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历史唯物主义与唯物史观本然关系之多视域解蔽及其效应
2020年11月26日 10:36 来源:《河北学刊》 作者:肖士英 字号
2020年11月26日 10:36
来源:《河北学刊》 作者:肖士英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On the Multi-perspective Interpretations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istorical Materialism and Materialist Conception of History and Their Effect

  作者简介:肖士英(1962- ),男,陕西蓝田人,陕西师范大学哲学与政府管理学院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哲学基础理论研究。陕西 西安 710119

  原发信息:《河北学刊》第20201期

  内容提要:既有研究仅着眼于文献性视域,把历史唯物主义与唯物史观或判定为同质关系,或判定为异质关系,从而遮蔽了其本然关系。从综合性视域看,二者分属本体论、世界观范畴。前者通过揭示作为世界的全部人类历史得以可能的前提,供给后者赖以生成的基础和根据,对于后者而言居于逻辑上位地位;后者基于前者所供给的根据和基础,形成关于世界的总的看法和根本观点,对于前者而言居于逻辑下位地位。但后者的世界观属性和前者的本体论属性,使得二者又具有总体与局部、包含与被包含关系。这样,后者对前者又居于逻辑上位地位,前者对后者又居于逻辑下位地位。前者与后者逻辑相互贯通,内容相互结合,共同构成马克思哲学的完整内容。对二者本然关系的解蔽,使二者得以各归其位,各禀其性,健康发展。

  From a comprehensive perspective,historical materialism and materialist conception of history belong to ontology and world outlook.The former,by revealing the presupposition of the possibility of the whole human history of the world,provides the foundation and basis on which the latter is based.The latter forms a general and fundamental view of the world on the basis provided by the former.The world outlook attribute of the latter and the ontology attribute of the former make both have the relationship of being overall and partial,inclusive and contained.The former is connected with the latter in logic and content,which constitutes the complete content of Marxist philosophy.The uncovering of the natur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enables them to return to their respective positions,properties and healthy development.

  关键词:历史唯物主义/唯物史观/关系/视域/效应/historical materialism/materialist conception of history/relationship/perspective/effect

  标题注释:2018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马克思恩格斯意识形态概念多重内涵及其统一性研究》(18BZX002)。

 

  对内在于马克思哲学框架的历史唯物主义与唯物史观之关系的把握是否准确,决定着二者的理论角色是否会被扭曲,其理论功能是否能充分释放,以及对马克思哲学的理解是否科学。学术界迄今关于二者关系的观点主要有:(1)同质论。如认为二者是“同义词”[1],二者“思想内容、理论实质等都是完全一致的”[2],从而否定了二者的差异性。(2)异质论。如认为“唯物史观的底蕴是历史观”,属于“科学范畴”,而“历史唯物主义的底蕴则是唯物主义”,属于“哲学范畴”[3],从而判定二者完全异质。(3)间接否定研究二者关系的必要性。如认为恩格斯提出“历史唯物主义”和“唯物史观”,所强调的只是“一般的唯物主义精神”,“无法深刻反映马克思历史观的本质特征”[4],从而判定二者之间不存在有科学意义的关系。(4)质疑二者表达马克思历史理论的充分性。如认为建构马克思完整的“历史理论”,既要把握其方法论前提即“唯物史观”或“历史唯物主义”,也要把握马克思“从具体历史事件分析得到的理论内涵”[5],从而判定二者都是马克思历史理论的组成部分。由于后两种观点并未判定二者关系,故学术界迄今关于二者关系的真正有意义的争论,仅呈现为上述同质论、异质论间的争论。而这两种观点都仅基于马克思、恩格斯的相关论述来理解二者关系。然而,二者关系并非仅取决于经典文献的论述,故仅着眼于文献性视域势必遮蔽二者的本然关系,并因此而扭曲马克思哲学的内在逻辑结构,阻碍其内容的完整绽现,堵塞其活力充分释放的通道,掩盖其发展的着力点、方向和空间,使其遭遇种种误解和诟病,以至于陷入不同形式的被“重建”乃至被替代的境地。可见,基于确当视域透视二者关系,是马克思哲学得以澄明在场的前提性、基础性工作。

  一、解释历史唯物主义与唯物史观关系的确当视域

  正如伽达默尔所言,“谁具有”恰当的“视域,谁就知道按近和远,大和小去正确评价这个视域内的一切东西的意义”[6](P428)。“获得一个视域,这总是意味着我们学会了超出近在咫尺的东西去观看,但这不是为了避而不见这种东西,而是为了在一个更大的整体中按照一个更正确的尺度去更好地观看这种东西。”[6](P432)这表明,视域确当是历史唯物主义与唯物史观之关系得以科学解释的前提。但视域并非是任意的,而是受被理解事物约束项内在要求限定的。历史唯物主义与唯物史观关系的基本约束项及由其内在要求决定的视域主要有三类:其一,二者生成于马克思、恩格斯的相关论述,这些论述构成其文献性约束项,对应于此的视域即为文献性视域。其二,事物关系受其属性约束,故二者的属性也是其约束项,对应于此的视域即为关系项内在属性视域。其三,二者都受马克思哲学框架约束,故该框架亦是其约束项。由于马克思哲学的“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和改变现存的事物”[7](P19),所以“全部问题”作为其基本精神,构成了马克思哲学“用来‘框定’和组织所有其他更为具体的概念的那些最抽象的概念”,以及“包容一切的图景和视角”、笼罩思想活动的“思想气候”[8](P20)的基本概念框架。对应于此的视域,即为马克思哲学框架视域。由于该框架本质上是整个马克思哲学内在统领性的灵魂,是弥漫于整个马克思哲学中的“思想气候”,所以,它并不能被具体化为不同的局部性环节,而只能作为一个形而上的基本理念,整体性地范导着整个马克思哲学的基本内容。这就决定了该框架本质上是一种抽象的、隐性的总体框架,从而基于该框架的视域也就是一种抽象的、隐性的总体性视域。

  前述诸视域的差异,决定了只有理清其关系,才可能有效地运用它们来把握二者关系。诸视域的内在特性,决定了它们具有如下复杂关系:

  1.视域共同体关系。它们都具有映现二者关系的使命、功能,从而构成理解二者关系的视域共同体。2.相互补充关系。它们都不足以独立、透彻、完整、充分地把握二者关系,对二者关系的充分把握,离不开其功能的相互依赖与相互补充。3.相互参照关系。①二者是经典作家所创立的范畴,故对关系项属性视域的运用,须参照文献视域的要求。②经典作家亦须依二者的内在规定性来论述其关系,故文献视域的运用须参照关系项属性视域的要求。③文献视域、关系项属性视域均从属于马克思哲学的内在要求,故这两种视域的运用亦须参照该哲学框架视域的要求。④二者内在于马克思哲学,故文献视域、关系项属性视域对二者关系揭示的状况约束着马克思哲学的状况,从而对该哲学框架视域的运用须参照另两种视域的要求。4.地位差异关系。①二者关系须满足马克思哲学框架的要求。而文献视域、关系项属性视域所能映现的二者关系也只能是该框架所内蕴的关系。可见,马克思哲学框架视域对于另两种视域而言居于前提性地位,是判定二者关系的首属视域。②二者属性构成二者关系的直接根据,文献视域、马克思哲学框架视域所烛照出的二者关系,只能是二者属性内蕴的关系。可见,关系项属性视域居于另两种视域的根据地位。③文献性视域基于经典作家的论述;而马克思哲学则建立在科学性逻辑的基础上;关系项属性则构成关系的科学性逻辑的根据和基础。因此,马克思哲学框架视域、关系项属性视域对于文献视域而言居于主导地位。5.存在形式关系。文献、关系项属性都有具体构成内容,因此与之对应的两种视域的存在形式是显性的。马克思哲学框架是“用来‘框定’和组织所有其他更为具体的概念的那些最抽象的概念”,其存在形式是抽象的、隐性的,故而马克思哲学框架视域的存在形式也是抽象的、隐性的。

  诸视域的上述关系,决定了只有着眼于由其相结合所构成的视域共同体,才可能客观绽现历史唯物主义与唯物史观之关系。不过,由于马克思哲学框架具有前述组织、统领和框定其他具体概念的本质与功能,因此基于该框架的视域就势必是一种主导、统领和框定着前两种视域的隐性视域,故其既构成前两种视域的背景和框架,也渗透和贯穿于前两种视域之中。所以,下文对二者关系的分析,只能以前两种视域为直接视域,以马克思哲学框架视域为内隐于前两种视域并通过其发挥作用的间接视域的形式来展开。

作者简介

姓名:肖士英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