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重新理解“发展”的信息文明“钥匙” 王天恩:重新理解“发展”的信息文明“钥匙”
2018年12月05日 10: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 作者:王天恩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Information Civilization:A Key to a New Understanding of "Development"

 

  作者简介:王天恩,上海大学社会科学学部教授。上海 200444

  原发信息:《中国社会科学》第20186期

  内容提要:信息文明的探索,将为当代发展的重新理解提供一把新的钥匙。作为基于物能文明的更高层次文明,信息文明是人类文明在信息维度的开展,涉及发展从物能到信息、资源从分享到共享、人和资源的关系从拥有到使用、人本身及其活动从物能化到信息化等方面。人类文明的信息开展,呈现了人的存在方式、信息生态和社会发展动力机制的信息文明展开。信息文明凸显了发展归根结底是人的发展这一深层意蕴、人的发展从外在条件到内在需要的内在机制、社会发展从量的增加到质的进步的基本方式。由此,当代发展正呈现人的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加速双向循环,其中人的发展越来越居于优先地位,发展动力的更新与人的需要的发展之间越来越直接关联,社会进步的整体水平越来越成为发展的关键。中国在引领信息文明发展的崛起过程中,既具有独一无二的优势,又面临创造力解放的关键任务。

  关键词:发展/信息文明/人的需要/共享

  标题注释:本文是主题为“重新理解‘发展’”的第五届中国社会科学跨学科论坛参会论文,本研究得到上海市教委“信息文明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研究”重点项目资助。

 

  随着信息科技的加速度发展,人类正迎来信息文明的曙光。作为一种创构文明,信息文明是哲学、科技、经济、社会、文化乃至生活等一体化发展的时代,这样一个时代空前凸显了马克思这一重要思想的当代意义:“人体解剖对于猴体解剖是一把钥匙。反过来说,低等动物身上表露的高等动物的征兆,只有在高等动物本身已被认识之后才能理解。因此,资产阶级经济为古代经济等等提供了钥匙。”①深化当代关于“发展”的重新理解,不能没有信息文明这把“钥匙”。重新理解“发展”的信息文明“钥匙”,意味着当代“发展”理解的信息文明整体观照。

  一、人类文明的信息开展

  在关于“信息”的上百种定义中,维纳(N.Wiener)的“信息是信息,不是物质或能量”②比较有代表性,这意味着一种新的人类文明:建立在物能文明基础上的更高层次的信息文明。③信息文明构成了人类文明的更高层次整体,它为更深入理解“发展”提供了一把钥匙。这把钥匙所打开的一道大门,呈现出人类文明的信息开展。

  (一)从物能到信息

  信息既不是物质也不是能量这一判断的重要性,就在于认识到信息是不同于物能的存在,只是由于人类认识发展的局限,当时还不可能进一步说明信息究竟是什么。而大数据基础上物的数据化和数据的物化,则提供了在更深层次理解信息的历史条件。

  在自然进化过程中,物信息化和信息物化难解难分,物信息化似乎就是信息物化,信息总是被物所遮蔽。由于物的遮蔽,关于信息是什么的问题一直处于隐晦不明状态。因此,研究者感觉奇怪一点都不意外:信息是一个我们有着深刻直觉的基本概念。它构成我们和世界界面的一部分。因此似乎有点奇怪,只是在最近百年左右,人们才试图在数学上建立关于信息的严格定义。④而物的数据化和数据的物化所预示的人工智能进化,则使信息得以开显。进化一开始主要表现为物能进化,生物进化是最典型的形态。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进化越来越表明实质上是信息进化,物能进化越来越明显是信息进化的物能表现形态。而大数据所开启的信息文明,则提出了深入理解信息概念的历史性任务。

  关于信息概念,已经有一百多个定义,有把信息归结为物质或物质属性的,有把信息归结为相互作用或主客体关系的,也有认为信息就是关系的。信息论奠基人香农(C.E.Shannun)将信息定义为不确定量的减少,⑤这是通讯领域的科技信息定义。信息科技特别是数据科学的发展,使人们看到狄德罗“感受性”概念从物能到信息理解的启示意义。狄德罗区分出“迟钝的感受性”和“活跃的感受性”,并阐述了二者的过渡:“使一物体从迟钝的感受性的状态过渡到活跃的感受性的状态。”⑥虽然把感受性看作物质普遍的和基本的性质,具有局限性,但对于信息的理解却富有启示。近来一些信息研究成果也表明,“信息不是一种实在的客观的量”,⑦“信息是关系性的”。⑧这与信息是信宿和信源关系,而信宿和信源关系不是一般的物质相互作用或相互关系密切相关。

  信息离不开信宿和信源,而信宿之所以为信宿,就在于具有接受能力;信源之所以为信源,则在于具有可感受的特质。信息作为信宿和信源关系,其特殊性与感受性密切相关。必须有信宿和信源同时存在,才可能有信息。因此在最基本的意义上,信息不是物质也不是能量,而是一种关系,一种特殊的关系,一种感受性关系,一种基于物能的感受性关系,即信宿和信源间的感受性关系。感受性关系是感受性相互作用的效应。信息作为感受性关系的理解,不仅涉及信息,而且涉及哲学从实体性致思到关系性致思的转向,关乎物能和信息甚至物质和精神关系理解的深化。

  作为感受性关系,信息因此并不是随着物能出现的,只有当物能发展出现感受性,作为感受性关系的信息才出现。由于并不是存在物能就存在信息,因此信息也就并不是物能的属性,只是物能的属性可以成为信源,而信源只和信宿同时出现和存在。只有当出现感受能力之时,才可能出现信宿;只有具备出现信宿的可能性,才可能出现信息。这一点,常常为信息的物化形态所遮蔽。

  物能遮蔽信息的最典型表现,就是信息和信息资源关系的隐晦不明。信息是感受性关系,而信息资源则是感受性相互作用效应的痕迹及其累积。因此,区分信息和信息资源事实上就是区分作为感受性关系的信息和作为感受性相互作用效应痕迹的累积。这一区分的意义则在于:信息资源不是信息本身,而是就潜在信宿而言的潜在信源。由于潜在信源是感受性关系编码的物化形态(典型的比如基于原子或比特编码的信件),因此往往被简单地看作就是信息本身(比如把纸质信件和电子邮件本身看作就是信息),从而使信息和物能概念难解难分。其实信件是为特定潜在信宿准备的潜在信源,只有潜在信宿和信源之间建立起感受性关系,才构成信息;只有在信息的基础上,才构成真正意义上的进化。关于信息及其发展的研究将导向物质和精神关系理解的具体化。

  从物能到信息的发展进化表明,“物质”和“精神”并不是同一层次的对等范畴,与“物质”相对的范畴应当是“信息”。而随着信息体的发展,精神信息体对物能的作用机制越来越不同于信息对物能的作用。与“物质”对应的是“信息”,而“精神”则是信息进化到具有自我意识的信息体才出现的。在包括信息进化在内的更为广义的进化中,物质在先意识在后、信息进化基于物能进化的过程将得到更清晰的具体呈现。

  从物能进化到信息进化,所凸显的是信息的相互性。在人类信息文明的发展中,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基本事实,那就是相互性的叠加。相互性表达的是作为同一整体构成部分之间在整体过程机制中的相互依存、不可分割、彼此影响、共同行动的关系。其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一个电话终端只有在至少存在另一个电话终端的情况下,才成其为电话终端;而最复杂的例子则是一个思想者没有其他思想者的存在,便不可能成为思想者。因此,相互性既是信息的基本特性,也是人类学基本特性。在信息文明时代,信息的相互性和人类学相互性会形成一种叠加效应,使得信息文明的发展日益表现为一种共享文明。

  (二)从分享到共享

  信息文明不仅建立在信息的共享本性基础之上,而且通过信息的共享本性,大大扩展了物能的可共享性。

  一方面,随着信息文明的发展,分享和共享的内涵区分越来越需要进一步清晰。“分享”是享有方各占部分;“共享”是享有各方均独拥整体。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与物能完全不同,信息具有共享的天然本性。物能资源越是为更多人共享,共享者各自拥有的份额就越少,因此,物能共享实质上是一种分享。与物能越分享越少完全不同,信息却越共享越多。一个蛋糕,分享的人越多,每个人得到的份额就越少;而一个微信群,参与信息共享的人越多,每个人得到的反而越多。由于分享范围有限,物能文明往往是伴随物质利益冲突的文明;而信息共享的天然本性,则为人类文明发展奠定了共享的存在论基础。

  信息的共享本性,不仅意味着不因共享而损耗,而且还可能随着共享面的扩大激发出更多的信息。随着信息文明的发展,信息的共享本性将使物能资源具有前所未有的共享可能。通常所说的硬件软件化的共享趋势,就是通过将硬件转化为软件,达到以信息扩展物能共享可能的目的。这正是工业文明使物能共享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而信息文明将使物能资源的共享可能性空前扩展的重要原因。但作为资源,物能与信息具有本性上的根本区别,物能资源只是具有共享的可能性,但不具有信息资源那样的共享本性。因为物能资源不仅不会因共享而增加,而且会随着共享面的扩展而加速损耗,结果一方面是共时性和历时性的共享,另一方面则是历时性的实质分享。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物能资源在本性上归根结底是分享性的。信息文明虽然不能改变物能资源的历时分享本性,但能越来越充分地展开物能的共时态共享性,从而使信息文明具有越来越充分展开的共享文明物能基础。更为重要的是,信息文明的发展,会使物不断信息化,从而不断展开物能资源的共时态共享性。DNA和芯片就分别是自然进化和人类创构最为典型的例子。这里涉及从物数据化到物信息化发展的重要机制。

  另一方面,随着信息文明的发展,相互性所蕴含的共享本性越来越充分开展。相互性随着人类的发展而不断凸显和展开,这是人类共享需要的类特性根据。人的本性在根本上就是人的需要,人的发展归根结底就是人的需要的发展,而不同层次需要的满足具有不同的性质。越是低层次需要的满足,越具有个别性,物质需要的满足就具有这种典型的性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正是这一性质的极端表现。与此相应,人的需要水平越高,共享本性的展开越充分,因而越是高层次需要的满足,越具有共同性。因为人的需要层次越低,越具有物能的性质;人的需要层次越高,越具有信息的性质。在生理需要到心理需要再到精神需要的发展过程中,物能越来越居于基础地位,而信息则越来越处于界面位置。由于信息具有共享的本性,而物能在根本上只能分享,信息和物能的不同本性,决定了信息文明与物能文明性质的不同。

  当然,信息离不开物能,信息文明必须基于物能文明,但信息文明并不是外在地建立在物能文明的基础之上,而是通过文明的整体化反过来对物能文明具有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使得物能资源越来越成为信息文明的共享基础。信息文明的发展使人类可以通过信息控制物能,通过结构的调整,使物的形态变得对人类更具价值,更能满足人的需要;使能量形态从不容易获得变成更容易获得,从而使人类活动更多地直接与信息而不是物能打交道。⑨正是由于信息的共享本性,人类社会随着信息文明的发展得以逐渐进入共享发展,甚至由此实现普遍的创造性发展。“共享打开了一个全方位的文化社会视角,在其中,所有人都能进入创造性的、传神的和信息性的工作,并拥有促成他们创造的途径。”⑩这不仅关系到社会发展,而且与人的发展密切相关。因此信息的共享本性,意味着人类文明的信息展开,所开展出的共享文明涉及拥有和使用关系的重要变化。

作者简介

姓名:王天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