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哲人专栏
朱越利:《歧路灯》展示的清代盛世士人对三教的态度
2018年03月13日 17:17 来源:《世界宗教研究》 作者:朱越利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一

  诞生于十八世纪的清代长篇小说《儒林外史》和《红楼梦》,名气极大,在中国可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稍晚于《儒林外史》而早于《红楼梦》的另一部清代长篇小说《歧路灯》,问世之后却命运不济,好长时间仅有少量手抄本和石印本在狭小的地域内缓慢地打转转儿,仅为地方志及蒋瑞藻《小说考证》、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孔另境《中国小说史料》等学术著作著录,在狭小地域和文学专家圈子之外仍然鲜为人知。1927年,冯友兰、冯沅君曾将《歧路灯》前二十六回出版,1928年郭绍虞、朱自清等先后撰文介绍《歧路灯》,仍然没有引起什么反响。直到1980年中州书画社出版了栾星校注的全本,犹如向平静的湖水中投进一块大石头,轰隆一声,水波辐射,翻滚追逐,《歧路灯》才在全国文学爱好者中引起一阵不小的震动[1]。震动带来了学术讨论会的召开,带来了一批研究论文的发表,带来了专门刊物《<歧路灯>论丛》的创办,围绕着《歧路灯》的学术争论也随之而起。正常的学术争论是好事,至少可以打破寂寞。沉寂了二百多年,《歧路灯》终于时来运转了。

  《歧路灯》系长篇白话小说,共108回,约60余万字。书中述说一位官宦士绅子弟谭绍闻从无知到堕落,复浪子回头、改邪归正的故事。作者李海观,字孔堂,号绿园,生于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卒于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2]。故事的时间假托于明代嘉靖年间,实际写的是作者亲历的清代康、雍、乾三朝间的事。康熙帝和乾隆帝是清代两位雄才大略、在位久长的圣明君主。雍正帝作为康熙帝与乾隆帝之间的过渡,也堪称治国有方。一般称顺、康二朝为清代早期,乾、嘉二朝为清代盛世,雍正朝则有人将之列为早期,有人将之列为盛世。本文为叙述方便,将康、雍、乾三朝统称为清代盛世。故事演出的社会舞台被安排在当时的河南省会开封府祥符县(今开封市)。河南省正是作者李绿园的故乡,他为河南汝州宝丰县人。《歧路灯》是真正的乡土文学。作者坚持写实主义的创作手法(他描写的地理背景经考证,均准确无误[3]),如实地讲述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描绘自己长期生活过的故乡,遂使得他沐三十年风雨精雕细刻的作品《歧路灯》,为后人展开了一幅清代鼎盛时期河南省城社会生活史和风俗史的巨幅画卷,为历史又增加了一面观照中国封建社会的镜子。

  《歧路灯》中的读书人特别多。其中选拔贡生(后被保举为孝廉)谭孝移是主人公谭绍闻的父亲。谭孝移在故事进展到第十二回时,就早早被两位庸医一热一泻两付药夺去了生命。他虽死犹生。因为他的思想和影响仍强烈地贯穿于全书,表现为以他为精神领袖的五位挚友,在后九十六回中替他完成了望子成龙的未竟之志。这五位挚友是府学秀才娄潜斋(后考中进士做了官)、副车孔耘轩、县学秀才程嵩淑、苏霖臣、张类村。作者夸奖他们“都是些极正经有学业的朋友”(第一回)。作者之意很清楚,都是受过程朱理学教育的秀才,这叫做“有学业”。品行优秀,合乎程朱理学的政治思想和伦理道德规范,这叫做“极正经”。书中描写,谭孝移等六人的言行为祥符县当权者所赞赏,为社会民众所景仰。因为他们信奉和实践的正是统治阶级推行的正统思想。有的学者称谭孝移是封建末世统治阶级的正统人物,与贾政相比较,“较多地体现了书香旧家的‘君子’风范” [4]。谭孝移和他的五位挚友是作者塑造的士人形象中几位主要的正面人物。

  书中没有费许多笔墨详细描写谭孝移六人如何做“诚心正意,格物致知”的修养工夫,只蜻蜓点水似地暗示了一下。在书中,谭孝移曾说:“论我的生平,原不敢做那歪邪的事,其实私情妄意,心里是尽有的。只是想一想,怕坏了祖宗的清白家风,怕留下儿孙的邪僻榜样,便强放下了”(第六回)。“强放”便是以道心支配人心,“怕”便是主敬,都是朱子的主张。

  《歧路灯》描写,程嵩淑、孔耘轩等有一次一起评论人物。他们不满意惠养民言行不一,讥讽他“满口都是诚心正意”,“说的不出于孔孟,就出于程朱”,但齐家无方,单讲升官发财,鄙夷地把他比喻为孔孟殿堂里的城狐社鼠。程嵩淑谴责惠养民根本没有谈论理学的资格,忿忿地说:“朱子云,舍却诚心正意四字,更无他言。这四个字原是圣学命脉,但不许此等人说耳。”他认为娄潜斋在馆陶县为官清正,做的比说的好,因而赞扬他是“正经理学”。他以问代答地结论说:“潜老有一句理学话不曾?他做的事儿,有一宗不理学么”(第三十九回)?这一贬一褒,表明他们重视知行统一,尤其强调行的重要性。

  书中还描写,谭孝移等六人同宗教和民间信仰产生过思想冲突,也进行过妥协。他们中还有人认同宗教的某些内容。

  谭孝移等六人的言行具有典型意义。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清代盛世正统士人对儒释道三教的态度,似可把握清代盛世三教既斗争又融合的某些时代特点。

  清代盛世士人们在信奉和实践程朱理学的义理方面也有很大差别。谭孝移等六人做到了知与行的统一。第三任家庭教师惠养民秀才虽然每日讲圣贤诚正工夫、太极之理,执教谭绍闻之初,先讲理学源头,但却有惧内的弱点。在自私自利的妻子的吵闹下,他违心地在经济收入改善后与经济窘困的兄长分了家,有悖悌道。他属于因性格软弱而不能坚持自己的信念的人。但他的妻子没有干预他的鬼神观,所以惠养民对宗教和民间信仰的言行还没有被迫背离理学思想。他的这方面的言行可以同谭孝移等六人放到一起看。

  第二任西席侯冠玉秀才并不信奉自己在学校学过的理学。他专弄八股,可惜学问不精,仕途无望。他巧言令色,阿腴奉承,诓骗雇主。他置学生于课堂,自己溜到外面去酗酒、赌博,误人子弟。他在正经士人面前,可以激昂慷慨地高谈义理,似乎他比程朱还要理学,但他的行为却背道而驰。总之,他没有信念,不讲道德,是假理学,另当别论。

作者简介

姓名:朱越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