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符号拜物教的表现形式及精神异化特质探析
2019年08月03日 20:30 来源:《世界哲学》 作者:范宝舟/董志芯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Representation of Sign Fetishism and the Characteristic of Spiritual Alienation

 

  作者简介:范宝舟,董志芯,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

  原发信息:《世界哲学》第20191期

  内容提要:目前,对符号拜物教的研究,更多是在与马克思拜物教思想的对比中进行,并且在其具体表现形式及其异化特质的揭示上显得含混、抽象而不够明晰。本文认为,符号拜物教具体表现为意象拜物教、景观拜物教和能指拜物教。符号拜物教的异化特质深层次地表现是精神异化。符号拜物教带来的精神异化,根源不在于符号的自我运动本身,而在于催生符号运动的资本扩张逻辑。马克思拜物教思想关于资本逻辑的批判,对于剖析符号拜物教视域中的精神异化依然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意象拜物教/景观拜物教/能指拜物教/精神异化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当代中国自觉把握世界历史进程的文化建构研究”(项目编号:12BZX014)的阶段性成果。

 

  马克思深刻揭示了自由资本主义时代,大工业生产条件下的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资本拜物教现象,以及贯穿其中的资本逻辑这一生成根源,并把资本主义社会工人的劳动异化乃至人的全面异化的运动变化与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制度设计辩证统一起来。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资本扩张逐渐由对作为实体性的物的生产要素的吸附转向对作为渗透性的、无形的精神生产要素的吸附,直至把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全部纳入保证自身增值的轨道上来,形成了对人类社会生活世界的全面殖民。在信息时代,由于生产的高密度设计、消费的精神需要升级,以及丰裕经济时代的到来产生了拜物教的新的样态——符号拜物教。符号拜物教具体表现为意象拜物教、景观拜物教和能指拜物教。符号拜物教与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资本拜物教的区别在于,统治人的力量从物转向了符码(围绕一定的意义所建构起来的符号体系),即,人们由对物的崇拜转变为对符码的崇拜。符号拜物教的异化特质深层次地表现是精神异化。精神异化对人的精神俘获而导致的人的心灵沉沦,消解了劳动异化中肉体痛苦刺激的反抗意识,从而不仅使人失去了对社会的自觉批判意识,甚至形成了资本扩张过程中人与资本的共谋关系。然而,符号拜物教带来的精神异化,根源不在于作为文化的符号运动本身,而在于催生符号运动的资本扩张逻辑。符号运动的形式因恰恰是资本的“道成肉身”。所以,马克思拜物教思想对资本逻辑的批判,对于剖析符号拜物教视域中的精神异化依然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

  如同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资本拜物教把商品、货币、资本作为人的崇拜对象一样,在符号拜物教那里,符号体系(符码)作为统治人的力量而被人们所崇拜。符号拜物教中符号体系所具有的统治力量,是由其自身显现出来的意义所撒播而成的精神场域所形成的对人的心理乃至人的心灵的统摄、俘获和征服。在消费社会,符号体系对人的心理乃至人的精神的统摄、俘获和征服通过意象、景观和能指这三种路径来实现。符号拜物教从而表现为意象拜物教、景观拜物教和能指拜物教。如同商品、货币、资本形成对人们丰富的社会世界的抽象一样,意象、景观和能指也形成对现实世界的抽象。在这种抽象中,真实世界被遮蔽,而由意象、景观和能指所构筑的符号世界反转成为真实的世界,甚至是比真实世界更为真实而被幻想成为真实世界本身。由此,人们沉浸在由意象、景观和能指所构筑的符号世界之中而不可自拔。

  其一,意象拜物教意指对作为直观者与商品相互交融而生成的完美符号意义的崇拜。意象拜物教在本雅明那里得到深刻阐释。本雅明认为,商品不是僵死的、无生命的物,而是一种富有内在灵魂的拟人化存在。商品在人们的直观中,深情叙说自身将会给直观者带来心理满足或精神尊严的美妙“故事”,直观者则在商品所叙说的美妙“故事”中想象、领会、感悟自身向往和理解的人生真谛和社会法则。意象就是在商品被人们所感知的那个瞬间的“灵韵”,就是在人与商品的直观中生成的促发人们想象和思考的某种精神气息。这种“灵韵”或精神气息,作为一种非实在性的、无法言说清楚的存在,凝结成为弥漫和充斥在人的周围给人以向往和渴望,并对人的行为具有价值牵引力的完美符号意义。意象拜物教的一般原理主要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一是意象作为直观者与商品相互交融生成的完美符号意义,对于直观者而言,有一种遥不可及的距离感,并以此确立自身成为被崇拜对象的特权。商品就如波德莱尔般的诗人一样“享受着一种无以比拟的特权: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既成为他自己,同时又充当另一个人。他像迷失路径在找寻躯体的灵魂一样,可以随时进入另一个人的角色中”(本雅明,2005:54)。商品的灵魂所衍射出来的意象,就成为掌管这一特权的化身。因此,消费社会里,“偶像崇拜换了一种方式在自我诉说”(本雅明,2005:54)。意象在特定时空点赋予观者以独一无二、无可比拟、难以复制、转瞬即逝的精神享受,被人们所膜拜,实际上是人们对一种不可企及的精神氛围的心理迷恋;二是在本雅明那里,交换价值的移情是意象拜物教生成的根本路径。本雅明认为,具有了灵魂的商品最富有交换价值的移情能力。本雅明指出,“假如马克思偶然在玩笑中提到的商品灵魂真的存在的话,那它就是灵魂世界中能碰到的最富移情能力的一种”(本雅明,2005:53)。因为意象与其说是琳琅满目的商品在向人们言说自己特有的感情、故事和经历,毋宁说,这正是潮水般拥在商品周围并陶醉于它们的人群自身想要表达的情感。本雅明指出,“移情就是休闲逛街者跻身于人群中所寻求之陶醉的本质”(本雅明,2005:53-54)。这样,交换价值不再是单纯的经济概念和经济问题,而是与大众体验融合在一起,使移情从历史相对论者的发现层次转变为意识形态层次,成为展示现代人心底深处精神体验的本体论范畴,从而实现了交换价值与意象崇拜之间的双向循环建构。由此,意象拜物教通过大众体验向着个性、意愿、经历、思想、情感等最具变化性的领域延伸;三是意象辩证法是克服意象拜物教的根本方法。所谓意象辩证法意指意象在其肯定性的存在当中包含着否定性的内涵,即意象具有自我异化和自我救赎的双重特征。因此,意象如同资本的内在否定性一样具有自我颠覆的力量,从而在自身异化的同时实现异化的扬弃。这种异化的扬弃就在于意象作为神秘性的存在,使意象本身成为寓言式批判的对象,并通过批判使原本诸多颓废的意象获得一种启示意义,这种启示就是社会实现救赎的生长点。

  其二,如果说本雅明意象拜物教凸显了作为人所面临的对象(商品)的“近”与对象(商品)言说出来的完美符号意义这一不可企及的“远”之间的辩证运动,那么,德波的景观拜物教,则是指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已经不同于马克思所批判的经济物化现实,而是实现了社会存在与表象之间的完美的分离,并由此裂变为一个供人景仰和崇拜的独立的社会景观王国。在德波那里,景观拜物教的内涵主要表现在:一是景观成为社会生活的决定力量,是一切崇拜生发的现实场域。景观制造欲望,欲望决定生产,虽然物质生产仍保持其客观性,但它根本上受着景象的操控。德波指出,“以现代工业为基础的社会决非偶然或表面的就是景观的,景观恰是这一社会根本性的出口……景观的目标就在于它自身”(德波,2006:5)。不仅如此,德波指出,“现实显现于景观,景观就是现实。这种彼此的异化(aliénation)乃是现存社会的支撑与本质”(德波,2006:4)。二是在景观社会中,活生生的价值被作为纯粹抽象价值的凝结状态的商品所占有,从而景观世界就是商品统治一切有生命物存在的世界。商品世界对真实世界的殖民化,成功地遮蔽了真实世界,成为拜物教存在的合法性依据。德波指出,“景观就是商品完全成功的殖民化(l'occupation)社会生活的时刻。商品化不仅仅是可见的,而且那就是所见到的全部:所见到的世界就是商品的世界”(德波,2006:15)。三是景观直接成为社会关系的主导模式。德波指出,“景观不是影像的聚积,而是以影像为中介的人们之间的社会关系”(德波,2006:3),并且,“景观关系的那种拜物教和纯然客观的表象,掩盖人与人之间和阶级与阶级之间关系的真正特性:一种带有其必然规律性的第二自然对我们环境的统治”(德波,2006:7)。四是景观拜物教生成的根本路径是意识形态物质化。在德波那里,景观作为已经物化了的世界观,把商品原则所透视出来的意义世界看作是一切生命之物得以诠释、承认和存在的依据。德波指出,“景观——由一种经济生产的自动化体系的具体成功所导致的意识形态的物质化——事实上,它将社会现实认同为在它自己的影像中改铸全部现实的意识形态”(德波,2006:99),从而景观作为物化的意识形态,成为全部意识形态的轴心逻辑,拥有一种真正的“催眠行为”和“刺激力量”。德波认为,“景观是意识形态的顶点,因为它充分曝光和证明了全部意识形态体系的本质:真实生活的否定、奴役和贫乏”(德波,2006:99)。

  其三,能指拜物教作为对由能指飘移所构筑的“类像模型”的崇拜,是消费社会中拜物教的极端体现。能指拜物教的特点在于作为能指的声音和图画,不仅与现实世界不相干,而且还从作为概念的所指中抽离出来,具有自我繁衍的能力。比如,百事可乐广告让人联想到的能指链是“年轻”“性感”“受欢迎”“好玩”等等。能指与作为人与物、“远”与“近”交融的意象,以及物化了的世界观的景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在能指拜物教那里,自我繁衍的能指漂移所构筑的“类像模型”,具有统治人并被人们崇拜的强大力量。鲍德里亚运用符号学理论,对消费社会中的能指拜物教进行了深度揭示。一是符号拜物教的本体论基础表现为符号价值是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存在依据。鲍德里亚认为,物的真正内涵不是其操持意义上的使用价值,也不是其等价意义上的交换价值,而是遵循人的欲望逻辑和社会逻辑的符号价值。鲍德里亚指出,“物品在其客观功能领域以及其外延领域之中是占有不可替代地位的,然而在内涵领域里,它便只有符号价值,就变成可以多多少少被随心所欲地替换的了”(鲍德里亚,2008:58)。不仅如此,符号价值成为具有决定性地位的价值形式,因为符号的意义是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得以现实化的合法性工具;二是能指拜物教表现为对能指所构筑的标识社会地位的差异性符号的迷恋。能指拜物教主要是通过符号的操纵和编码,使得在对某种符号的占有与具有某种社会地位之间产生同一性关系,从而崇拜能指实质是追求更高阶层的社会地位的表征。鲍德里亚指出,“消费的主体,是符号的秩序……消费者受到一种模型‘游戏’和其选择的规定,就是说受到他在此游戏中的组合蕴涵的规定”(鲍德里亚,2008:198)。也就是说,能指本身蕴涵着主导人们认识世界和行为选择的绝对力量。在符号秩序中,个体只能沉浸于对标识社会等级秩序的符号的凝视,沉浸于对社会地位能指秩序的追逐之中;三是能指拜物教的生成机制表现为能指操纵现实的自主漂移的逻辑。符号价值,作为价值的激进形式,不再遵循索绪尔“能指—所指”的语言结构分析框架,而遵循从能指到能指的符号自主的价值结构革命逻辑。这种价值结构革命的重要功能在于符号被解放,价值分析走入符号能指自身系统的内在运转逻辑上来。也就是说,符号价值是符号在自身系统内不依赖于任何参照价值,而具有一种自主性的自我运动。这种自我运动是按照一种随意性和完全的不确定性,自由展开结构和组合的游戏。正如贝斯特和科尔纳指出的那样,“鲍德里亚宣布生产、分配、消费的整个周期被转化到一个抽象能指的符号系统之中,与客体世界没有关系”(贝斯特、科尔纳,2002:125)。能指自主漂移形成的意义世界对社会关系进行成功型塑,使其成为左右人们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的“绝对精神”。鲍德里亚指出,“我们将发现真正成为一种意识形态的拜物教的乃是能指的拜物教”(鲍德里亚,2009:78)。

  符号拜物教与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资本拜物教的区别在于,统治人的力量从物转向了符码(内蕴意义逻辑的符号体系),即,人们由对物的崇拜转变为对符码的崇拜。符号拜物教带来的异化特质深层次地表现为精神异化。精神异化相对于劳动异化而言,以符码的完美意义逻辑这一无形的力量作用于人的心灵,产生令人着迷的距离感,以及导控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的特权,因而对人而言具有更为强大和更为牢固的奴役和控制力量。因为精神异化对人的精神俘获而导致的人的心灵沉沦,醉化于符码所构筑的美妙的意义世界之中,消解了劳动异化中由肉体痛苦刺激和压迫所引起的反抗意识,从而不仅使人失去了对社会的自觉批判意识,甚至于形成了资本扩张过程中人与资本的共谋关系。消费社会,资本逻辑带来了人的劳动异化和精神异化的双重异化。

作者简介

姓名:范宝舟/董志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