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哲学对话
拜物教研究的学术史清理
2017年02月08日 14: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瑞德 字号

内容摘要:由于其内涵的复杂性和所涉及领域的广泛性,使得这一概念具有明显的多义性甚至歧义性.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拜物教(fetishism)是一个有着“邪恶”谱系的名词,它虽然具有很强的理论启发性,然而,由于其内涵的复杂性和所涉及领域的广泛性,使得这一概念具有明显的多义性甚至歧义性。要弄清楚这一概念,我们很有必要对其研究的学术史进行一番清理,特别是考察从fetish到fetishism及其之后的思想理论变迁情况。关于拜物教研究的历史过程,我们大概可以将其学术史划分为四种类型。

  第一类是宗教人类学意义上的“拜物教”。一般认为,法国人类学家、语言学家德·布霍斯(Charles de Brosses)首次提出并将拜物教概念运用于比较宗教学。他将非洲原始族群所崇拜的石头、树木、山川河流等称为“物神”,而把原始族群对这些“物神”的崇拜本身称为“物恋”,并进一步将含混的物神和物恋概念统一为“拜物教”,把它提升为某种宗教理论。虽然布霍斯提出了拜物教概念,但是他在用法上却没有严格区分物恋(fetish)和拜物教(fetishism),而且经常混合使用。然而,拜物教理论的继续发展却恰恰体现在这二者的区别上,从而形成了以马克思为代表的关于拜物教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理论和以弗洛伊德为代表的关于物恋的精神分析学理论。虽然分析路径不同,但是他们都把拜物教从原始宗教中解放出来,成为一种批判方法。

  第二类是政治经济学批判意义上的“拜物教”。起初,马克思也是在宗教学意义上使用“拜物教”概念的,认为原始拜物教是一种“感性欲望的宗教”,并对这种宗教的现实反映进行了批判。但是,马克思对于拜物教批判理论的贡献并不止于此,而是在于首次把“拜物教”概念引入到政治经济学批判领域,从而开启了拜物教批判的新阶段。最明显的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专门用了一节的篇幅来分析“商品的拜物教性质及其秘密”。不仅如此,马克思还将拜物教批判贯穿到整个《资本论》之中,他把拜物教与商品经济结合起来,并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对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资本拜物教进行了全面的批判。在马克思看来,拜物教成为遮蔽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个“纽扣”,它不仅遮蔽了商品生产的秘密,而且遮蔽了资本主义条件下社会关系生产和再生产的秘密。马克思的拜物教批判理论正是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隐藏的这种人剥削人、物支配人“秘密”的解蔽或者呈现。在全球化日益普遍化、交换关系日益泛化的今天,我们应该重视并重新挖掘马克思拜物教批判理论的当代价值。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W020170208509179762038.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