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哲学流派
英格兰学派的名与实
2016年11月15日 09: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马国林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英格兰学派”产生于20世纪50年代后期,直到冷战结束后才扩展到全球国际关系学界。目前,该学派已接近成为主流国际关系理论之一,并进一步向世界史和国际法等相邻学科扩张。

  认识英格兰学派,首先会遇到一个名称的问题。“国际关系英格兰学派”(the English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是由罗伊·琼斯在1981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正式提出的。他认为,以马丁·怀特和赫德利·布尔等人为代表的学者群体应当称为“英格兰学派”(English School)而非“英国学派”(British School),因为他们不能代表英国经济与政治研究的自由主义传统。客观来看,英格兰学派这个称谓是有疑义的。首先,它无法涵盖这一学派的两位核心思想家查尔斯·曼宁和赫德利·布尔,前者是南非人,后者则出生和成长于澳大利亚。其次,近年来威尔士大学的安德鲁·林克兰特、菅波英美、伊恩·克拉克等学者的贡献超出了英格兰地区,而罗伯特·杰克逊等人更是居于大西洋彼岸的加拿大。这一称谓本来所指为以英格兰为基地的学者群体,而如今,其本身的地域含义已经淡化,变成了一个最初由其反对者提出、后来则为大多数学者所接受的标签。就像社会批判理论中的法兰克福学派那样,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既不是出生于法兰克福,也和那个著名的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没有任何职业上的“亲缘”关系。

  当英格兰学派进入中国后,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即大多数研究者将其翻译为“英国学派”。笔者看来,这是有很大问题的。其一,“English School”被译为“英国学派”并不准确,取代了“British School”本身的含义。其二,译为“英国学派”会让人误以为这是一个以国家命名的学派。于是有人提出:“既然有国际关系研究的英国学派,为什么没有国际关系研究的其他国家学派?”其三,译为“英国学派”容易使人将其与“国际政治经济学英国学派”(the British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混为一谈。后者创建于20世纪70年代初,以苏珊·斯特兰奇和罗伯特·考克斯为代表。可见,中国学界将“English School”等同于“英国学派”有碍于准确理解这一学派的思想及其学术价值。

  一般认为,这一学派的最大贡献是发展了“国际社会”的概念。国际社会是与国际体系相对而言的,它指的是一个由主权国家组成的社会,它们体认到相互之间存在共同利益,并受到共同规则和制度的约束。英格兰学派充分发掘这一概念的理论内涵和历史维度,产生了一大批原创性的学术成果。但也有学者认为,英格兰学派其实有国际体系、国际社会和世界社会三个核心概念。在一致认可国际社会概念核心地位的同时,巴里·布赞强调了世界社会概念的重要性,而理查德·利特尔则认为应当突出国际体系概念的解释作用。笔者认为,随着暴力私有化、移民和难民等全球问题的凸显,世界社会这一概念或许会得到加强,但离开国际社会框架也无法解决此类问题。

  与社会相关的是秩序概念。有学者指出,秩序在英格兰学派的思想中实际上居于核心地位。国际秩序可被看作国际社会的“精神”,类似马克斯·韦伯所说的资本主义“精神”,即赋予其文化意义或文化重要性的东西。在赫德利·布尔看来,秩序是值得追求的,因为它内含生命、诚信和财产权三个社会生活的基本目标。如果国际社会不能成为实现世界秩序的基本框架,那么人类就需要其他的世界政治组织形式。与秩序相关的是正义,但这一概念在英格兰学派的思想中还没有得到充分发展。随着中国等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崛起,如何在国际社会中建立公正的世界秩序成为一个重要议题,在这个方面,英格兰学派或许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有效的视角。

  在社会和秩序之间架设桥梁的是制度概念。国际社会之所以是维持秩序的合适框架,主要是因为国际制度在发挥作用。笔者认为,这些制度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本构制度。这类制度确定体系类型、成员身份和互动模式,包括主权国家、“文明标准”、法律上平等和社会性互动。第二个层次是共处制度。这类制度促进体系中各成员之间的共处,包括均势、国际法、外交、受限制的战争和大国管理。第三个层次是合作制度。这类制度促进成员之间在具体领域的合作,包括各种国际规制和国际组织。目前,英格兰学派对第二层次制度的研究最为详尽,对第一层次制度的研究正在加强,而对第三层次制度的研究则不在其议程范围之内。值得一提的是,自从华裔学者江文汉系统阐述了国际社会中的“文明标准”以来,一些中国学者对此非常重视,对“新文明标准”的研究已经取得不错的成果。

  以往对英格兰学派的批评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地区研究的忽视,二是对经济问题的忽视。近年来,对地区问题的研究越来越丰富,以巴里·布赞为代表的一批研究者对中东、欧洲和东亚等地区的国际社会进行了系统研究,其中华裔学者张勇进等人对东亚国际社会的研究尤为中国学者所重视。但这一领域的研究目前尚未做到“全覆盖”,比如对中亚国际社会的研究就缺乏系统的成果,有些学者质疑中亚国际社会是否存在。至于经济领域,英格兰学派仍然主要停留在呼吁的阶段,实质性的理论成果并不多见。

  总体来看,将所谓英格兰学派(English School)等同于英国学派,有碍于我们全面准确地理解其历史和理论,应当予以纠正。

  (作者单位: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