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论价值理性及其异化
2020年11月19日 09:46 来源:《学术界》 作者:陈新汉 字号
2020年11月19日 09:46
来源:《学术界》 作者:陈新汉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On Value Rationality and Its Alienation

  作者简介:陈新汉,上海大学哲学系教授,研究方向:价值论。上海 200444

  原发信息:《学术界》第20201期

  内容提要:韦伯的“价值合乎理性”要求主体把自觉设定的价值体系作为行为一以贯之的最后基准点。不能把价值理性等同于理性或理性精神,也不能把价值理性理解为是康德的“道德律”和“善良意志”的具体体现。价值理性在目的设定和坚守中的作用与提供“拳拳服膺”根据并转化为“孜孜以求”实践体现为信仰的社会价值观念联系在一起。人文精神作为“追求自由的主体意识”,是“人文”活动在社会意识中经过历史积淀所形成的最基本的社会价值观念。人文精神的“宇宙的无限权力”作用以价值理性为载体,以绝对命令的方式通过人民群众和“世界历史个人”的所作所为体现出来。价值理性的异化在本质上就是作为人文精神载体的异化。在价值理性异化与工具理性异化中,前者的作用更为根本。第一次世界大战和911恐怖袭击事件是价值理性异化的典型案例。用人文精神的“原则”价值理性异化予以批判,揭示其内在否定环节,体现着人民主体创造历史的能动性。

  关键词:价值理性/价值形态世界/人文精神/价值理性异化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评价论视域中的社会自我批判研究”(14BZX007)的研究成果之一。

 

  源于马克斯·韦伯理论的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已成为人们观察当今世界的一个独特视野和分析当今社会问题的一个重要框架。与西方学者相同,中国学者对现代化进程中工具理性的过度膨胀研究得较多,而对价值理性所产生的问题研究得较少,尤其是没有认真地研究价值理性异化的问题。在很多人眼里,“好像一切都是工具理性惹的祸”,“价值理性则是褒义词,人们往往把它与神圣、崇高、理想之类的东西相联系”①,这句话很具有典型性。这正说明了研究价值理性在其与工具理性关系中的地位及其异化的重要性。

  一、韦伯的社会行为取向及其中的“价值合乎理性”

  马克斯·韦伯是“社会学古典理论三大奠基人之一”,“韦伯是一名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其思想可谓博大精深,同时其中也充满了许多歧义和矛盾,许多相互抵牾的观点都可以在他那里找到根源,因而常常引起不同诠释者的争论”②。“社会行为理论象征着韦伯在思想最成熟阶段的一个巅峰成就”③,在社会学中占有重要地位。韦伯在《经济与社会》中对“社会行为理论”作了较为全面的阐释。

  韦伯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诠释社会行为。首先,“‘行为’应该是一种人的举止(不管外在的或内在的举止,不为或容忍都一样),如果而且只有当行为者们用一种主观的意向与它相联系的时候”。其次,“‘社会的’行为应该是这样一种行为,根据行为者或行为者们所认为的行为的意向,它关联着别人的,并在行为的过程以此为取向”④。社会行为是与人的意向联系在一起的举止,没有意向的“反应性”的活动如本能活动、“纯粹模仿他人的活动”等等,都不属于社会行为;社会行为必须“在意向上以别人的举止为取向”,从而必然关联着别人,宗教式的“静身养性、孤寂的祈祷”等等就不包括在社会行为之内。

  韦伯紧接着指出了与我们论题相关的决定人们社会行为的四种取向:一、“目的合乎理性的”;二、“价值合乎理性的”;三、“情绪的”;四、“传统的”。他对此概括道,“行为取向的这些方式当然绝没有包罗行为取向方式的全部分类而是为社会学目的而创造的、概念上是纯粹的类型”,“现实的行为或多或少地接近它们,或从它们当中产生”;社会行为“仅仅以一种方式或者另一种方式为取向,是极为罕见的”,现实的社会行为“还更经常一些”是“混合类型的”。⑤

  韦伯把人们社会行为的4种取向划分为理性和非理性两大类型。“目的合乎理性”的和“价值合乎理性”的社会行为取向顾名思义地属于理性类型。对于“目的合乎理性”,韦伯说:把“业已存在的主观需要的冲动,纳入经过他有意识权衡过的轻重缓急的刻度表上”;还说,“通过对外界事物的情况和其他人的举止的期待,并利用这种期待作为‘条件’或者作为‘手段’,以期实现自己的合乎理性所争取和考虑的作为成果的目的”⑥。对于“价值合乎理性”,韦伯说,“有意识地突出行为的最后基准点和通过在行为过程中、始终如一地、有计划地以此为取向”,这个最后基准点与“无条件的固有价值的纯粹信仰”相联系;还说,“通过有意识地对一个特定的举止的——伦理的、美学的、宗教的或作任何其他阐释的——无条件的固有价值的纯粹信仰,不管是否取得成就”⑦。而与“目的合乎理性”和“价值合乎理性”的行为取向相对应的“情绪”的和“传统”的社会行为取向,分别“由现时的情绪或感情”和“由约定俗成的习惯”等来决定,由于它们“往往超越于有意识地以‘意向’为行为取向之外”,因而就属于非理性类型。

  台湾韦伯研究专家顾忠华在他的译作《韦伯作品集VII社会学的基本概念》的注释中指出:“目的合乎理性”的行为取向译自“zweckrational”,“价值合乎理性”的行为取向译自“wertrational”。“这两个德文概念在韦伯理论中有着核心的地位,但同时也是译者最难处理的问题之一”;根据对《社会行为的结构》的分析,“韦伯在他的分析过程中有逐渐转移这两个概念含义的倾向”⑧。韦伯把“价值合乎理性”与“泛指一套终极目标的价值体系”相联系,“偏重于目的的设定”⑨,故人们就用价值理性来标识之;把“目的合乎理性”与“指称一切有关选择手段的考虑”相联系,“偏重于手段的选择”⑩,故人们用工具理性来标识之。王彩云和郑超在《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及其方法论意义》中很中肯地把价值理性阐释为,“以目的的设定为首要原则”,把行为的目的确立所依据的“价值及其追求作为关注焦点”;把工具理性阐释为以“实现目的的工具及其效用作为考量的重点”,“把手段的选择置于首位”(11)。根据论题,我们集中对“价值合乎理性”予以分析。

  如何理解“价值合乎理性”中的“价值”和“理性”?韦伯把“伦理的、美学的、宗教的或作任何其他阐释的”“最后基准点”与“无条件的固有价值的纯粹信仰”联系起来。对于把“伦理”等作为“纯粹信仰”的人来说,“伦理”等都是“行为者认为是向自己提出的‘戒律’或‘要求’”(12),因而它们都属于“应该”范畴。休谟在《人性论》中区分了事实命题和价值命题,前者以“是”或“不是”为连系词,后者以“应该”或“不应该”为连系词;并指出,与前者相比较,后者表示一种与价值相联系的“新的关系或肯定”(13)。“戒律”或“要求”体现着“应该”与否,与内蕴于行为之中的“固有价值的纯粹信仰”即社会价值观或价值观体系相联系,因而属于价值命题。黑格尔把亚拿萨哥拉斯说的“奴斯(理性)统治世界”理解为,“依照思想,建筑现实”(14),这个过程与“逻辑推理的能力和过程”(15)相联系。韦伯说的“有意识地突出行为的最后基准点和行为过程始终如一地、有计划地以此为取向”中的“突出”和“始终如一”离不开“有意识”和“有计划”的自觉过程,这就是理性。韦伯的“价值合乎理性”即价值理性就是通过“有意识”“有计划”的运作方式,从而“合乎理性”地把作为“最后基准点”的社会价值观念突出在目的设定和目的坚守的过程中。对于价值理性,我们认为以下两种理解是可以商榷的。

  其一,把价值理性等同于理性或理性精神。吴增基在《理性精神的呼唤》中指出,“理性这一概念还常被看作是人类独有的用以调节和控制人的欲望和行为的一种精神力量”,“理性是人类独有的其他动物身上却不具备的特征”(16)。徐贵权把吴增基的话引用到他著的《价值理性:一种独特的理性》中,“正如吴增基先生所说,价值理性是人类所独有的用以调节和控制人的欲望和行为的一种精神力量”(17)。从逻辑上说,价值理性属于理性,但理性不属于价值理性,把价值理性与理性等同起来,显然是不对的;更重要的是,我们用价值理性来标识的韦伯的“价值合乎理性”,如我们上面所分析的,是有特定涵义的。

  其二,把价值理性理解为是康德的“道德律”和“善良意志”的具体体现。徐青在《价值理性的本真与建构》中引用了康德的两段话:“有两样东西,愈是经常和持久地思考它们,对它们日久弥新和不断增长之魅力以及崇敬之情就愈加充实着心灵:我头顶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律”(18);“善良意志之所以为善,并不是因为它所促成的东西和它所实现的东西,也不因为它易于达到预期的目的;而仅仅是因为意愿而善,也就是说,它是善本身”(19)。紧接着徐青写道:“韦伯所言的价值合理性,就是人的行动的价值取向与道德律、善良意志相契合,或者是道德律、善良意志的具体体现。”徐青把韦伯的“价值合乎理性”中人们行为取向的有意识地所遵循的“固有价值的纯粹信仰”与社会公认的与头顶的星空相对应的“道德律”和作为“善本身”的“善良意志”直接联系起来。其实,韦伯的“价值合乎理性”中的作为行为最后基准点的“无条件的固有价值的纯粹信仰”,仅仅是行为者向自己提出的“戒律”或“要求”,它们所体现的作为行为最后基准点的“无条件的固有价值的纯粹信仰”仅仅是行为者自己认为的,由此就不能简单地与头顶的星空相对应的“道德律”和作为“善本身”的“善良意志”直接予以联系。徐青说法的值得商榷处,就在于把行为者自己认为的行为的价值属性与社会公认的行为的价值属性直接联系起来了。

  由上概之,把韦伯的“价值合乎理性”等同于理性或理性精神,把韦伯的“价值合乎理性”中体现为“戒律”和“要求”的“纯粹信仰”等同于康德的“道德律”或“善良意志”,都违背了韦伯“价值合乎理性”的本意。可以把韦伯的“价值合乎理性”理解为两个层次:主体在社会行为中自觉设定作为社会行为取向基准点的价值体系;在社会行为中把此基准点自觉地一以贯之。概言之,“价值合乎理性”亦即价值理性所要求的社会行为取向,就是主体把经过自觉设定的价值体系作为其行为一以贯之的最后基准点。

作者简介

姓名:陈新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