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哲人专栏
朱越利:《养性延命录》考
2018年03月13日 17:15 来源:原载《世界宗教研究》 作者:朱越利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道藏》临帙《养性延命录》二卷[1],曾引起汤用彤先生注意,特在《读<道藏>札记》中书写了《关于<养性延命录>》一节,内多精辟独到之见,至今仍有指导意义。本文拟在前辈学者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养性延命录》的源流和资料略作补充考证。

  一、源流考

  《养性延命录》卷前有序文一篇,从内容看当为纂集者所书。序文先述养生的必要性,以示纂集《养性延命录》之缘由;次叙纂集的过程,以明《养性延命录》资料之来源和取舍之原则。纂集过程为:

  余因止观微暇,聊复披览《养生要集》。其集乃前[2]彦张湛、道林之徒,翟平、黄山之辈,咸是好事英奇,志在宝育,或鸠集仙经、真人寿考之规,或采摭彭祖、李聃[3]长令之术,上自农黄以来,下及魏晋之际,但有益于养生,及招损于后患,诸本先皆记录。今略取要法,删弃繁芜,类聚篇题,分为上下两卷,卷有三篇,号为《养性延命录》,庶[4]补助于有缘,冀凭缘以济物耳(《序》第一)[5]。

  初读该段文字,立即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养性延命录》的资料取自《养生要集》,《养生要集》包括张湛、道林、翟平、黄山四人搜集的资料。但《养生要集》与张湛四人的关系却说得比较含糊,需要仔细推敲。我认为,从张湛四人“或鸠集”、“或采摭”的用词,特别是“诸本先皆记录”一句来看,表明张湛四人各有集在先。《养性延命录》纂集者紧接"诸本先皆记录"一句之后,立即曰“今略取要法,删弃繁芜”等等,表明是直接引用张湛四人的资料,更证明张湛四人各有集。但《养性延命录》纂集者是在叙述“披览《养生要集》”之后介绍这些情况的,表明《养生要集》乃是一部合集,即合张湛四人之集。我们可以说《养性延命录》的资料取自《养生要集》,也可以说取自张湛四人之诸集。

  在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回答。第一,《隋书·经籍志》等明确著录张湛编辑《养生要集》,但《养性延命录》序文中却仅有被《养生要集》合编的四家,其中之一为张湛。《养生要集》的编辑者张湛与所编辑四家之一的张湛是否一人?是何许人?第二,序文没有指出被编入《养生要集》的张湛、道林、翟平、黄山四家著作之名。这四人的哪些著作被合编入《养生要集》?只有回答了这两个问题,才能真正弄清《养性延命录》资料的来龙去脉。

  除《隋书·经籍志》外,《旧唐书·经籍志》和《新唐书·艺文志》亦著录张湛编辑《养生要集》,名张湛者编辑《养生要集》盖无疑。但均未记载朝代、字号、籍贯、职官等,不知是哪一位张湛。

  有的学者将该张湛当作注《列子》之玄学家张处度。

  丁国钧对张处度编辑《养生要集》的说法提出疑问。其《补晋书艺文志》曰:“家大人曰:‘疑此系《魏书》列传中之张湛,非注《列子》者’”(见该书附录)。

  日本学者冈西为人对丁国钧的意见未置可否,但在其著《宋以前医籍考》中作了引录,并附录了《魏书·张湛传》,同时还附录了《后汉书·张湛传》,供人参考。

  汉张湛不可能编辑《养生要集》,因《养性延命录》表明,《养生要集》中不乏魏晋文字,在其身后。

  丁国钧对东晋张湛的怀疑颇有道理。张处度虽然能医,但他作为著名玄学家,标榜无神,不大可能欣赏求神拜鬼之类的宗教内容,并将之作为养生方法之一。即使只是综合辑录前人著作,他也会将神鬼内容摈除集外。但《养生要集》中确有神鬼内容,见于《养性延命录》中的《杂诫忌禳害祈善篇》。该篇之一段宣扬司阴之神和司杀之神监人阴祸恶言,劝人慎言(卷上页十八)。又一段引"老君曰",宣扬向太清玄门礼拜诵咒,以求永年(卷上页十七)。太清玄门盖太清神府、太清仙境之意。又一段宣扬存思,以却众邪百鬼(卷上页十七)。另外,《教诫篇第一》也有借重老君,宣扬鬼神报应的内容。这些均属道教神学。

  从《养生要集》全书内容看,其编辑者当为能医的道教徒。能医的道教徒名张湛者,确有其人。孙思邈编《备急千金要方》第一卷题为《医学诸论》,凡九论。其第二论名曰《论大道精诚》,即张湛之至言。全论旨在阐明学医之道和倡导医德。结尾曰:“志存救济,故亦曲辞论之,学者不可耻言之鄙俚也”[6]。全论极似医家口吻,与玄学家张湛之文风格迥异。论中又曰:“老君曰:人行阳德,人自报之;人行阴德,鬼神报之。人行阳恶,人自报之;人行阴恶,鬼神害之。寻此二途,阴阳报施,岂诬也哉”[7]!这位张湛在医论中引用道经,借重老君,宣扬鬼神报应,足见其对道教的信仰。《备急千金要方》所辑论大道精诚之张湛的身份,与《养生要集》编辑者恰相符合,且与著录同姓名。此张湛盖《养生要集》编者。

  史书上并未明确记载这样一位张湛。但分析起来,唯有北魏张湛颇似之。张子然贫居北魏首都之时,正是太武帝拓跋焘在宰相崔浩和道士寇谦之鼓动下,狂热地在全国强行崇奉道教之际。张子然又与崔浩关系密切。因此,他或者为时所化,或者迎合潮流,从而信仰道教,乃是情理中事。此是其一。其二,张子然早年以文学知名,晚年赋闲,既有学力,又有余暇,知药能医亦非难事。当然,无论《魏书》,还是《北史》,在《张湛传》中均未记载张子然信仰道教和知药能医的事迹。但《备急千金方》收录的张湛医论,恰可修补正史之遗阙。

作者简介

姓名:朱越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