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朱佳木:深刻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依据和意义 ——学习党的十九大报告的一点体会
2018年04月08日 00:43 来源: 作者:朱佳木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Understanding the Basis and Significance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nto the New Era: Reflections upon the Studying of the 19th CPC National Congress

 

  作者简介:朱佳木(194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当代中国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009

  原发信息:《马克思主义研究》第201711期

  内容提要:十九大报告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等重大政治论断,阐述了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历史地位。本文从国内主要矛盾和发展阶段的变化、我国国际地位的变化、党的指导理论的新成果、党和国家奋斗目标的新布局等四个方面,论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基本依据和重要意义,并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鲜明特色作了深刻阐述。

  关键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十九大报告/新时代

 

  党的十九大报告,是“一个凝聚全党智慧、顺应人民期待、对我国发展具有重大指导作用、在国际社会产生积极影响的报告”①。其中最大的重点和亮点,是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的重大政治判断。从报告看,这个判断缘于我国当前社会主要矛盾、历史发展阶段和国际地位的新变化,也反映了我们党在理论探索上取得的新成果、奋斗目标上作出的新安排。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史上、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人类发展史上也具有重大意义”②。下面,就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角度谈谈对新时代依据和意义的认识。

  一、关于国内主要矛盾和发展阶段的变化

  我国国内主要矛盾和发展阶段的变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主要依据。但它并不是说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矛盾已不再成为我国面临的主要矛盾了,也不是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已经结束了;而是说需要与满足需要的两侧,内涵都发生了部分质变,使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呈现出了新的阶段性特征。毛泽东在《矛盾论》中说:“事物发展过程的根本矛盾及为此根本矛盾所规定的过程的本质,非到过程完结之日,是不会消灭的;但是事物发展的长过程中的各个发展的阶段,情形又往往互相区别。这是因为事物发展过程的根本矛盾的性质和过程的本质虽然没有变化,但是根本矛盾在长过程中的各个发展阶段上采取了逐渐激化的形式……因此,过程就显出阶段性来。”③这就是说,事物在量变到质变过程中,会发生部分质变;社会主义在走完初级阶段这个漫长过程中,也会出现若干因为部分质变而相互区别的新阶段。

  我们党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决策后,接着在十二大上恢复了八大决议关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提法,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此后直到十八大的历次党代会,对主要矛盾的这一提法没有再变过。但是,正如十九大报告所指出的,经过长期努力,现在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已稳居世界第二,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了世界前列,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已稳定解决了十几亿人的温饱问题,总体实现了小康,不久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也日益增长。与此同时,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问题尚未解决,如发展质量、效益还不高,创新能力不够强,实体经济水平不够高,生态环境保护有待加强,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群众在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等方面还面临不少难题,社会文明水平也有待提高。总之,现在人民日益增长的需要已经不再简单局限于物质和文化两方面,也不能再把社会生产笼统说成是落后的;制约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因素,已经变成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正是因为这些新情况,使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转化,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明显产生了一个新的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由此进入了新时代,使我们距离最终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又近了一大步。

  二、关于我国国际地位的变化

  国际地位的变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又一个依据。但这也不表明我国不再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了,而是说随着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等综合国力进入世界前列,我国国际地位实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在世界上的分量越来越重,发言权越来越大,开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④了。

  我们党和国家从来不信邪、不怕压,但中国近代以来长期遭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剥削,致使新中国经济底子薄弱,国力有一个逐步恢复、强盛的过程,制约了在世界舞台上的活动余地。邓小平1985年曾说过:“世界上的人在议论国际局势的大三角。坦率地说,我们这一角力量是很单薄的。我们算是一个大国,这个大国又是小国……如果说中国是一个和平力量、制约战争的力量的话,现在这个力量还小。等到中国发展起来了,制约战争的和平力量将会大大增强。”他还说,到了20世纪末,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翻两番,“对于世界和平和国际局势的稳定肯定会起比较显著的作用”⑤。从那时到现在,32年过去了,我国国民生产总值已经翻了六番多。与此相适应,我国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外交布局深入展开,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极大提高,对世界和平、国际局势的作用日益显现。正是因为这些变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使我们具有了开展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底气。

作者简介

姓名:朱佳木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