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专题研究
《资本论》的第一个中文全译本
2014年06月05日 14:58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资本论》第一个中文全译本于上海印行,则是在抗战初期。1928年1月,郭大力在杭州西湖畔结识王亚南,两人志趣相投,商定了合译《资本论》的计划。两位青年虽才华横溢,但考虑到《资本论》是博大精深的马克思主义百科全书,要准确翻译必须有厚实的经济学休养和渊博的学识,于是就先联手翻译了大卫·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之原理》和亚当·斯密的《国富论》等著作,作为练习。

  最近,从《资本论》中汲取灵感的舞台剧《资本·论》,将在上海开演。这引起海内外的关注,也使人们想起《资本论》第一个中文全译本在沪出版的情景。

  《资本论》是马克思一生最伟大的主要理论著作。1920年9月,上海新青年社发行了李汉俊翻译的德国马尔西原著的《马格斯资本论入门》。把《资本论》全部翻译成中文并出版,很早即为我国革命志士和进步知识分子的热切期望,如郭沫若在1924年秋从日本回国后曾准备花五年时间翻译《资本论》,“觉得如果能为译完《资本论》而死,要算一种光荣的死”。然而,由于《资本论》篇幅浩瀚,在白色恐怖的反动统治之下出版商怕担风险,多年未能如愿。1930年3月,上海昆仑书店出版《资本论》第一卷第一分册(由陈启修翻译);1934年5月,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资本论》第一卷第一册(由吴半农译、千家驹校),才使人们得以初窥其貌。

  《资本论》第一个中文全译本于上海印行,则是在抗战初期。1928年1月,郭大力在杭州西湖畔结识王亚南,两人志趣相投,商定了合译《资本论》的计划。两位青年虽才华横溢,但考虑到《资本论》是博大精深的马克思主义百科全书,要准确翻译必须有厚实的经济学休养和渊博的学识,于是就先联手翻译了大卫·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之原理》和亚当·斯密的《国富论》等著作,作为练习。郭大力还一边在中学教英语以维持生计,一边刻苦自修德语和钻研古典经济学。在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郭大力翻译好的《资本论》第一卷书稿顷刻毁于日军炮火,他并没有气馁,到1934年又从头另译。党组织领导的读书生活出版社(设于上海,由艾思奇、郑易里等主持编辑业务),早有出版《资本论》中文全译本的打算,该社得知郭大力不畏艰辛努力译书,便由艾思奇、郑易里出面与他洽谈出版事宜,很快签订了约稿合同;为使翻译顺利进行,该社每月向译者预付四十元版税用于生活开支。随即,郭大力集中精力译书,他依据苏联马克思恩格斯研究院校正过的最新德文版,并参照两种英文译本和两种日文译本;王亚南也带着极认真的态度,积极参与这项工作。在1937年“八一三”事变中,日军的飞机狂轰滥炸,郭大力不得不带领全家到租界暂避;但昂贵的房租实在难以承受,于是他把已完成的《资本论》第一卷译稿交给读书生活出版社后,携妻儿返江西南康,继续翻译第二、三卷。郭大力的老家系穷乡僻壤,虽然艰苦,却比较安宁,使他能专心致志地从事翻译;此时,王亚南也去了内地,两人在分散的情况下坚持合作,并分批将译毕的书稿寄出。上海沦陷后,读书生活出版社总店迁到内地,大部分人员相继离沪,在“孤岛”留守负责日常事务的只有郑易里夫妇等数人;1938年4月,郑易里打电报给郭大力,请他到上海共同处理《资本论》的排印、出版等事宜。郭大力毅然踏上艰险征途,绕经香港前往申城,下榻于仅两间小屋的读书生活出版社。在简陋的条件下,郭大力既要赶译《资本论》第三卷剩余章节,还要负责全部译稿(包括王亚南所译部分)的统稿、校订,同时又要与郑易里一起审阅新排印出来的清样,常忙得废寝忘食。经过大家四个多月的紧张劳动,郭大力、王亚南合译的《资本论》终于付梓,8月31日出版第一卷,9月15日出版第二卷,9月30日出版第三卷。从此,这部人类文化史上的鸿篇巨制以全貌展现在我国人民面前。

  1938年出版的《资本论》“译者跋”中,郭大力有这样的说明:“就第一卷说,序跋以及由第一篇至第四篇是我译的;第五篇至第一卷终,是亚南译的;就第二卷说,序和第一篇是亚南译的;第二篇第三篇是我译的。但到第三卷,因为亚南担任更重要工作的缘故,他只能译极少的部分了(第六篇第三十七章至四十章),其余的部分就都归到我肩上来了。我为使译名统一,笔调近于一致起见,当时对全稿负起责任。”当时该书印刷三千部(其中两千部拟运往大后方),用细纹米黄色布制的封面,中间三厘米宽的部位套印红色,上有“资本论”三个大字,既严肃端庄又美观,其风格同德文原版基本一致;它深受文化界、学术界的欢迎,据说不少社会知名人士如宋庆龄、冯玉祥、邵力子等都订购了。后来,这个版本又多次在国统区和解放区重印;根据不完全统计,共重印六七次,发行总量达三万多部,在国内得到了比较广泛的传播。

  后来,王亚南、郭大力都成为我国著名经济学家;读书生活出版社更名读书出版社,并在香港与生活书店、新知书店合组为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简称三联书店)。我国经济学界的前辈许涤新在回顾读书生活出版社出版《资本论》这段历史时曾感慨:“在那个暗无天日的社会里,在那个被国民党反动派摧残得奄奄一息的出版界里,有谁能有条件把这部二百多万字的巨著全部译成中文呢?有哪个出版社有决心、有胆量敢出版这一部使资产阶级反动派发抖的《资本论》呢?感谢郭大力、王亚南二同志的劳作!感谢读书生活出版社的大力支持……”

  《资本论》不仅在世界经济学说史、哲学史和社会主义学说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其真理光芒在问世一百四十余年后的今天依然熠熠生辉。当人们看到迄今仍被收藏的《资本论》第一个中文全译本,都不禁会心潮起伏。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