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从自觉到自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认知、客观基础与成长空间
2020年01月03日 14:08 来源:《探索》 作者:桑玉成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From Self-consciousness to Self-confidence: Historical Cognition,Objective Basis and Growing Space of the Socialist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作者简介:桑玉成(1955- ),男,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政治学会副会长,上海市政治学会会长。上海 200433

  原发信息:《探索》第20193期

  内容提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经历了一个从自觉到自信的发展过程。从历史认知角度来看,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把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原则与中国的实际国情和人民的实践创造相结合。制度自信本质上是一种制度认同,是人们对制度体系赞成、拥护和支持的倾向。制度的科学性、人民性、有效性和成长性提供了制度认同的客观基础。在新时代,要足够重视并培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在效力空间、运行空间、类型空间以及德性空间等方面的成长性。

  关键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觉/制度自信/历史认知/客观基础/成长空间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一套制度体系,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制度的总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根本保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在探索民族复兴之路的历史进程中逐渐建立和完善起来的,体现了对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正确把握,对中华民族自己的历史传统的高度自觉,对传统社会主义、西方资本主义制度模式的深刻警醒以及对改革开放实践经验的不断提升和总结。从某种意义上说,“四个自信”是我们立国富国强国的根基。就制度自信而言,我们认识到,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中国人民,经过多年革命和建设的探索和实践,已经建立起一套适合中国国情并相对完善的国家治理体系。正是基于这样的基本判断,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郑重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即“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然要求,也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应有之义”[1]104。本文主要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认知、检验标准和未来成长空间的角度,来探讨制度自信的基础性问题。

  1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认知

  制度自信本质上是一种制度认同,是生活在这一制度环境下的人们对其制度体系真诚的赞成、拥护和支持的倾向,并表现为对于该制度有效性的尊重和维护。人们之所以产生对于制度的自信,或者说制度之所以得到人们的认同,取决于非常复杂的因素,它不仅是由制度本身的特性所决定的,也取决于人们对于制度从选择到认同再到自觉自信的历史认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也经历了一个从选择到自觉再到自信的发展过程,它是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把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原则与中国国情以及人民实践创造相结合的产物。

  鸦片战争以后,在中华民族走向沉沦的过程中,一些先进的中国人曾经企图通过走资本主义道路,建立资本主义制度,实现国家、民族的复兴。但是辛亥革命的失败说明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制度等并非民族复兴正确的制度选项。于是,近代中国的历史开始转向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关于未来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制度构想——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公有制、按劳分配等逐渐被一些先进的中国知识分子所接受,成为他们改造中国、复兴民族的制度选择。一战结束以后,在协约国胜利的欢呼声、十月革命的枪炮声中,李大钊敏锐地意识到,战争的胜利实际上是布尔什维克党人所代表的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的胜利,俄国十月革命的目的是“把现在为社会主义的障碍的国家界限打破,把资本家独占利益的生产制度打破”[2]114。陈独秀则明确宣称,随着资本主义制度的“崩坏”,“代他而起的自然是社会主义的生产方法”,即“一切生产工具都归生产劳动者所有,一切权都归劳动者执掌”[3]200-201。李达也认为,未来的社会是“大家都要做工,都能得饭吃得衣穿”[4]41的社会。

  中国共产党建立初始,就旗帜鲜明地提出了“推翻资产阶级的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消灭“资本家私有制”,实行“社会共有”[5]3等在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口号和奋斗目标。中共二大以后,中国共产党人开始投入到“联络民主派共同对封建式的军阀革命”的民主革命洪流中,但是最低纲领的提出并没有淹灭其长远目标和最高纲领,中国共产党人始终牢记着按照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奋斗目标。中共二大明确提出,中国共产党要在民主革命的基础上,“用阶级斗争的手段,建立劳农专政的政治,铲除私有财产制度,渐次达到一个共产主义的社会”[5]116。七大党章进一步强调,中国共产党人当前的任务是“为建立独立、自由、民主、统一与富强的各革命阶级联盟与各民族自由联合的新民主主义联邦共和国而奋斗”,将来则要“为在中国实现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制度而奋斗”[6]116。这些说明,中国共产党人对未来在中国建立什么样的国家、采取什么样的制度从一开始就有明确认知。

  民主革命胜利,社会主义制度在我国确立后,在中国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探索和改革开放的实践中,中国共产党人一直强调要牢牢把握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强调老祖宗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毛泽东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斯大林讲得对的那些方面,我们一定要继续努力学习。”[7]263邓小平强调:“过去行之有效的东西,我们必须坚持,特别是根本制度,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公有制,那是不能动摇的。”[8]133习近平也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所以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就是因为我们没有丢掉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了[1]22。

  中国共产党人是马克思主义者,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的践行者,在强调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的同时,强调中国国情的重要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和中国国情相结合的产物,“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1]21,体现了中国人民对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一贯坚持、对自己的历史文化传统的高度自觉和对苏联经验、西方制度的深刻反省。习近平曾指出,制度的设计和发展要坚持从国情出发、从实际出发,要在独立自主的基础上消化吸收别人的好东西,化成我们自己的好东西[1]106。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形成过程中,我们曾经学习和借鉴苏联的制度模式,但又不断根据中国特殊的历史传承、现实需要进行调适和再创造。民主革命时期,在论及新民主主义共和国的国体时,毛泽东认为它既与欧美式的资产阶级专政的、资产阶级共和国相区别,又和苏联式的、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共和国不一样,是无产阶级领导的多个阶级联合专政的新民主主义共和国[9]675。相应的政体是民主集中制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采取民主集中制,由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大政方针,选举政府”[10]1057。在建立我国基本经济制度过程中,我们也没有照搬苏联模式,而是在充分考虑民族工商业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积极作用,充分发挥民族资产阶级知识、技能、特长的基础上,以和平赎买这一独创方式实现了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完成了对剥夺者的剥夺,建立了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后,毛泽东曾告诫全党要以苏联的经验教训为警鉴,“不能盲目地学,不能照抄,机械搬运”,要结合自己的实际,不要学习别人的短处[7]262。这些都集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对制度认知和制度选择的高度自觉。

  在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不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建设过程中,中国共产党人更是将从实际出发、学习吸收借鉴别国经验的辩证统一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建立和不断完善了既有家国情怀又符合世界潮流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并逐渐增强了对这种制度的高度自信。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就曾指出,“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这样的事,马克思的本本上找不出来,列宁的本本上也找不出来,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情况,各自的经历不同,所以要独立思考”[11]260。面对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的复杂情况,江泽民强调,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绝不是搞西方的政治制度模式,而是不断加强适合中国国情的民主法制建设,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12]338。在总结改革开放40年来的经验时,习近平指出,正是因为我们不断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勇敢推进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制度创新、文化创新以及各方面创新,不断赋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鲜明的实践特色、理论特色、民族特色、时代特色”[13],才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彰显出旺盛的生命力,才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拥有坚实的历史和现实根基。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长期实践取得的根本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坚持实事求是,坚持走群众路线,在充分调动全国人民的首创精神、充分发挥人民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充分尊重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实践中,不断将行之有效的方针政策上升为党和国家制度的过程中创立和完善起来的,是对改革开放实践经验的总结和提升。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老一代中国共产党人曾经对如何在中国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进行过艰辛的探索,实现了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平稳、顺利过渡,第一次在中国的大地上,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运用于实践,对于在中国这样一个十分贫穷、落后的国度里,思考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并且开展了丰富的实践活动,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积累了大量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和教训,对社会主义制度在不同发展时期和不同发展阶段的差异性有了一定的认识,对其后的改革开放、进一步构建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制度体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了改革开放,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既是对新中国成立后前三十年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经验教训的深刻总结,又体现了对改革开放成功经验的高度自信。这种自信的基础和前提是因为我们既坚持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和中国实际相结合,又始终坚持党的群众路线,充分发挥人民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就指出:“实事求是,是无产阶级世界观的基础,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基础。过去我们搞革命所取得的一切胜利,是靠实事求是;现在我们要实现四个现代化,同样要靠实事求是。”[8]143邓小平同时强调,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必须“紧紧地依靠群众,密切地联系群众……才能形成强大的力量,顺利地完成自己的各项任务”[8]342。在改革开放向纵深推进的过程中,党的历届领导人都十分强调要紧紧依靠人民,诚心诚意为人民谋利益,同时要从人民群众中汲取前进的力量[14]271;要求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不仅要尊重人民的主体地位,尊重人民的首创精神,还要向人民学习,拜人民为师[15]532,鲜明地突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来源。

  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建设,很多都来源于党对人民群众实践经验的总结和提升。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起源于安徽小岗村农民对原来的农村“大集体”经济体制的否定,这个“发明权是农民的”[11]382。多种所有制经济的生成,也与基层社会中乡镇企业的兴起,民众为追求更好的生活冲破阻挠而从事多种经营活动密切相关。在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过程中,正是因为我们充分尊重人民依法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的民主权利,才使人民代表大会的立法权、监督权不断加强。

  由于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认知是正确的、选择是自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建立在人民利益和人民实践的基础之上的,所以才使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具有了坚实的思想基础、理论基础、群众基础和实践基础。

作者简介

姓名:桑玉成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