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政治哲学中的“个人”探源
2019年08月20日 09: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吴永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按照法国政治学家皮埃尔·莫内的说法,“个人主义式”的公民结构是所有现代政治的基础。因此,个人无疑是理解现代性的一把钥匙。在前现代社会,由于共同体价值优于个体价值,个人没有获得应有的地位。及至基督教兴起,通过路德的宗教改革创造了具有抽象平等人格的个人。最终,个人作为现代政治社会的主导人格在霍布斯和洛克的政治哲学中第一次获得了完整表达。

  古典政治哲学:“自然”即优异性

  古典政治哲学追求“自然”,追问“人应当如何生活”,追寻“最好的政体”。古典政治哲学认为,每一个存在者依其自然(nature)都有一个特定的完满状态归属于它,而实现这个完满状态就是它整个生命所指向的目的(telos)。根据这种目的论,追求和实现完满状态,也即追求和实现优异性,是每一个存在者存在的最高目的。为了实现这一最高目的,人应当过一种沉思的生活、哲学的生活——因为只有沉思的生活、哲学的生活才是依靠理性辨认“自然”,从而实现人的优异性的生活;人必须生活在“哲学王”统治的城邦——因为只有“哲学王”统治的城邦才是最有利于实现人的优异性的政体。哲学追求真理,城邦受意见左右,哲学与城邦之间的不可调和性决定了理想国只是一个“乌托邦”,仅存在于言而非行中。古典政治哲学在理解人的本性和设计政治制度上注定是失败的,就其本质而言,古典政治哲学无疑是一种政治理想主义,这也是现代政治哲学要同古典政治哲学决裂的根本原因。

  既然目的论意义上的“自然”强调人的义务,而以人的义务来界定的社会秩序不过是乌托邦,那么,现代政治哲学如需实现自身的发展,就必须重新阐释“自然”,以人的权利来界定社会秩序。因此,与古典政治哲学相对,现代政治哲学是一种政治现实主义:它追求人的权利,关注人的权利如何实现,追寻能够保障权利实现的“合法政府”。而从以自然义务为取向到以自然权利为取向的根本性变化,在霍布斯的学说中得到了最为明晰有力的表达。

  霍布斯的反叛:“自然”即欲望

  为使“自然”摆脱目的论释义,霍布斯从人们的实际生活状况出发,诉诸实际支配大多数人情感的自然激情;而当“人”失却了宇宙的归属,抛弃了上帝的眷顾,那么,仅存的自然激情就只有自身可以感觉到的那个身体以及竭力保存那个身体的欲望,霍布斯称之为“对暴死的恐惧”或“自我保全的欲求”。“自我保全的欲求”在人的“自然”欲望中居于首要地位,自我保全的权利乃是人的一项最基本的自然权利。由于每个人天然地具有对于公共的东西平等欲求的权利和“用他自己的判断和理性以为最适合的手段去做任何事情的自由”,而出于自我保全的需要,每个人与其他人行使平等和自由的权利之间必然产生冲突,这是导致自然状态作为相互竞争、相互猜疑、相互攻讦状态的重要原因。再加上人的天性中竞争、猜疑、荣誉这三种好斗因素使自然状态更易于成为人与人冲突的战争状态。因此,在霍布斯眼里,由于公共权力的缺失,自然状态“孤独、贫困、卑污、残忍而短寿”,自然状态必然会成为永久的战争状态,而结束自然状态只能寄希望于“利维坦”。

  霍布斯彻底否认了“旧道德哲学家所说的那种终极的目的和最高的善”的存在,否认了人的优异性和完满状态。在霍布斯那里,“自然”就是开端意义上的“自然”,也即“自然状态”;自然状态中的人受最原始的“自然”欲望所支配。至此,霍布斯从两个方面赋予了“自然”以崭新的含义,由此彻底斩断了与古典政治哲学目的论意义上“自然”的所有联系。总而言之,霍布斯“从一个道德的范畴,即表示被神圣指定的要求每个自然的存在都必须去实现的终点或目标,转变成一个不可复归的、非道德的甚至是反社会的欲望与激情的最低点”,他通过肯定个人的生存欲望从而创造了追求自我保全的个人,而正是这一个人构成了现代政治社会的基础。

  个人在洛克政治哲学中的最终确立

  霍布斯以后,对于完成“个人”的构建发挥关键作用的人是洛克。洛克的主要贡献在于,他从安稳舒适的角度为个人提供了私有财产权的庇护。洛克的具体做法是回到霍布斯的自然状态并彻底改写之。与霍布斯不同,洛克将自然状态描述为一种“完备无缺的自由状态”“平等的状态”,一种无主的共有状态。当然,对于霍布斯的前提——“上帝……把保存自己生命和存在的欲望(强烈欲望),作为一种行动的原则,扎根于人的身上”,洛克是接受的。但是,洛克更愿意认为,人们在自然状态中对于“自然的共有物”具有同等的权利。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有一种“排斥其余人类的私人所有权”,这就是作为自我保存权利延伸的私有财产权。洛克通过将私有物——劳动者属己的劳动与共有物——无主之物结合成私有财产,从而确立了私有财产权的合法性。也就是说,在洛克看来,人们是通过劳动达到对某物的所有权,劳动创造了私有财产。这样,洛克就改写了霍布斯的自然状态,将私有财产权作为一项基本的自然权利根植于自然法中并永久确立了下来。同时,由于自然状态无法根本解决私有财产权之间的龃龉,人们选择联合成为国家并置身政府之下,而这两者的主要目的就是保护他们的财产。因此,比起霍布斯的“利维坦”,洛克更倾向于更少“独裁特征”的“有限政府”。

  洛克在现代政治哲学史上的重要性在于,他的“私有财产权使一个人具有了真正成为‘个人’的条件和能力”,从此“个人”成为了一个“自足独立的封闭概念”。更为重要的是,洛克暗示了一种劳动财产说——“是人而非自然,是人的劳作而非自然的赐予,才是几乎一切有价值的东西的源泉……成为人类优异性标志的是人的劳动,是赋予一切东西价值的劳动,是人的充满希望的创造性劳动”,这使得洛克比霍布斯更加“先进”地表达了“人而非人的目的成为了世界的中心和源泉”这一观点,使得洛克的财产学说乃至洛克的政治哲学比霍布斯的政治哲学更具革命性。

  从霍布斯追求自我保全的个人到洛克追求舒适自我保全的个人,个人最终构成了现代性的基石。在现代性和全球化深度扩张的今天,霍布斯笔下自我保全的人和洛克笔下理性勤勉的人已然成为了我们周遭的精致利己主义者。追溯个人主义渊源的重要意义在于,引导我们回到由卢梭开启的在现代政治社会消解个人主义、复兴共同体精神的传统,这一传统曾在马克思构建的实现“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自由人联合体”中达到了巅峰。

  (作者单位: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哲学与文化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吴永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