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哲人专栏
尤西林:圆善与时间 ——康德伦理-宗教学的现代性
2018年09月13日 14:26 来源:《哲学与文化》 作者:尤西林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一、康德宗教哲学的双重现代意义

 康德哲学迄今依然是现代人心性结构亦即现代性的经典表述。本文基本同意学术史的定论:康德哲学的这一现代性是人文主义的。

 因而,尽管康德宗教哲学不是严格的神学,但在与作为现代性主流话语的人文主义颉颃对话中、才保持现代生命力的现代基督教神-哲学,却一致视康德为影响现代基督教思想的第一人。[[1]]

 但此处的问题是:在人与神、人文主义哲学与基督教神哲学之间,康德宗教哲学究竟发生了何种方向的影响作用?

 鉴于康德的启蒙人文主义倾向,人们首先强调的是康德对基督教神-哲学的人文主义影响、亦即神学的人学化或道德化方向,伦理价值在后康德神学(诸如利奇尔学派――Ritschlianism)中的重大地位即是例证。此即批判哲学在道德与上帝主从关系中的哥白尼式革命。康德此种现代性在人文主义为主流的现代主义评价中,进一步又被视为进步性而不进入反思批判的视野。但在20世纪末叶反省人文主义及其现代性的历史性课题中,对作为现代性哲学奠基者的康德的反思,恰是关键的一环。

 但若能松弛启蒙运动以来的现代主义意识形态情结,康德宗教哲学事实上还具有另一意义,那就是:作为现代人文主义哲学的经典代表,康德宗教哲学最为清晰地勾勒出了现代人文主义的最高极限,它同时标示出了作为宗教信仰现代正当位置的伦理化方向。

 处于上述界线域的康德宗教哲学因而成为双重现代意义的经典文本:它显示了现代人文主义的极限努力及其僭越——鉴于世纪之交的时代精神现状,这一方向今日主要应侧重于反省批判;[[2]]它同时是经受了启蒙理性严格批判的(基督)宗教的现代性论证——同样基于现代精神状况,这一方向今日与前一方向相反地恰需获得阐释。

 本文仅以后一方向为题旨,而不结合前一方向对康德宗教哲学全面述评。而在这一方向下,本文也限于以圆善das  höchste Gut;拉丁文:bonum  consummatum)结构特别是两种时间的分析为中心,兼及自由、人性das  Böse)诸题域。这些题域也就是康德所谓“道德必然导致宗教”最重要的契机生长点。

二.“圆善”与“纯善”:

 das höchste Gut”与“das oberste  Gut”的汉译辨析

 

 圆善das  höchste  Gut  ;拉丁文:bonum  consummatum)涵摄纯善das  oberste  Gut;拉丁文:bonum  supremum)而成为实践理性的最终对象。这不仅是实践理性批判的中心结构线索,也是由道德引向上帝的主干路径;尽管康德最接近神学意味的上帝信仰(公设)关键系于人性恶的确定(详后)。

 首先有必要从翻译入手梳理汉语学术界关于这一对范畴(理念)的不同理解。

 das  höchste Gut”在康德著作诸种汉译本中均译为“至善”。[[3]]牟宗三译本也译为“最高善”,但建议改译为“圆善”。[[4]]依据 “höchst”德文字面意思(最高的、终极的)译为“至善”并不错。康德《实践理性批判》第二卷第二章第一自然段对“höchst”专门释义时,指出此词二义之一即“无上的东西( supremum )”。但“höchst”同时亦指“完整的东西(consummatum)”。“最高的”与“完满的”融洽一体,使“das höchste Gut”含义复杂起来。

《实践理性批判》一反《纯粹理性批判》,从谨守经验现象界科学知识论立场转变为超越经验条件的价值本体论立场,道德法则以其不倚赖且优位于感性经验条件的纯粹无染性与绝对性,建立起了实践理性的自由王国。德行即无条件遵循道德法则命令的行为,此为“das oberste Gut”,亦即纯粹与最高的善。就字面涵义言,“oberst(最上面的)价值等级意味颇浓,诸汉译本依此而译“das  oberste  Gut ”为“无上的善”、“绝对的善”(但未专名化)。但若注意到康德实践理性批判主要仍是针对法国幸福经验论而为道德争取先验独立地位,以及批判哲学“先验”原则的基本涵义,则无系于经验纯粹性便凸出了。康德强调“它自身是无条件的,亦即不委质于任何其它条件(originarium)”。[[5]]故鉴于康德整体思想倾向,本文译“das  oberste Gut”为“纯善”。纯善代表着“das  höchste  Gut”“至上”、“纯粹”一维,并且是主导性的,即由之规定了“das  höchst Gut”不是德性与幸福的混合物、更不是教人如何致福的技术目标,而是在纯善引导下配享幸福的德行追求目标(就此而言,这个德文术语倒是与汉语传统思想中《大学》三纲之“至善”对应)。

 但是“das  höchste  Gut”不仅是“至上”、“纯粹”的善,而且是德行配享幸福获报、亦即德性与幸福经由德行实践获得统一的善。此一涵义侧重点是“这样一种整体,它不是某个更大的同类整体的一个部分( perfectissimum)”。[[6]]与此义相当的是汉语中价值意味颇浓的一个形容词:圆满(的)。“圆满”,又不仅指相对于部分的“全体”性,而且指目的的完成实现。因此,“圆满的善”不仅表述出德性与幸福大团圆统一的“完整”性(consummatum),也涵括了“纯善”之德性在与幸福的关系中最高的成果。本文故尔同意牟宗三建议,译“das  höchste  Gut”为“圆善”。[[7]]

 如康德一再指出的,圆善是全部实践理性批判的最终目标。康德伦理学因此呈现出两个依次过渡的中心:首先是针对幸福经验论确立不倚靠任何感性经验的纯善,然后以纯善为导向确立统一(涵摄)幸福与纯善的圆善目标。在此行程结构中,德性(纯善)与幸福被极力分离之后复又竭力统一于信仰。康德思路中这一两极张力结构深刻体现着启蒙的现代性悖论,而这一现象的更深层精神背景则与基督教的现代性演化密切相关。

作者简介

姓名:尤西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