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哲人专栏
李德顺:马克思主义怎样看“人”
2020年04月27日 21:11 来源:《岭南学刊》 作者:李德顺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李德顺,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人文学院名誉院长

  摘要:在新时代,我们应该如何重新深入理解和对待“人”,这是个具有普遍意义的大问题、真问题、核心问题。要想科学地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回到马克思主义的“人学观”或者“人类观”,从理论背景和潜台词方面重认真关注和思考这几个要点:人既是马克思主义的起点,也是马克思主义的终点;在本体论的意义上,现实的人的存在,是以人的“社会存在”为中心的三位一体的存在者;从“本态论”的意义上看,实践是人类特有生命活动的本质形式;人类的生存发展和解放,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革命视角;马克思的实践唯物主义,是一套以人为主体,说“人话”的哲学。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人;学以成人;实践的唯物主义

  原载:《岭南学刊》2018年第6期

 

  本届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学以成人”甫一公布,便引起了一片哗然。因为按照历届大会的惯例,都是用一个中性的“问题”作为主题,而这次却是提出了一个“命题”。“学以成人”(改成“学做人”也一样)显然是中国儒家特有的语境和导向。它等于首先让大家认定:人不是自然和自由的存在,而是要“做”成的;“做人”会有一套确定的标准和模式(按荀子的说法,是“人有气、有生、有知、亦且有义”[1]),而践行这套标准的途径,就是“学”……。然而,这套逻辑会不会导致忽视人的自由本性,成为一种强迫式的语境呢?从逻辑上说,当然取决于对什么叫“学”、“学”和成“人”是什么关系的理解。那么从现实来说,一个人的成长,是不是都要靠某种“学”才能实现?有哪些必须的学法?是不是只有上学读经和专门修炼才行?有没有在生活中自我体验的“不学之学”?孩子生下来之后,什么时候开始学,学什么,怎样学,才算合乎成人之道?成不成人谁说了算?机器人越来越能深度学习了,那么它也会成为人吗?……。于是必然引出了一大堆问题,既包括怎么理解“学”,更包括怎么理解“人”和“成人”及其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

  这场“马克思与当代世界”特邀会议,是大会原定日程中所没有的。所以我非常理解“特邀会议”这个名称和举动的意义。对于大会的主题,我在2017年就提出质疑了。因为它没有把握好“命题”和“问题”之间的区别和分寸,多少使中国哲学界有些蒙羞的感觉。当然,这个主题虽然有些乌龙,却也会产生“歪打正着”的效果。就是可以引发对于“人”的关注,可以从有针对性的批判思考中,突出现时代的真正核心问题:怎样在新时代和新的历史高度上重新理解和对待“人”?事实上,当今新时代的科学技术、生活实践、世界格局、文化冲突等等的发展,正在提出这个重大而尖锐的挑战,需要人们回到全部思考的起点上来,归根到底就是“人”!既包括理解个人生命的活动和成长条件、过程,也包括人与人、人与国家社会、国家与国家之间关系的新时态,还包括贯穿于所有问题之中的人的价值和价值观念。总之,在现在这个时代究竟应该怎样理解人、对待人,这是所有其它问题的基础和出发点。所以我觉得,今天有必要重点讲讲马克思主义怎么看待“人”的问题。

  关于人的问题,历来的讨论非常多,争论也很激烈。它的资料和史料,足以“汗”百头“牛”,“充”千座“栋”。但是我发现,以往的多数讨论,都是在“人”的传统概念基础上展开的,并未超出低水平循环的旧思路,远未达到马克思对人的理解的高度。就马克思主义哲学界本身来说,在如何理解和对待人的问题上,也仍然受旧的观念和意识形态的干扰,未能从学理上阐明马克思的伟大发现与他对人的划时代阐释之间,有什么深刻的关联。也许由于理论上的贫乏和困窘,我们过去反而多次把“人”打入禁区。可见,在已往发生的种种理论分歧和困惑,都可以归结为对人的理解上的观点差异和立场对立,带来了各种合乎逻辑的后果或恶果。

  所以,我们一定要回到马克思的“人学观”或者“人类观”上来。那么怎样回?我想,从理论背景和潜台词方面,至少有以下几个要点,不应该再成为盲点:

  第一点,人是马克思主义的起点还是终点?马克思所说的人,是具体的历史的人,而不是抽象的人。从历史和逻辑的统一上看,应该说人既是马克思主义的起点,也是马克思主义的终点。更确切地说,是历史的起点和逻辑的终点。马克思谈到他的《资本论》时,曾经解释过,为什么不是从“人”开始,而从“商品”开始。他说,因为人是一个最高度的综合,必须把人的全部社会关系结构及其运动过程都解释清楚之后,才能回过头来对人作出科学和完整的理解,给人下定义。由此可见,在马克思那里,“人”是科学研究的终点,而不是起点。因为,科学研究是追究根本的过程,而“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就是说,对全部社会现象和历史规律的研究,最终都是对人的理解从分析到综合,从抽象到具体的逻辑上升过程。

  要理解马克思以人为起点和终点的实践唯物主义,很不容易。记得1990年在北京大学召开的一次学术研讨会议上,我和一位老先生发生过争论。他说:“那么,你们理解的唯物主义,岂不就成了‘唯人主义’?”我回答说:在“哲学基本问题”即物质和意识何者第一性这个层次上,我们当然是唯物主义。但是要进一步思考:现实世界的物质形态是多层次、无限多样的,从最低级到最高级,从无机状态到有机状态再到人类社会,等等。而在各种各样的物质形态中,显而易见的是,我们既不是“唯山川草木主义”,也不是“唯飞禽走兽主义”,还不是“唯工厂商店主义”,更不是“唯桌椅板凳主义”。那么,我们就只能是“唯人主义”,这难道不是名正言顺的吗?可见,这是一个如何理解人在马克思主义中的地位和意义的问题,不能含糊。

作者简介

姓名:李德顺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