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作为交往活动领域根本价值的正义概念
2021年04月16日 16:32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作者:罗骞 字号
2021年04月16日 16:32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作者:罗骞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e Concept of Justice as the Fundamental Value in the Sphere of Communicative Action

  作者简介:罗骞,哲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872

  原发信息:《中国人民大学学报》第20205期

  内容提要:依据人类实践活动原则的不同,可以将生存空间划分为实在对象领域、交往活动领域和内在体验领域。正义作为揭示交往活动原则的规范性范畴,具有不同于事实性范畴和感受性范畴的基本性质。在交往活动领域,道德基本价值是利他性的奉献,而政治基本价值是公平性的平等,两者分别围绕着德性和权利构成交往活动领域的基本价值,但它们本身都还不是正义。正义是在个体主体性权利得到承认的基础上超越个体立场对他者的奉献,是利他德性和平等权利相统一的价值,因此是交往活动领域的根本价值。正义价值的形成需要主体性的共在意识、平等权利基础上的同情心以及作为二者统一的正义感。正义感就是在权利平等基础上与他者分享善品和分担不良事物的共在精神。

  According to the different principles of human action,the existent space can be divided into the sphere of objective reality,the sphere of communicative action and the sphere of internal experience.As a normative category that reveals the principles of communicative action,justice has the properties different from the categories used in the sphere of objective reality and internal experience.In the sphere of communication action,the basic value of moral behavior is altruistic dedication,while the basic value of political behavior is equality of fairness.Both of dedication and equality constitute the basic values of communicative action respectively around virtue and right,but neither of them is justice in itself.On the basis of the recognition of individual's subjective rights,justice means the dedication to the others beyond egocentrism,and is the value synthesized with altruistic virtue and equal rights.So,this paper argues that justice is the fundamental value in the field of communicative action.The view of justice consists of the consciousness of co-existence,the compassion on the basis of equal rights,and the sense of justice as the synthesis of the two.The sense of justice is the spirit of sharing things with others on the basis of equal rights.

  关键词:规范性/交往活动领域/正义  Normative/The sphere of communicative action/Justice

  标题注释:本文得到了中国人民大学2020年度“中央高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学科)和特色发展引导专项资金”的支持。

 

  

  我们面对一个基本事实,不仅不同思想家有不同的正义理论,而且不同时代也有不同的正义观念。但是,当我们共同使用正义这个概念的时候,这种共同性在哪里呢?也就是说,如果正义这个概念是可通约的,因而是有效的,这种有效性的根据何在?这个问题要谈论的显然不是正义的形而上本质,也不是何种制度或行为是正义的这类经验性的问题,而是在哲学层面追问正义概念的根据。要追问的实际上是正义概念被用于谈论哪一存在领域,它是以何种方式谈论此存在领域,因此同其他相应概念存在着何种差异的问题。唯有将正义问题的基本论域及其基本性质搞清楚之后,正义问题的探讨才能在正确的方向上展开。本文试图澄清正义概念的存在论基础,解构正义问题讨论中事实性与规范性之间的抽象对立,阐释一种后形而上学视域中作为规范性领域之统一价值的正义概念。文章将集中讨论三个方面的问题:首先,简要阐明一个后形而上学的存在论框架,揭示交往活动领域的基本构成原则及其性质,以便一般性地揭示正义作为规范性概念的基本特征;其次,在存在论规划的基础上,厘清交往活动领域内部道德价值与政治价值的不同及其关系,将正义规定为交往活动领域中道德利他性的奉献和政治公平性的平等相统一的综合环节,因此是交往活动领域中最根本的价值;最后,从作为伦理领域和政治领域之统一价值这个角度出发,勾勒和阐释正义价值得以构成的几个内在环节。在交往活动领域包含了这些基本环节,并且妥善调节了公平性和利他性冲突的行为、规范和制度,就可以看做是正义的。

  一、正义概念的论域

  同样的对象从不同的视角和方法切入会形成不同的概念,进而形成不同的学科体系,比如说,同样以人作为研究对象,就可能形成心理学、生理性、人口学等不同学科。学科划分的关键显然不是研究对象是什么,而是我们从何种角度、以何种方式研究对象从而构成对象性领域。比如说,物理学这门学科的确立不是因为存在一类不同于其他对象的物理现象,而是说我们有一种关于物理现象的领会并从这样的领会出发去研究对象,因此构成一个物理学研究领域。当我们说什么是物理现象这个基本概念时,说的是将符合于这种存在领会的现象称为物理现象。关于这一点,海德格尔曾经指出:“一门科学的所有专题对象都以事质领域为其基础,而基本概念就是这一事质领域借以事先得到领会(这一领会引导着一切实证探索)的那些规定。所以,只有相应地先行对事质领域本身作一番透彻研究,这些基本概念才能真正获得证明和‘根据’。”①讨论正义概念时,首先需要明确正义概念被用于谈论哪个存在论领域,对于正义概念我们存在哪些基本的理解,这样才不至于将正义概念运用到不相关的领域,或者以其他领域中的原则和思想来理解正义。通常,正义是一个规范性概念,规范性是在与事实性相对的关系中被确定的。只有划定了正义作为规范性概念的基本论域,明确了事实性与规范性之间的存在论关联,才能避免在反思哲学的二元对立框架中理解事实性与规范性之间的关系,从而避免正义被理解为抽象的应然理念;也只有澄清正义概念的存在论基础,才能进一步阐释道德与法权之间的关系,从而明确正义在公共领域中作为价值概念的根本地位。

  康德的批判哲学告诉我们,被谈论的对象总是被意识把握和规定了的对象,而不是对象自身。按照文德尔班的说法,康德认识到“在意识之外去假设现实性便包含一种矛盾。被思维的东西存在于意识之中,在意识之外去思维某种东西便是虚构的”②。这意味着关于对象的意识构成并限定了相应的对象性论域,意识的论域是由对象性意识本身构成的。也即是说,理论的视域总是在人的生存实践活动中展开,并在人的对象性意识中得到规定的。人总是自觉或者不自觉地从生存活动出发形成他生活于其中的世界概念,并依据这种理解对世界进行概念上的规划。世界和关于世界的概念受人的对象性实践活动和对象性意识中介,在这个意义上是属人的世界。模仿马克思的说法,离开了感性实践活动和对象性意识的抽象世界并不是我们真实地生活于其中的现实世界,而是一个观念的抽象,即便是最简单的“感性确定性”的对象,也是社会发展、商业和工业的产物。③人们如何理解和把握存在,存在如何向人呈现,存在就如何存在。对象性意识依据一定的原则将对象性存在视域进行区划,分成不同的领域,揭示不同领域之间的差异和各自的特征,从而深化人们对存在世界的理解。

  人的感性实践活动遵循不同原则,依据感性实践活动的三种不同原则,我们可以区分出三个不同的存在领域。感性实践活动的三种不同原则分别是事实性、规范性和感受性。与三种原则对应的分别是实在对象领域、交往活动领域和内在体验领域。④事实性原则指的是人的生存实践活动必须遵循外在的事实逻辑,因此要求人按照事物对象本身来理解对象。外在的事实逻辑不由人的生存实践构成却规定着人的生存实践活动。人们只有去发现并且遵循这些原则才能够生存。遵循事实性原则的领域就是实在对象领域。这里的实在对象领域说的不是这个领域不与人发生关系,抽象地独立于人的存在之外,而是说人在这个领域从事实践活动时,必须遵循非人的客观事实本身的原则。在这个领域,人的行动标准是合乎必然性的规律,行为必须具有事实的合理性,或者说工具的合理性,不然就会受到“自然的惩罚”。

  与事实性原则不同,规范性原则讲的是人们的行为需要遵循生存实践活动中自觉或不自觉地形成的规矩、制度、法律、习俗、礼仪等,不能违背这些行为规范。哈贝马斯曾经指出:“相互作用是按照必须遵守的规范进行的,而必须遵守的规范规定着相互的行为期待,并且必须得到至少两个行为的主体[人]的理解和承认……当技术规则和战略的有效性取决于经验上是真实或者分析上是正确的命题的有效性时,社会规范的有效性则是在对意图的相互理解的主体通性中建立起来的,而且是通过义务得到普遍承认来保障的。”⑤这里的相互作用就是指人与人之间以符号为媒介的交往活动。交往活动遵循的规范应该得到他人和社会的认可,因此具有价值意义上的合理性。我们将事实意义上的合理性称为合理性,而将这种价值意义上的合理性称为正当性。各种规范不是外在的必然性原则,它们是人为构成的行为原则,不具有事实意义上的客观必然性,而是表达了人们对生存意义和价值的特定领会,包含了人们共同认可的“应该”。规范没有事实合理性意义上的必须符合,只有价值正当性意义上的应该遵守。如果说事实性原则在为人所认识并为人所服从的意义上具有某种属人的性质的话,规范性原则的属人性则表现为由人所创造并为人践行。也就是说,规范是在生存实践活动中自觉或不自觉地被构成并被人们遵守的原则。各种规范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体现了超越事实性的价值领会,而不是人与物打交道要遵循的必然规律。因此,由规范性原则构成的是交往活动领域,它不同于由事实性原则构成的实在对象领域。交往活动领域是在物性世界中展开但本质上超越物性的意义价值空间,是由人的交往活动建构的存在关系、存在方式和存在状态的总和。人们在这个公共价值空间的活动受到各种规范的规定和调节。用于刻画这个公共价值空间的概念被称为规范性概念。规范性体现了人们认为应当的价值,而不是事实的规律。

  与事实性、规范性不同,感受性是人的内在体验遵循的原则。感受对象可能是自然的物质世界,也可能是交往活动中的他者,但感受性原则不是客观必然性的规律,也不是主体之间普遍认同的规范,而是内在的感觉。一个对象给人带来什么样的感受不受客观规律或者行为规范的决定,而是由内在的感觉体验决定的。内在的感受来源于外在对象的影响,但感受本身并不受外在原则的支配,而是以感受者的内在体验为尺度。由感受性构成的领域是内在体验领域,是人的内心世界。在别人快乐的时候你感受到的是悲伤,在与别人共处的时候你体验到的是孤独。这种悲伤和孤独完全是自我的真实存在状态,就其作为一种内在感受来说,没有外在的原则必须遵从。只有当这些内在的感受成为动机、要表现为对象化实践活动时,主体的行为才会受到事实性和规范性原则的制约。

  事实性的实在对象领域、规范性的交往活动领域和感受性的内在体验领域构成不同的论域。人们实际上是依据不同的原则来理解相应领域的。当我们说某一个概念、命题属于事实性、规范性或者说感受性的时候,实际上是在明确它们适用的领域,并且初步地规定它们的基本性质。这不是说某个概念或命题本身具有某种存在论性质,而是说人们通常是在哪一个论域并且在何种意义上使用它们。语词的意义在于使用。概念的内涵是被历史地规定的。当我们说正义是一个规范性概念时,已经以存在论领域的特定区划为前提,并且已经表明正义被用于谈论以规范为原则的交往活动领域了。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正义概念所谈论的对象及其原则的基本性质。正义概念不是从自然必然性或者审美感受性的角度把握世界,因此不能依据事实性的原则或者感受性的原则理解正义。正义是一个规范性概念,它谈论的是交往活动领域中某种行为、规范或制度是否符合人们对生存价值的理解。只有那些符合某种特定价值取向的行为、规范或制度等,才会被看成是正义的。

  不能明确正义谈论的领域以及这个对象领域的基本性质,就会混淆正义原则与事实性原则和感受性原则的性质和界限。历史上关于正义的许多误解和争论就是由此产生的。古希腊产生过智者学派和哲学家关于规范的争论。智者学派普遍认为社会规范是一种人为的创造,正义的观念因人而异,而哲学家认为社会规范像自然规律一样具有绝对的必然性,正义代表着绝对永恒的原则和真理,哲学的任务就是寻找和发现这些原则和真理。⑥此种争论分别从外在的必然和内在的任性两个极端把握交往活动领域的原则,没有真正揭示交往活动领域的特殊性,不能明确规范性的基本内涵,因此,在理解正义时不是陷入先验的绝对主义,就是陷入经验的相对主义。交往活动领域是人的生存实践建构的超越物性的公共价值空间。它不是由事实性原则构成的实在对象领域,遵循的原则不是自然必然性规律;也不是有感受性原则构成的内在体验领域,遵循的原则不是内在的感受性。交往活动领域遵循的是属人的共识性规范。规范是在人类生存实践活动中形成的得到普遍认同的应然准则,体现了得到认同的价值正当性,是一种社会历史性的生存原则,它超越了个体的内在任性,表现出一种客观性。交往活动领域中形成的凝聚了价值共识的规范,相对于自在的必然性规律具有属人的性质,是社会空间和历史时间中变化的相对原则,而不是抽象绝对的规律;而相对于感受性原则的内在体验来说,规范又具有对象化意义上的客观性,是摆脱了个体主观性的外在力量。因此,当我们说正义是一个规范性概念的时候,实际上是明确了正义概念的基本论域和基本性质。正义是用于交往活动领域的概念,既不能按照事实性范畴的必然规律来理解,也不能按照感受性范畴的内在体验来理解。

  当我们说正义作为规范性概念区别于事实性概念和感受性概念的时候,是否意味着规范性与事实性和感受性之间的对立呢?显然不是。三个领域的划分是存在论意义上的划分,而不是在存在者的意义上认为存在着三个相互分开的独立领域,它们相互并置并相互连接。这种划分是依据不同的生存实践原则把握世界总体的方式,并不意味着生活世界由三个不同板块构成,是一种物理空间意义上的并置或者层级关系。现实的世界是存在总体,存在论区划只是在观念之中、也就是在“论存在”的意义上区分出不同的领域,是由我们领会和把握世界的不同方式构成的。这样一种区划也不意味着人的行为相互分离地遵循不同的原则,比如说交往活动领域只遵循共识性的规范,不需要遵循客观规律,或者内在体验领域只需要遵循愉悦体验,而不需要遵循规范共识。一个现实的行为往往同时遵循着三种不同的原则。真正理性的行为应该是事实性原则、规范性原则和感受性原则的和谐,也就是通常说的真善美的统一。在事实性原则、规范性原则和感受性原则之间,后面的原则以前面的原则为基础,但比前面的原则更深刻,不能还原为前面的原则。事实性原则当然推不出规范性原则,事实如此当然推不出应当如此,因为它们针对的是不同的存在领域。但是,规范性的原则却不能不遵循事实性原则,以事实性为前提。一个违背客观规律的行为、规范或制度谈不上价值上的正当性。如果在事实上不合理,违背事实性原则,规范性命题就只是抽象的价值应当,没有现实性和生命力。一种行为、规范或制度只有不违背事实的合理性,才能具有价值上的规范性意义。在这个意义上,规范性实际上调节的是不违背事实性、因此是作为可能性展开的交往活动领域。可以说,交往活动领域的规范性(价值的正当性)要高于实在对象领域的事实性(或者说工具合理性)。正义作为规范性价值并不是远离事实合理性的抽象应然,而是以事实合理性为前提、因此是在交往活动中能够展开的可能性价值。以永恒的必然性观念或者抽象的应然概念来理解规范性、理解交往活动领域,必然从根本上误解正义概念的基本论域和基本性质。

作者简介

姓名:罗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