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哈贝马斯视域中的社会哲学
2020年09月09日 11:27 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作者:王凤才 字号
2020年09月09日 11:27
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作者:王凤才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Social Philosoph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Habermas

  作者简介:王凤才,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原发信息:《马克思主义与现实》第20194期

  内容提要:在《理论与实践——社会哲学研究》中,哈贝马斯试图通过探讨古典政治学与现代社会哲学的关系问题来阐发社会哲学。他不仅探讨了从亚里士多德到托马斯主义的“古典政治学”,而且探讨了从马基雅维利、莫尔到霍布斯的“现代社会哲学”;不仅“从理论上”,而且“从实践上”对古典政治学与现代社会哲学的关系进行了阐发;从而显示出他对“社会哲学”的理解既不同于霍克海默,又不同于霍耐特。在霍克海默那里,社会哲学不是“发现真理”的事实科学,而是“确立价值”的实质社会学;在霍耐特那里,社会哲学是对社会病态进行时代诊断的“社会病理学”;但在哈贝马斯这里,社会哲学是偏离古典政治学且拥有现代物理学特征的社会科学。

  关键词:哈贝马斯/《理论与实践》/古典政治学/现代社会哲学

 

  自霍克海默于1931年发表就职演说《社会哲学的现状与社会研究所的任务》以来,“社会哲学”就成为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的研究方向,并为历代批判理论家所推崇。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第二代学术领袖,哈贝马斯在20世纪60年代就讨论了社会哲学问题,例如,《理论与实践》一书就以《社会哲学研究》为副标题。作为哈贝马斯的《社会哲学研究》文集,《理论与实践》收录的11篇文章中,有4篇集中探讨了社会哲学问题,即《古典政治学说与社会哲学的关系》《自然法与革命》《黑格尔对法国革命的批评》《黑格尔的政治文集》。在这些文章中,尤其是在长达40页的《古典政治学说与社会哲学的关系》中,哈贝马斯试图通过讨论古典政治学与现代社会哲学之间的关系来阐发社会哲学问题。

  一、古典政治学:从亚里士多德到托马斯主义

  在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中,全部知识被分为:理论知识(形而上学、物理学、数学)、实践知识(伦理学、家政学、政治学)、制作知识(逻辑学、诗学)。由此可见,在亚里士多德那里,“政治学”是“实践哲学”的一部分,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19世纪初,随着历史主义的出现才最终被打断。哈贝马斯说,18世纪以来,一方面是新形成的各种社会科学,另一方面是公法诸学科,危害着古典政治学的生存。①因为脱离了实践哲学躯体,按现代经验科学建立起来的现代“政治学”,除了有共同的名称之外,与古典“政治学”已经没有什么共同之处。当霍布斯在17世纪中叶研究国家的成因、形式、权力时,他所研究的已经不再是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而是社会哲学了——霍布斯彻底背离了200年前就已经陷入停滞状态的古典政治学传统,因为他实现了由马基雅维利、莫尔在政治哲学中开创的思维方式的革命。

  哈贝马斯指出,古典政治学对现代来说已经陌生,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1)政治学本身被理解为关于善和正当生活的学说,因而,政治学是伦理学的延续。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以法律为基础的宪法与市民生活的伦理之间没有矛盾;反过来说,行为规范与习俗、法律不可分。只有政治学才能强化公民美好生活的力量。所谓“人是政治的动物”,实质上意味着:人要依靠城邦实现其本质。但康德将合道德性与合法律性,以及政治学与伦理学、法学区分开来。在康德那里,政治学作为功利主义的明智性学说之技术性的专门知识,获得了相当可疑的地位和价值。(2)从狭义的希腊文的含义来说,古典政治学说仅仅关涉实践:政治学采取教育方法(而非技术手段),最终指向性格的养成。对霍布斯来说,培根提出的“知识就是力量”是不言而喻的——他将人类自身的最大进步归因于技术,并且首先归因于使国家得以真正建立起来的“政治技术”②。(3)在亚里士多德那里,政治学(即根本的实践哲学)在自己的认识要求中,不能以严格科学或绝对肯定的知识作为衡量尺度,因为实践哲学讨论的是“实践智慧”。古典政治学传统经西塞罗的“智慧”、柏克的“审慎”,建立在了对现实状况的明智性理解基础上;相反,霍布斯想建立的政治哲学则试图认识“正义”的本质,即法则与协议。

  由此可见,古典政治学探讨城邦、社会(共同体、国家),而现代社会哲学研究私法所调节的并得到国家主权所保护的公民交往的自然法建构。那么,亚里士多德的古典政治学如何转变为霍布斯的社会哲学呢?哈贝马斯认为,阿奎那是亚里士多德与霍布斯之中介。一方面,阿奎那完全处于亚里士多德传统中:只有当一个共同体使它的公民具有德性的行为,并由此有力地使人们过上美好生活时,“共同体”③才是“国家”;另一方面,阿奎那不再将这个共同体理解为天生就是政治的:“城邦”是在“社会”中形成的。

  诚然,在“作为社会动物的政治动物”这个表述中,可以看出托马斯主义对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的接受;但在将“政治动物”翻译为“社会动物”的过程中,没有一个词比它更加明确地表明,它与古典政治学不得不保持的距离:自然人是社会动物。而在《政体的原理》中,阿奎那又说,人既是社会动物又是政治动物。

  在哈贝马斯看来,阿奎那显然没有将家长所拥有的经济支配力与公共领域的政治统治力区分开来,这是由他的哲学观决定的。在阿奎那那里,建立良好秩序的标准不是公民自由,而是安宁与和平。“托马斯对《新约全书》概念的阐释,与其说是政治的,不如说是‘法律的’。”④古典政治学说的核心问题,属于支配的质的问题;而托马斯主义“政治学”所谓社会学方面考虑的主题,是扩展为国家的家庭秩序、劳动着的公民的等级地位问题。因此,阿奎那将亚里士多德政治学转变为一种“社会的哲学”。不过,当阿奎那坚持在亚里士多德那里清楚得到表达的伦理学与政治学的关联时,他又维护了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传统。显而易见,阿奎那将社会秩序的建构从神学本体论上解释为德性秩序。“这种从基督教化的斯多亚派的自然法中发展出来的‘自然法’,在随后的100年里遭到了唯名论的批评。打上了本体论符号的托马斯的社会学说,由于它只能在社会关系下强调信仰尊严的瓦解而瓦解。”⑤

作者简介

姓名:王凤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