结构、数据的算法就可以达到有情绪、有情感性的呈现。

作者简介

姓名:张立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