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哲人专栏
黄裕生:莫使百年回归成复古 ———关于儒家经典重归国民教育的思考
2020年01月08日 10:27 来源:《齐鲁学刊》 作者:黄裕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黄裕生,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教授。

  原载:《齐鲁学刊》2018 年第3期

  1912 年 1 月 19 日,时任中华民国第一任教育 总长的蔡元培签发了《普通教育暂行办法》,宣布“读经科一律废止”,儒家典籍从此退出中国中、小学生课堂的圣典地位,迄今正好过了一百年。去年, 山东省在全国率先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纳入中 小学必修课程,并已编出多版教材供中小学生使用。这意味着 ,百年之后 ,儒家典籍又将作为权威经典重归国民教育。如果从汉武帝“罢黜百家 ,独尊儒术 ” 算起,那么中国人把儒家典籍作为圣典来学习、实践 已有 2300 多年了; 如果从通过科举制而使儒家典籍 成为所有学子必修的圣典算起,也有 1300 来年了。 相对于这千年不断的学习史,被废止的这一百年只 不过弹指一挥间。不过,正如一百年前的废止令并不简单一样,今天儒家经典回归中小学必修课堂也并不是一件可以不周全慎思的事情。 在这一件事情上,我们首先要非常清醒、非常明确 、非常诚实地面对并记 住一个历史事实,那就是:以我们的传统文化经典修身立国的满清王朝,修习 儒家经典有千年之久的中国社会,在遭遇西方文化 世界和西方政治社会之际,几无自保之力,所有的抵 制与反抗,都一败再败; 在生死存亡之际,自新自救 乃唯一出路,而仅靠传统文化资源,却几无自新自救 之可能。读经科废止令背后的精英层甚至认为,儒 家典籍被作为经典学习有碍中国自新自救。

  这个离我们并不遥远的历史事实向每个中国人昭明,单靠中国传统文化资源无法应对现代世界。因此,让传统文化、让儒家典籍作为权威经典重归国 民教育,必须建立在诚实而勇敢地承认、反思中国近 代史这个基本事实的基础之上,以避免传统在今天 的回归演变成简单的文化复古,进而演变为观念与 现实的倒退。为此,在这一事情上,我们至少首先要 考虑以下这些问题: 一、传统文化回归国民教育意味 着什么?二、传统文化回归国民教育的必要性是什 么? 三、什么样的传统文化才能进教材? 标准是什么?

  一、传统文化回归国民教育意味着什么?

  传统文化作为必修内容重归国民教育,意味着传 统文化在国民教育中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首先意味 着传统文化在国民性格的塑造、国民人格的形成、国 民价值观的确立中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正因为如 此,我们必须特别慎重地对待此事,需要本着对未来 中国负责的态度,仔细加以讨论和规划,因为这是影 响国民价值观和国民性格养成的庄严事业。我们的 编者,我们的教师,包括我们今天在这里对这件事情 本身的讨论,都有必要抱着极其谨慎的精神与负责的 态度,特别需要一种超越个人与集团眼下利益的精 神,甚至需要超越个人与行业的眼光和见识,来面对 这一事业,尤其需要倾听不同的意见,以及那些并非 无故的担忧,并针对这些担忧做出预防性的安排。

  二、传统文化回归国民教育的必要性究竟是什么?

  我们让学生学习传统文化究竟是为了什么? 有 什么必要? 为什么必要?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看这 个问题,也不了解倡导者、编者怎么看这个问题。但在我看来,让我们的学生学习我们的传统文化,并不 是因为这些传统文化是“我们自己的东西”,是我们 祖先留下来的东西。“我们自己的东西”很多,我们的祖先留下来的东西也不少,但是,我们知道,我们自己的很多东西是要丢掉的,是要淘汰的。比如,我们的旧衣服,我们的茅草屋,我们的裹小脚,我们的“三纲”等等。我们之所以有必要学习我们的传统文化,重要的不应是因为传统文化是我们的,是祖先留下来的, 而是因为我们的传统文化是拥有“经典”的文化。 而这些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乃在于它们承担着追究天下普遍之理、觉悟世界普遍之道这一伟大工作。 我们的文化正是基于这种普遍事业而成为一种开辟 了东亚世界而具有世界史意义的文化,是与另外三 大文化共同规定了世界史发展基轴的文化———我称 它们为“本原文化”。

  虽然世界有各种文化传统及相应而有的各种 “国学”,但是,并非所有文化传统体系都具有世界性 影响及与之相应的世界史意义。如果从长时段历史来 看,那么也许我们可以说,有四大文化传统规定了世界 历史的基轴,这就是古希腊文化、希伯来文化、印度文 化与华夏文化。这四大文化之所以具有长时段的影响 力并塑造了世界历史的基本格局,是因为它们在两个 方面实现了突破而成为“本原文化”: 在相对性与有限 性之外发现了“绝对性”并坚守之,同时走出了各种特 殊性关系而自觉到了普遍性关系与普遍性原则,且自 觉地加以承担。简单说,发现绝对者与自觉普遍原则 是本原文化的核心要义。因发现了绝对者而能承受一 切重压与腐蚀,因而能开辟绵延不断的历史; 因自觉到 了普遍性关系而能践行普遍性原则并坚守之,从而能

  教化万族而能开辟出具有内在统一性的普遍性世界, 以及贯穿着普遍性“道-理”的历史。不同本原文化乃 是对绝对者与普遍性的不同面相或维度的揭示,换言 之,本原文化的不同不是原则的不同,也不是与之打交 道的绝对者的不同,而只是对原则不同的普遍性内涵 与绝对者的不维度的揭示。因此,不同本原文化的相 遇、融合是普遍原则内涵的丰富,因而是普遍性原则的 普遍性的提高。

  这意味着,对本原文化的传承与坚守,既是对普 遍性原则的传承与坚守,也承担着本原文化之间相 遇、汇通并据此提高人类共同原则的普遍性版本的 使命。在这个意义上,学习传统文化的必要性首先 不是出于其他目的,而是出于对普遍性的追求,出于 提高 人类普遍性原则版本的要求,出于汇通世界本 原文 化的使命感。因此,我们学习中华传统文化的 必要 性也并非出于一国一族之需要,也不应仅仅出 于一 国一族之需要,而是出于把人类文化和世界带 向更 高普遍性的使命。

  但是,这也就引出了另一个问题: 我们应当学 习、传承我们传统文化中的什么内容?当我们提“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进课程时,也就意味着我们已 经预设了传统文化中有非优秀的内容,有不优秀的 部分,这些不能、不应进入教材。问题是,这个优秀 或不优秀的标准是什么? 哪来的这个标准? 这也就 是我们要思考与讨论的第三个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黄裕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