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从政治哲学视角对人的权利概念的多维辨析
2021年01月07日 10:48 来源:《江海学刊》 作者:胡波 字号
2021年01月07日 10:48
来源:《江海学刊》 作者:胡波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Multi-dimensional Analysis of the Concept of Human Right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Political Philosophy

  作者简介:胡波,1967年生,哲学博士,重庆社会科学院哲学与政治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原发信息:《江海学刊》第20204期

  内容提要:人的权利概念经历了一个历史的发展演变过程,由自然权利、天赋人权演变而来的道德权利,摒弃了传统形而上学的自然本体—目的论前提,却延续了对人的权利的道德理由的追问。从其基本构成来看,人的权利概念包含以下三大构成要素:一是唯有人类才可以充当的权利主体;二是由利益、自由和尊严所组成的权利的诉求物;三是该权利得以成立的道德理由。凡权利又都意味着一种相应的行为强制即义务要求,因此必须尊重和不得侵犯人权的基本义务,就是由普遍人权所决定和产生的。人权作为道德权利还需进一步进入现实规则体系特别是实在的法律体系,才能成为实际有效的行为规范,道德权利应为法律权利奠基,法律权利则需以道德权利为根本依据。

  关键词:政治哲学视角/人的权利/道德权利/多维辨析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权利正义基础研究”(项目号:19XZX003)、重庆市社会科学规划项目“马克思:超越自由主义的自由理论”(项目号:2018YBZX23)的阶段性成果。

 

  “人的权利”是现代政治与法律思想理论中的一个核心概念,并在现实的社会基本制度与秩序建构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迄今为止,这个概念的内涵意蕴依然不算清楚明白。究其原因,一方面,人的权利的构成要素本身具有多样性和复杂性;另一方面,人类的权利思想是历史地发展演变的,有一个不断推进的过程,这就使得人的权利概念变得更加复杂难辨。博登海默说,“正义有着一张普洛忒斯似的脸”①,变幻无常、难以捉摸。其实与正义相邻的人的权利概念,又何尝不是如此!对于这样一个结构复杂、具有多因性和多义性的规范性概念,从任何经验科学视角和单一维度显然都难以把握其本质和全貌。正如康德有言,关于“什么是权利”的问题,不是着眼于实在法研究的法学家们能够回答的。②给人的权利下定义,的确是一个令人困惑的理论难题,需要凭借政治哲学超越单纯实证思维的规范性向度,展开一种多维的、全方位的辨析,才有可能接近一个完整而正确的人的权利概念。

  从自然权利到道德权利

  严格说来,人的权利概念是在近现代才提出来的。“right”这个词虽然古已有之,但在古代它主要是“笔直、恰当”之义,引申为“正当、正义和正确的”,还没有今天所谓的权利之义,直到17世纪后,“right”才被赋予“个人的正当应得”涵义,从而成为权利概念的专名。但人的权利概念产生后,其涵义并非就固定不变了,迄今最为关键和重要的一次变化和转折,是从自然权利或天赋人权演进为道德权利,由此构成了人的权利学术概念史上的两个基本阶段。人们通常更加关注人的权利概念从“无”到“有”的这个变化过程,而实际上,从提出自然权利进而到提出道德权利,是人类权利思想的一次重大推进,背后隐含着其哲学思想前提和基础的巨大变革。

  自然权利又可称作天赋人权,是格劳秀斯、霍布斯和洛克等自然法思想家们率先提出来的,也是关于人权概念释义的第一种历史形态。自然权利论旨在阐明人的权利的本质和根据,在该理论看来,正是宇宙的自然法则或者人的自然本性,奠定了人的权利的根本依据。最开始自然法思想家们都倾向于认为,人之为人的权利是由自然理性即宇宙自然法则决定的,而这种看法又与自古希腊以来对宇宙自然本质的理解紧密相关。按照古希腊人的看法,在万事万物背后都是宇宙精神或自然理性的存在,它们构成了整个世界的本质,也是根本善的和神圣的。“natural right”的初始涵义即为“自然正义”或“自然正当”,用作对出自宇宙精神的自然法则(natural law)的另一指称,因此人类就应当按照自然法则即自然正义行事,所谓善的生活便是遵循自然法则的生活。大约自17世纪始,自然正义的概念才进一步演变为自然权利的概念,于是“natural right”才与“natural law”和“natural justice”区别开来,专门用来指称依据自然法则、体现自然正义的“个人之应得”。再后来到了霍布斯、洛克那里,直接诉诸宇宙自然法则依据的自然权利论,就又为诉诸人的自然本性依据的自然权利论所替代。对于什么是人的自然本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霍布斯认为作为人权依据的人之本性是自保,洛克认为是自利,费希特则将“纯粹的绝对自我”视为人的“原初权利”的人性根据。③但不管将人的自然本性归结为具体的什么,总之都是将人的权利的根据建立在自然人性论的基础之上,而自然人性归根结底仍是宇宙自然理性的安排,从而自然理性、法则仍然在根本上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不难看出,整个自然权利论都建立在传统的形而上学自然本体论基础之上,该哲学把世间万物视为宇宙精神的创造物,因此创造万物的宇宙精神即为本体和目的本身,人类的一切行为都要以之为最高标准和依据。基于人性论的自然权利理论虽然从外在的自然法则依据转向了内在的人性依据,但根本上仍然属于自然本体论哲学的思想进路。然而这类超验性知识具有不可确证性和思想虚构的特征,注定要受到人类日益增长的理性精神的批判与解构,从而建立其上的自然权利学说的逐渐式微与淡出就不可避免。按照加拿大哲学家萨姆纳的阐释,古典自然权利理论的全盛时期主要是在17、18世纪,此后就进入到一个相对衰落的阶段,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自然权利理论再度兴起。④但事实上,再度兴起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自然权利理论,经过了现代理性精神的洗礼后,人类关于权利的思想已不再可能仍以传统的自然本体论哲学为前提,所以20世纪真正兴起的其实是替代自然权利论的道德权利论,这也是人的权利概念的一种现当代形态。因此不管今天人们是否还在因循沿用“自然权利”这个概念,其背后的学理思想和依据都已发生了重大变化,这是我们不能不察的。

  道德权利概念大致是在19世纪的德国观念论和英国功利主义思想中被提出来的,密尔在《功利主义》一书中正式启用了该概念,并对之加以界定。密尔指出:“在个人权利由于法律的非正义而受到侵害的情况下,这种受侵害的权利便不可能是一种法定权利,于是得到了一个不同的名称,被称之为道德权利。”⑤虽然这并不是一个标准的概念定义,但它明确了有别于法律权利的道德权利的存在。密尔又说:“正义这个术语通常包含着个人权利的观念……正义不仅仅意味着做正确的事情并且不做错误的事情,它还意味着某个人能够提出某种要求作为他的道德权利。”⑥这就把人们享有道德权利跟社会正义关联了起来。此后“道德权利”一词就越来越被广泛使用,成为继“自然权利”之后表征与描述人的权利的又一重要术语。关于道德权利的概念,哲学家们从不同的视角和层面加以阐释。哈特强调,法律之所以能够赋予人们享有某种自由权利,是因为“人们有道德权利去享有这种自由”⑦。范伯格也主张:“‘道德权利’一词可以用来表达所有这样的权利:它们是先于或独立于任何法规或规章而存在的权利。”⑧萨姆纳则特别指出,道德权利是“在道义上成立的”,因此该概念实质指向的是对权利的道德基础或道德理由的追问。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戴维·米勒在其主编的《布莱克维尔政治思想百科全书》中,将“道德权利”一词收入其中并定义为:“表示一种正当合理的要求”,且“表征这个要求的一种特定的正当理由即一种基本的道德原则”。⑩这是“道德权利”成为一个正式的学术思想术语的标志。

  从自然权利概念发展到道德权利概念,实质上是人类对自身权利问题认识的深化与拓展。对于这一重大变化,我们还可以进一步从以下两方面认识与把握。一方面,道德权利概念根本区别或超越自然权利概念的是,它摒弃了传统形而上学自然本体论的哲学前提,从而也就摒除了人的权利理论建立其上的虚构的超验知识基础。现当代的各种道德权利理论,尽管具体的思想主张各异、学说流派纷呈,却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再从宇宙自然法则或人的自然本性出发来说明人的权利问题,而是更多地强调将人类自身的理性法则与他们的经验生活相结合,这就为论证人的权利奠定了更加可靠的根基。正因如此,道德权利概念才能经受住来自各方面的质疑与挑战而留存下来,成为今天我们研究人的权利问题的一个基本范式。尽管在20世纪20年代兴起的实证主义思潮的影响下,无道德之根的实证权利论曾一度盛行,但终归是昙花一现,不足以动摇道德权利范式在整个现当代权利学说中的主导地位。

  另一方面,道德权利论对自然权利论又是有所继承的:自然权利论旨在追问人的权利的道德理由或根据,这一思想进路正是在道德权利论中得到了很好的延续与发扬。相比自然权利概念所隐含的道德指向,道德权利概念更加明确地指向人的权利的道德依据,以及由此所具有的对人的行为的道德规范性质。恰如萨姆纳所言,确立或宣称一项人的道德权利,实际上就是在确立和宣称一种道德标准:“假设我宣称所有的人类都有权利不受到奴役或不被当作一件财产,那么我实际上是在宣称一种道德标准……”(11)既然人的权利必须在合道德的意义上才得以最终证成,它也就超出了实证法学和政治学研究的范畴,而成为政治哲学、公共道德哲学和社会正义论研究的对象。归根到底,提出道德权利概念的核心要义就在于,为了突出和强调对人的权利之为权利的道德理由或依据的追问。

作者简介

姓名:胡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