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张江:“阐”“诠”辨  ——阐释的公共性讨论之一
2018年08月01日 10:19 来源: 作者:张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A Critical Analysis of "Chan" (Interpretation) and "Quan" (Explanation) : As Part of a Discussion Series on the Public Nature of Hermeneutics

 

  作者简介:张江,中国社会科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1712期

  内容提要:汉语言文字造字之法,呈现出重直观、重开放、重共享之特点。公共性乃阐释的本质特征,此为重要根据之一。“阐释”之“阐”与“诠释”之“诠”,各有极为深厚的哲学和历史渊源。“阐”之公开性、公共性,其向外、向显、向明,坚持对话、协商之基本诉求,闪耀着当代阐释学前沿之光。“诠”之实、“诠”之细、“诠”之全与证,其面向事物本身,坚守由训而义与意,散发着民族求实精神之光。中国古代的阐释路线,一条重训诂之“诠”,一条重意旨之“阐”。两者各有其长,互容互合。以中国话语为主干,以古典阐释学为资源,以当代西方阐释学为借鉴,假以对照、选择、确义,由概念起,而范畴、而命题、而图式,以至体系,最终实现传统阐释学观点、学说之现代转义,可建立彰显中国概念、中国思维、中国理论的当代中国阐释学。

  关键词:说文解字/阐释/诠释/中国阐释学

 

  《公共阐释论纲》(参见张江,2017年b,以下简称《论纲》)发表后,引起各方关注。作为纲要性论述,仅能对核心要义作集中表达,其内涵及意旨尚待阐扬。由本文始,以《论纲》中所涉概念为主干,就相关问题依次展开讨论。

  20世纪中叶以来,所谓“阐释”或“诠释”,已成为西方哲学、文学、历史学及其他诸多学科之核心话题,对阐释的研究早已独立成学,发展为当代学术之基础性学科。特别是经由胡塞尔、海德格尔、伽达默尔、保罗·利科等人的精心研究和深入阐述,阐释学确已成为几乎无处不议、无处不用之“显学”。20世纪80年代后,经由中国学者奋力开拓,西方阐释学的译介与研究也已广泛传播,同样成为中国学术界各方介入甚深乃至难以绕开的核心话题。毫无疑问,这是重要的学术进步,应该给予充分肯定。没有这个过程,我们无法以现代眼光认知和检视中国传统阐释学理论,也因此无法建立我们自己即当代中国的阐释学。但是,仅有西方研究是不够的。由于思维方式上的巨大差异,以西方理论和话语为中心,研究和建立本民族的阐释理论,无异沙上建塔。中国阐释学何以构建,起点与路径在哪里,方向与目标是什么,功能与价值如何实现,是我们必须面对和解决的迫切问题。我们必须坚持以中国话语为主干,以古典阐释学为资源,以当代西方阐释学为借鉴,假以对照、选择、确义,由概念起,而范畴、而命题、而图式,以至体系,最终实现传统阐释学观点、学说之现代转义,建立彰显中国概念、中国思维、中国理论的当代中国阐释学。

  无论何种阐释,包括阐释对象和阐释本身,其根本载体和方式,均为语言或言语。对象为文本,自不待言,文本由文字而成,阐释由语或言而实现;对象为事物,一旦作为阐释之目标,首先要予对象以语或言表述之,再以语言解之、释之,然后完成阐释。无言无语,非阐释也。汉语言文字起源之初,勠力于象形。一字一词皆为整体图形,形即义,义即形,视之读之,其形其义共时共在于此。尤以公众共见之象为标志而明义,非隔、非臆、非折转,其公共性、共同性大开。此造字之法,从根本上影响汉语言民族之思维方式,使其呈现出重直观、重开放、重共享之特点。《论纲》谓阐释之公共性,乃阐释的本质特征,此为重要根据之一。

  理解并承认阐释的公共性,是构建当代中国阐释学的重要起点。此其公共性,并非人之主观意愿所决定,而是阐释生成及存在之基本要素。阐释的公共性,由阐释主体及其间性而定位;由阐释之目的和标准而使然;由阐释行为的实际展开及衍生过程而主导。阐释之所以为阐释,就是因为它是公共的。任何放弃公共性的言说,不可谓阐释,最多可称私人理解,或未及实现的阐释。汉字“阐”(“闡”)及“诠”(“詮”)清晰蕴含此义。研究及立论于阐释之学,应重“阐”及“诠”之训诂。由此,我们从考据入手,追溯单音词“阐”与“诠”之本义及引申,汲取“阐”与“诠”之优长,坚持以“诠”为根据,以“阐”为目的,创建当代中国阐释学基本原理。兹论如下。

  一、“阐”“诠”义考

  《说文解字》为历代所尊奉,许慎对“阐”和“诠”,以及诸多与此联属之字,都有精到的说明和解注。我们先辨“阐(闡)”。

  《说文·门部》:

  阐,开也。从门(門),单声。《易》曰:“阐幽。”

  此为原文。兹遵许说,从义、从形、从声,依次展开讨论。

  先说本义。“阐”为“开(開)”。“开”为何意?《说文·门部》:“开,张也。”“张”为何意?段玉裁注:“张者,施弓弦也。门之开如弓之张。”(段玉裁,第603页)许氏更直接的表达是:“ ,古文。”段氏注:“一者,象门闭。从 者,象手开门。”(同上,第588页)①这就是说,作为会意字的“开(開)”,是双手对举打开门闩,意在开门。《史记·赵世家》:“主父开之。”司马贞《索隐》:“开,谓开门而纳之。”(《史记》,第1815页)由此可以确证,从许氏说,“阐”的本义为开,且为“开门”之“开”。《说文》中与“阐”同为“开”义者,还有“闿(闓)”“ (閜)”“辟(闢)”“ ( )”。其中,《说文·门部》:“闿,开也。”段氏注:“本义为开门。”(段玉裁,第588页)《说文·门部》:“ ,大开也。”“辟”又谓“开”,且为“多开”。许氏云:“《虞书》曰:辟四门。”即《尚书·尧典》:“月正元日,舜格于文祖,询于四岳,辟四门,明四目,达四聪。”此处所谓“辟”不仅是开一门,且要开四门。孔传认为“辟四门”是要“开辟四方之门未开者,广致众贤”,“广视听于四方,使天下无雍塞”。(《尚书正义》,见《十三经注疏》,第130页)《汉书·梅福传》亦云:“博览兼听,谋及疏贱,令深者不隐,远者不塞。所谓‘辟四门,明四目’也。”(《汉书》,第2922页)至于“ ”,《说文·门部》:“ ,辟门也。”更有意味的是,《说文》注明,“辟(闢)”的古形“ ”,同样是双手上举,意欲开门,更形象也更直观地表达了“开”之本义为洞开,为吸纳,为通达,为彰明。

  其次说形。“阐”,“从门(門)”。这里的“从门(門)”是于部首之属说形。部首作为表意符码,具有鲜明的语义学旨归。遵照六书体系,将诸多同意符字纳于同一部首,其语义选择与定位显明。“阐”谓“开”,“开”从“门(門)”,根据何在?我们理解,在相对简单的古代生活中,对人而言,最直观、最直接、最普遍的“开”,则首推开门。也就是说,只有对门而言,才有所谓的“开”。此由诸多与“开”字有关的古文字原形可证。接踵而来的问题是,古文字之“门(門)”又谓何意?据考证,共二义:其一为“闻”;其二为“问”。兹证如下。

  关于“闻”,《说文·门部》:“门(門),闻也。从二户,象形。”段氏注:“闻者,谓外可闻于内,内可闻于外也。”(段玉裁,第602页)所谓“闻”,《说文·耳部》:“闻,知声也。”《大戴礼记·曾子疾病》:“君子尊其所闻。”王聘珍《解诂》引《说文》云:“闻,知闻也。”(王聘珍,第97页)《汉书·贾山传》“令闻不忘”,颜师古注:“闻,谓之声闻也。”(《汉书》,第2334页)关于“问”,《广韵》释:“门,问也。”“闻”又与“问”通。曹植《与吴季重书》“往来数相闻”,吕向注:“闻,问也。”(《六臣注文选》,第792页)《诗·葛藟》“亦莫我闻”,陈奂《传疏》:“闻、问古通用。”(马瑞辰,第242页)由上可见,首义为“开”的“阐”,因部首归门,从而可引申为“闻”与“问”,且为开门之“闻”与“问”。

  再次说声。《说文》“阐”,“单声”。“单”者,《说文》:“大也。”与“阐”同义。《玉篇·门部》和《广韵·狝韵》均释:“阐,大也。”《慧琳音义》:“阐,亦大开也。”同时,可以证明,与“单”声相关的,多字表有“厚”“广”“众”意。譬如:“ ”,有厚重意。《诗·桑柔》:“逢天 怒。”《毛传》:“ ,厚也。”(《毛诗正义》,见《十三经注疏》,第559页)“ ”,有宽绰意。《老子》七十三章:“ 然而善谋。”河上公注:“ ,宽也。”(见陈鼓应注译,第335页)“禅”,有广大意。《史记·秦始皇本纪》“禅梁父”,裴骃《集解》引服虔注:“禅,阐广土地也。”(《史记》,第242页)“啴”,有众多意。《诗·崧高》:“徒御啴啴。”朱熹《集传》:“啴啴,众盛也。”(《诗集传》,第213页)音近义通,因声求义。由此可断,“阐”取单声,意在贯注阐之“大”“广”“众”诸义。

  现在可以言及“阐”的引申义。除去“开”之本义,“阐”还有诸多可从语源上证明其公共性之义项。《说文》释“阐”引《易》曰:“阐幽。”这里用的正是与“开(開)”有关的引申义。归而纳之,大致有以下几项:其一,“明”。《玉篇》:阐,“明也”,源自《易·系辞下》:“夫《易》彰往而察来,而微显阐幽。”这是对“开”的引申,意明也。王弼《周易注》“丰之为义,阐弘微细”(《周易正义》,见《十三经注疏》,第67页),刘勰《文心雕龙·神思》“至精而后阐其妙”(刘勰,第174页),都可解为“明”意。其二,“启”。《广韵》:“启也。”《广韵·昔韵》释“辟(闢)”(同开):“启也。”其三,“通”。《逸周书·程典》“德开”,孔晁注:“开,通也。”(黄怀信等,第180页)其四,“扬”。《慧琳音义》卷八十七“咸扬”注引韩康伯注《周易》。《希麟音义》卷三“开扬”注引《玉篇》均为:“阐,扬也。”由“阐”而构成的双音词也多表达其“开”“明”“扬”“弘”意。“阐明”,《北齐书·杜弼传》:“窃惟《道》《德》二经,阐明幽极。”(《北齐书》,第782页)“阐弘”,《后汉书·谢夷吾传》:“阐弘道奥,同史苏、京房之伦。”(《后汉书》,第4494页)“阐发”,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九流绪论下》:“更互阐发,以竟一篇之义。”(胡应麟,第281页)“阐扬”,《晋书·孙楚传》:“制礼作乐,阐扬道化。”(《晋书》,第4243页)此外,我们应该特别注意“阐教”与“阐化”的用意。如,谢灵运《宋武帝诔》:“制规作训,阐教修经。”(梅鼎祚编,第14页)潘岳《为贾谧作赠陆机诗》:“粤有生民,伏羲始君,结绳阐化,八象成文。”(《文选》,第249页)任昉《齐竟陵文宣王行状》:“辟玄闱以阐化。”(同上,第828页)等等。

  次辨“诠(詮)”。

  《说文·言部》:

  诠(詮),具也。从言,全声。

  此亦原文。兹遵许说,从义、从形、从声,依次展开讨论。

作者简介

姓名:张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