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综合研究
中国话语建构的三个哲学原则
2021年06月23日 09:48 来源:《天津社会科学》 作者:李双套 字号
2021年06月23日 09:48
来源:《天津社会科学》 作者:李双套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ree Philosophical Principles of Chinese Discourse Construction

  作者简介:李双套,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原发信息:《天津社会科学》第20206期

  内容提要:从哲学视域去分析中国话语的构建,需回答话语主体、话语客体和话语表达三个问题;从话语的主体来说,话语主体应坚持和传播正确的价值观;从话语的客体来说,话语并非主观构建,而是在表述人类社会实践活动过程中的自然产物,镶嵌在问题和正在做的事情中;从话语的表达来说,话语创新并非概念游戏,话语创新源于理论创新,要在理论创新的基础上推动话语创新。

  关键词:中国话语/话语主体/话语客体/话语表达

  标题注释:本文系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科研项目“马克思哲学话语的实践转向研究”(项目号:2020YB002)的阶段性成果。

  

  构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中国话语是中国学术的时代使命,可以从语言学、新闻学、传播学、政治学等角度切入去分析话语构建。从哲学角度出发去思考这个问题,就需要回答话语主体、话语客体和话语表达三个问题。

  一、话语主体:坚持和传播正确的价值观

  话语的主体是人,人具有价值观,面对同样的客观事实,不同主体会使用不同话语去认识和理解,不同话语承载了主体坚持的不同价值观。反之,价值观要以话语为载体,话语革命会带来彻底的价值观革命,哈贝马斯说“没有语言革命,就不可能彻底改变传统的知识形式和科学习惯”①,在人类的知识形式和科学习惯中内含着价值观。话语中蕴含着话语主体的价值观,因此,主体在建构话语时,需坚持正确价值观。

  马克思在建构话语时,所坚持的正确价值观,首先体现为话语立场的问题,这就是从资本话语到劳动话语的跃迁。马克思说“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运动”②,为了“绝大多数人”,这体现了马克思话语的无产阶级立场。从马克思所使用的话语即可看出,面对“私有财产的事实”、“国民经济的事实”,即“工人生产的财富越多,他的生产的影响和规模越大,他就越贫穷。工人创造的商品越多,他就越变成廉价的商品。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③的情况,立足于这些“国民经济学的各个前提”,国民经济学“把私有财产在现实中所经历的物质过程,放进一般的、抽象的公式,然后把这些公式当做规律。它不理解这些规律,就是说,它没有指明这些规律是怎样从私有财产的本质中产生出来的”④。国民经济学为何无法从私有财产的本质中找到国民经济学的规律呢?马克思认为理论的缺陷源于立场的缺陷,国民经济学“把资本家的利益当做最终原因”,这就把“资本家的利益”这一需要阐明的东西当做前提了,他们表现出“以劳动为原则的国民经济学表面上承认人,其实是彻底实现对人的否定”⑤的价值倾向。马克思对国民经济学家的超越源于立场的差异,面对同样的事实,马克思和国民经济学家们表现出了不同的立场。马克思也“从当前的国民经济学的事实出发”,但是他从这一事实解读出了和国民经济学迥异的价值判断:“劳动所生产的对象,即劳动的产品,作为一种异己存在物,作为不依赖于生产者的力量,同劳动相对立”⑥,继而马克思用了一系列蕴含立场和价值判断的话语表明了自己的价值观。他用“人的贬值”、“非现实化”、“被对象奴役”、“维持人的肉体生存的手段”、“替他人服务”、“受他人支配”、“处于他人的强迫和压制”、“贫困的资本”、“非人化的存在物”、“单纯的劳动人的抽象存在”、“人的本质的丧失”、“敌视人”等等话语表达了对工人阶级命运的关注,对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马克思还用“异化”、“外化”、“异化劳动”等话语揭示了劳动产品异己性、成为异己力量的原因,用“自己的生命活动”、“创造对象世界”、“本质力量的确证”、“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完成了的自然主义”、“完成了的人道主义”、“合乎人性的存在”等等话语表明了对消除劳动产品异己性的期待。这就启示我们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话语表达,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指出“要始终把人民的冷暖、人民的幸福放在心中,把人民的喜怒哀乐倾注在自己的笔端”⑦,他用“获得感”、“美好生活的向往”、“人民幸福”、“健康中国”、“美丽中国”、“公平正义”、“共享”等话语表达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人民立场。

  马克思在建构话语时,所坚持的正确价值观,还体现在话语的内容上,这就是从辩护话语到批判话语的转向。马克思对青年黑格尔派哲学家的观点超越也内含着对其价值观的超越,从形式上看,青年黑格尔派哲学家们也使用了很多“‘震撼世界’的词句”,但是都是在“纯粹的思想领域中发生的”,在马克思看来,他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⑧。“解释世界”还是“改变世界”是马克思话语和青年黑格尔派话语的本质区别,马克思话语承载的是“改造世界”的批判价值观,而青年黑格尔派话语承载的是“解释世界”的辩护价值观。纵然,在青年黑格尔派的话语中,特别是费尔巴哈所使用的话语中,也有诸如“批判”、“感性”、甚至还有“感性活动”等话语。但是,他们“只为反对‘词句’而斗争……他们只是用词句来反对词句;既然他们仅仅反对这个世界的词句,那么他们就绝对不是反对现实的现存世界”⑨。在马克思看来,“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⑩,而青年黑格尔派“却重新陷入唯心主义”(11)。马克思用“感性的活动”、“现实的个人”超越了青年黑格尔派“感性直观”、“类”、“爱”等等话语,也就实现了从辩护价值观到批判价值观的升华。这就启示我们坚持改革话语,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将“全面深化改革”作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一个方面,他把“摸着石头过河”与“加强顶层设计”相结合作为改革的方法论,把“问题导向”作为改革的动力论,把“底线思维”作为改革的底线论,把“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改革的目标论,把“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作为改革的辩证法,把“必须更加注重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作为改革的系统论,这些都是中国共产党人改革话语的具体体现。

  马克思在建构话语时,坚持了正确价值观,也传播了正确价值观。话语承载着主体的价值观,归根结底,主体使用的话语是为了表明、传播自身价值观。所以,主体要传播自身价值观,就需要依托话语。在话语问题上,一方面,要坚持正确的价值观,另一方面,更应该通过话语传播价值观。马克思之所以构建了自己的哲学话语,就源于国民经济学和青年黑格尔派所使用的话语无法承载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价值观。马克思用新的话语传播了自己的价值观,比如,他用“剩余价值”代替“利润”表达了自己的劳动主体价值观,用“从物质实践出发”代替“从观念出发”表达了自己的历史价值观,用“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代替“平均主义欲望”表达了科学社会主义的价值追求和价值导向。在马克思生活的年代,哲学上,各种哲学流派观点迥异;政治上,有各种各样的社会主义派别,大家各执一端,而马克思坚持了劳动话语、批判话语,这些话语所承载的价值观也奠定了马克思思想的合法性和正当性。当今中国,也有各种各样的价值观,同样要坚持正确的价值观作为指导,用科学的话语去表达这种价值观。

作者简介

姓名:李双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