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哲学流派
“关学洛学化”辨析
2017年03月07日 14:20 来源:《中国哲学史》 作者:刘学智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Discussion on the Relationship of Guan Xue and Luo Xue

  作者简介:刘学智,陕西师范大学教授

  标题注释: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清末民初关学重要文献及其思想研究”(项目号:13BZX051)的中期成果。

  原发信息:《中国哲学史》第20163期

  

  张载创立的关学与二程创立的洛学,是北宋时期两大重要的理学流派,后世将其与濂学、闽学并列为宋代理学的四大流派,称“濂洛关闽”。有学者认为关学后来已“洛学化”了。关学后来是否已“洛学化”,这是一个重大的理论是非问题,需要辨明。因为如果诚如此,那么,关学在此后就不成其为一个有地域特色的独立学派了,也就没有关学史可言;而所谓的“濂洛关闽”的提法也就要加以修正了。本文试就这一问题作以辨析,以就教于同仁。

  一、后张载时代关学的传承与关学的“洛学化”问题 

  张载从熙宁二年返归关中,身居横渠,以讲学教授为业,时弟子云集,如全祖望所说:“关学之盛,不下洛学。”(《宋元学案》卷三一《吕范诸儒学案序录》)吕本中说:“伊川先生尝至关中,关中学者皆从之游,致恭尽礼。伊川叹:‘洛中学者弗及也。’”(《童蒙训》卷上)可见当时关学之盛。然而,熙宁十年(1077)张载逝世后,关学一度失去领军人物,甚至其“其再传何其寥寥”(《宋元学案》卷三一《吕范诸儒学案》),关学陷入寂寥不振的景况。在这种情况之下,关学诸弟子如蓝田“三吕”(吕大钧、吕大忠、吕大临)及苏昞、范育等,为求道传道皆投奔二程门下。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吕大临,他是张载的大弟子,又是载弟张戬的女婿,他后来还成为程氏门下的“四先生”之一。程氏称赞他“深淳近道”“有如颜回”,其所写《中庸解》,被小程子赞为“得圣人心传之本矣”(《宋史》卷三四○《吕大临传》)。也许因这一学术趋向,学者称为关学已洛学化。

  所谓关学的“洛学化”,包括南宋吕本中、明冯从吾等人,皆未谈及。《宋元学案》卷三一案语中黄宗羲仅谓横渠“其门户虽微有殊于伊洛,而大本则一也。”“其门户”可能是就其学派分野而言,“大本则一”,可能谓其皆为理学之属。全祖望只是说“三吕之与苏氏”“曾及程门”,亦未说关学已经发生洛学转向。清人柏景伟说:“自宋横渠张子出,与濂、洛鼎立,独尊礼教……然道学初起,无所谓门户也,关中人士多及程子之门。”(《柏景伟小识》)可见当时张载弟子入程氏之门,旨在学道受业,并无门户之见。近人侯外庐在《中国思想史》(第四卷)中提及“就多数关学中坚来看,并没有与洛学合流”,他举出三条证据:

  和叔(吕大钧)常言:“及相见则不复有疑,即相别则不能无疑。”

  巽之(范育)凡相见须窒碍,盖有先定之意。(《河南程氏遗书》第二上)

  吕与叔守横渠学甚固,每横渠无说处皆相从,才有说了便不肯回。(《河南程氏遗书》第十九)侯外庐通过以上文献得出一个很有见地的结论,说:“南宋以后多以三吕等列为二程弟子”,这“是与事实不符的”。①这样看来,说关学洛学化是一个值得进一步讨论的问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