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交互主体性:从关系本体论到关系认识论 ——《世界交互主体的存在结构》解读
2020年11月11日 11:28 来源:《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张一兵 字号
2020年11月11日 11:28
来源:《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张一兵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Intersubjectivity:From Relational Ontology to Relational Epistemology —An Interpretation of The Existential Structure of Interactive Subjects of The World

  作者简介:张一兵,哲学博士,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文科资深教授,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主任。江苏 南京 210023

  原发信息:《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96期

  内容提要:广松涉在《世界交互主体的存在结构》中认为,社会存在的真实基础是一定历史条件下社会主体之间的交互关系,它构成了马克思哲学认识论的前提。人们社会生活的基础正是人与人共同建构起来的关系性“共在”,如果这是一种新的交互性客观存在,那么,意识活动的本质则会是我与他人意识共同建构起来的交互性主体活动。由此,传统主—客二元认知结构被彻底超越。这也是广松涉四肢哲学构架的思考基础。

  In Hiromatu Wataru's opinion,the real foundation of social existence is the interactive relationsbetween social subjects under certain historical conditions,which also constitutes the premise of Marx's philosophicalepistemology.The foundation of people's social life is exactly the relational co-existence constructedtogether by people.If this is a new kind of interactive objective existence,then the essence of consciousnessactivities will be the interactive subjective activities constructed by my and others' consciousness.Thus,the traditional cognitive structure of subject-object schema will be completely transcended.This is also the thinkingbasis of Hiromatu Wataru’s four-limb philosophy.

  关键词:广松涉/《世界交互主体的存在结构》/哲学认识论/主体—客体二元认知图式/四肢哲学/Hiromatu Wataru/The Existential Structure of Interactive Subjects of The World/philosophicalepistemology/the dual cognitive schema of subject-object/the four-limb philosophical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14JJD720012)。

 

  广松涉是当代日本著名的新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和思想大师①。按照广松涉自己的说明,他后来的四肢体系构境的最初雏形,出现于1969年发表的《世界交互主体的存在结构——关于认识论的新生》一文。从该文中可以看出,他的思想构序起点是哲学认识论。我们也不难看到,这也是贯穿《世界交互主体的存在结构》的一条主线。依我的观点,这是广松涉从马克思的关系本体论向关系性的认识理论的过渡。这种构境意向的重大转换,首先就表现为他对传统主体—客体二元认知图式的批判和超越。

  一、《世界交互主体的存在结构》的结构

  1969年是广松涉自己原创性的哲学思想开始生成的重要时刻。他先是在《思想》2月号上发表《世界交互主体的存在结构——关于认识论的新生》一文,这是他亮出交互主体性全新哲学构境的起点。依我的判断,这是广松涉很早从马赫的关系主义哲学获得启发之后,逐步开始生成的独特关系哲学的最初构序逻辑。随后,他又连续在日本哲学会《哲学》3月号和《思想》7月号上,发表了《历史性世界的存在结构》和《语言性世界的存在结构——对意义的认识论分析的认识》。显然,这两篇文章是上述交互主体论在语言学和历史理论中的延伸和泛化。次年,广松涉在《思想》8月号发表《历史性世界的交互性持存结构——对物象化论哲学的基础认识》一文。应该说,这是他将自己在对马克思思想史研究中获得的物象化理论构序与自己的交互主体哲学进行了一种重要的链接。可以看出,这是他一段时间以来完成的一个完整思想实验的系列成果。1972年,广松涉将这些重要论文结集出版,这就是本文将要解读的《世界交互主体的存在结构》一书。1991年,广松涉将自己的这本书称为:在他已经出版的30多册书中,表达他“独立的哲学观点”论域最广、也是最基础性的文本。这是广松涉对自己哲学原创构境的专门标注。在这个意义上,他把此书指认为创建自己哲学体系最具有“实质性的主要著作”。甚至,这本书必须作为《存在与意义》三卷本的逻辑“前梯”。可见,此书对广松自己原创性哲学构序的重要性。

  应该说,此书是广松涉自己四肢哲学观念最早的独立思考。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一原创性的思考正是与他对马克思理论的关注处于一种平行线的状态。不过,除去《存在与意义》对此书主题的展开和深化外,从1972以后的10多年中,广松涉先是通过不同的专题研究一个一个问题地进行具体研究,不断廓清了理论地平。他自己说:

  在本书原版(劲草书房,1972年初版)问世之后,笔者公开出版了详述本书中提示的认识论关系的论点的论著,以及主题性地展开本书中启发性地留下的论点的著作,例如,《科学的危机与认识论》(纪伊国屋书店)[《广松涉著作集》第3卷]的认识论,《物·事·语言》(劲草书房)[《广松涉著作集》第1卷,第283页以下]收录的语言论,《辩证法的逻辑》(青土社)[《广松涉著作集》第2卷]中的判断论,《物象化论的构图》(岩波书店)[《广松涉著作集》第13卷]中的物象化论,《表情》(弘文堂)[《广松涉著作集》第4卷]中的表情论和符号论,《身心问题》(青土社)[《广松涉著作集》第4卷]中的身体论,《共同主观性的现象学》(世界书院)[《广松涉著作集》第6卷]中的角色行为论,《事的世界观的前哨》(劲草书房)第I部(《广松涉著作集》第7卷)所收的康德论、马赫论、现象学论和海德格尔论自不待言,同书第III部(《广松涉著作集》第2卷)的人论、历史论和时间论等,全都是以本书的论述为前提而详细地展开的东西。[1](学术文库版序言PI-II)

  我们不难看到,广松涉从这本书延伸出去的专题分别有认识论、语言论、判断论、物象化论、身体论、角色行为论、表情论、符号论、人论、历史论和时间论等等。从中可以感觉出来,广松涉的构境意向并非传统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社会存在论构序线索,而更接近西方语言哲学和社会学。所以,他也坦言,这是将论点具体化到社会学、语言学、法(哲)学、经济学、精神病理学、数学基础论和科学论中。这种构序倾向,也直接表现在后面的《存在与意义》中。

  此书的结构是松散和不对称的,包括一个序论和内外两篇。序论是对主—客二分传统认识论构架的批判。第一部(内篇)是一个完整的三章结构,主体是广松涉在《思想》杂志连载发表的那3篇论文的结集。该部分别从认识论的构境中讨论了现象世界的四肢结构、语言交往中出现的事象化和历史物象化的问题。这应该是后来《存在与意义》第1卷的主要构序线索。第二部(外篇)并不是完整的学术构境层级,只是集中讨论了他眼中四肢结构在“存在论”中的体现,但思想构境却偏离到角色论的社会学论域中去了。这也是《存在与意义》第2卷的基本构意意向。我们先来看广松涉在这本书开始的概述部分。

  二、主体—客体分立:布尔乔亚意识形态

  在广松涉看来,20世纪开始的前1/3时段,西方科学的确有一些辉煌的成就,被他列举的方面包括了相对论和量子物理学,精神分析学和格式塔心理学,更早一些的还有心理学中的条件反射理论,结构语言学,涂尔干学派的集体表象理论,马克斯·韦伯在管理学上的业绩,凯恩斯的国家干预的经济学。这是一个十分宏大的构境背景。可是,在20世纪中叶之后,科学似乎进入了停滞期。其实,广松涉的这种判断还是有些问题的,因为正是在他写这篇文章前的20世纪第二个1/3时段(40-70年代),美国成功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1945年),标志人类进入原子能时代;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1957年),象征人类进入了太空时代;第一台电子计算机(1946年)和互联网(1969年)也出现在这个时期,只是信息化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要到20世纪下半叶。这实在不能说是科学技术发展的停滞。

  实际上,广松涉是想说明,如果说20世纪40年代开始出现了“科学的停滞”,那么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与“哲学的混乱”相关。具体说,是由于传统认识论构架的过时才导致科学发展的停滞。这里的主观构境色彩太浓了。因为,在他看来,“哲学,作为直接表明各个时代人们的理智行为的根本‘构图和构想’的东西,无论喜欢还是不喜欢,都敏锐折射出人类思想史的转换局面”[1](P4)。这个观点倒是对的。实际情况是,科学方法论上的重大进展会导致哲学方法论的变革,而不是倒过来的逻辑。在广松涉看来,今天的哲学,特别是认识论并没有折射整个思想史已经到来的重大转换。他明确指认,“今天,我们遇到过去与古希腊的世界观的衰落期、中世纪欧洲的世界观的崩溃期相类似的思想史的局面,即近代世界观的全面解体期”[1](P5)。在广松涉看来,这里的近代世界观就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从哲学认识论的构序方式来看,就是仍然陷在实体主义泥潭中的所谓主体与客体分立的“主体—客体图式(Subjekt-Objekt-Schema)”二元构架。他说:

  “主体”“客体”的概念,是到了近代才形成的东西。将传统的“subjectum”“objectum”二词的意义内容脱胎换骨为“主体”“客体”这对术语的今天的用法,经过了相当长的时代。在古代和中世纪,原本不存在“主体—客体”之类的构想。[1](P6)

  这里的意思是说,主体—客体构式是中世纪结束之后由资产阶级在工业文明之后建构起来的认识论构架。我对此持保留态度。首先因为,将客体的存在界划于主体活动作用之外的二元对置状态,恰恰是农耕时代自然经济筑模的必然产物。在农业社会自然经济中,人的物质生产的本质还只是依附于自然生命生长运动之上的辅助性劳动,生产结果只是经过加工和获得优选后的自然产品,人类主体还是边界清晰地处于自然对象外部,这是客体—主体二元认知模式产生的根本性基础。而在工业生产发生之后,特别是在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商品经济中,“经济世界已经成为人的工业生产的直接创造结果,工业实践活动及其实践结构已经成为我们周围世界客体结构的重要构件,自然物质对象第一次成为人类主体全面支配的客体,财富第一次真正摆脱自然的原初性,而在社会实践的重构中成为‘社会财富’。我们不再在自然经济中简单直观地面对自然对象,而是能动地面对工业实践和交换市场关系的产物。物相第一次直接成为人类实践的世界图景,人们通过能动的工业(科学技术)实践,更深刻地超越感性直观,掌握周围物质世界越来越丰富的本质和规律”[2](P366)。只是,资产阶级近代哲学认识论中被不断强化的主体—客体二元认识论构架,并没有真正意识到现实基础中的这种深刻变化。这正是马克思哲学革命的一个重要构境新质性。广松涉也是从马克思和马赫的关系主义视角进入这一构境域的。其次,在海德格尔和福柯新的构境意向上,将整个自然变成被整治的客体对象,从而生成一个张牙舞爪的现代性主体的确是一个“晚近发生的事情”。但这种现代主体生成的本质恰恰不是主—客分立,而是强暴性的同一性存在历史。这种主体性的构序逻辑正是反对主—客二分的。

  不过,我当然赞同广松涉这里想要说明的一个重要观点,即主体—客体二元构架所标识的认识论图式已经过时了,我与他,只是对认识论发生学上的历史断代问题和构境意向上、不同层级上存在一定的分歧。我的意思是,主体—客体二元认知结构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是有其合法性的,由此,广松涉所主张的关系存在论在人类认识史进程中也是历史发生的。这是我与广松涉在基本判断上的不同。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在认识论研究中同向的基本构境努力。

作者简介

姓名:张一兵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